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1

▲美国总统特朗普

2

特朗普当选包括入主白宫以来,美国不少地方出现了抗议活动。艺术圈对此的抗议情绪也是持续发酵。在美国时间1月20日特朗普发表就职演讲之际, J20艺术罢工(J20ArtStrike)运动随即拉开帷幕——由130位艺术家和批评人士组成的团体中,包括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琼·乔纳斯(Joan Jonas)、理查·塞拉(Richard Serra)在内多位美国艺术界巨头和批评家联合进行罢工抗议,并且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呼吁全美境内的文化机构当天停业,以表达“一种不服从行动”。他们倡议“博物馆、画廊、剧院、音乐厅、工作室、非营利机构、艺术院校等在当天关闭”,并号召大家“走上街头”。其中,纽约17家非营利组织以及包括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SOHO20、bitforms gallery 在内的近50家画廊以“20日当日全天闭馆”的形式加入到声势浩大的罢工运动之中;而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美术馆,包括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 Museum)、新美术馆(New Museum)等机构则以免费参观或“随意付费”(pay-what-you-wish)的形式予以支援。

当然,艺术界的抗议活动并未达成共识,以“无为"作为抗议的方式也存在一些分歧。纽约的大型博物馆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与古根海姆美术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就未参与J20艺术罢工。亦有艺术批评家撰文表示对此次罢工不屑一顾。艺评家琼斯(Jonathan Jones)就说道:“如果这次罢工遭到回击,美国左派将长期处于弱势。我非常欣赏这些艺术家,但是以主张关闭博物馆或者削减学生的艺术课程吓唬执政者的感官,显然他们还没真正体会到政治的艰苦,文化精英们还处在舒适状态下,浅层的、激进的故作姿态之中。……但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艺术和严肃文化在美国生活中已经被边缘化,特朗普的胜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特朗普上任伊始即在1月27日签署行政令,再次引来各行各业抗议声浪,整个艺术圈更是哗然一片。新总统的政令将禁止七个伊斯兰国家的普通公民入境美国,对叙利亚公民无限期停发签证和停止难民庇护申请处理。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各地的艺术与文化界人士再次掀起了反对川普总统针对伊拉克、伊朗、苏丹、索马里、叙利亚、利比亚以及也门等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禁令的抗议活动。而为了对抗周五这一法令的实施,他们也许不得不取消一系列活动与项目。就在禁令发出的首个周末,上万名抗议者出现在美国境内各大国际机场、自由女神像边上的Battery Park以及华盛顿特区的白宫周围。

3

▲《清真寺》Ibrahim El-Salahi,1964

4

▲《爸爸和我》Charles Hossein Zenderoudi,1962

抵抗政令的策展:让伊斯兰艺术大放异彩  

作为保管、展示和研究人类文明的博物馆机构也加入了抗议和声讨的队伍。国际上规模最大的非政府性博物馆专业组织、国际博物馆协会也在其官网发表了美国委员会针对特朗普总统在1月27日颁布的行政令做出回应。声明如下:

“国际博物馆协会美国委员会的职责就是界定其成员的兴趣和关注点,并为之行动,使他们在各自的职业生涯、所属机构以及行业内部做出改变。要实现这一目标,其中一点就是要支持美国的博物馆社群在国际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以全球化的视角关注人类。国际博物馆协会美国委员会将会一直欢迎博物馆社群中的所有工作人员参与到我们的项目与合作中来,不论你的国籍和宗教如何。

帮助并加强美国博物馆专业人员在国际文化群体中的参与度,同时代表美国博物馆的全球化视野和见解是我们的使命。因此,国际博物馆协会美国委员会将会继续同我们全球的同事一起合作进行文化交流,并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社区。我们认为,特朗普总统在1月27日签发了行政令是违背我们的目标的。”

据悉,在过去的几十年来都尽力保持着同政治疏离态度的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MoMA)也终于忍不住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和立场。《纽约时报》报道:MOMA重新布置了五楼的常设展厅,将原本展示西方现代主义的的艺术品(从塞尚到二战时期)换成了来自伊朗、伊拉克和苏丹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毕加索、马蒂斯、恩索被伊斯兰艺术家取而代之。《纽约时报》的评论员表示,不论是先锋还是经典的博物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顺从或是反抗,沉默还是回应,都必须做出选择。

《纽约时报》的记者于周四探访博物馆时,巧遇到版画部主任Christophe Cherix、资深策展人 Jodi Hauptman以及油画和雕塑部的助理策展人Paulina Pobocha正在策划新的展览。在刚刚重新布置过的毕加索展厅,画家于1913-1914年创作的一幅《玩纸牌的人》被拿下,取而代之的是苏丹艺术家 Ibrahim El-Salahi在1964年创作的小型油画《清真寺》。马蒂斯展厅中原本展示有《舞蹈》和《钢琴课》两幅名作,现在它们被重新调整了位置,和这两幅画一起展出的是一位伊朗艺术家Charles Hossein Zenderoudi的大幅纸本绘画《爸爸和我》。伊朗画家Marcos Grigorian的一幅无题帆布画现在正挂在阿尔贝托·布里和安东尼·塔皮埃斯的作品中间。这个用来展示未来主义作品的房间中间有一尊小小的青铜雕像《预言家》,作者是伊朗最知名的雕塑家Parviz Tanavoli。在亨利·卢梭的《睡着的吉普赛人》旁边挂着扎哈·哈迪德的一幅作品,她是伊拉克出生的英国建筑师,去年离世。在达达主义所在的展厅,占据主要位置的是一幅巨大的摄影作品,画面中是三个撞球,摄影师Shirana Shahbazi是一位有伊朗血统的德国公民,她的摄影作品就挂在马塞尔·杜尚的《To Be Looked At》旁边。而在展出表现主义的一条廊道上,位于德国画家基希纳的作品旁边,伊朗艺术家Tala Madani作于2007年的影像作品《谈天说地》正在循环播放。

策展人们前所未有地将艺术大师翁贝托·薄邱尼、弗朗西斯·毕卡比亚、阿尔贝托·布里让位于那些身处在国外、尚在人世却无法在这座博物馆最尊贵的大厅中见到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们。有一件叙利亚艺术家的作品被添加到了影像项目中,其他相关的国家还有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这些画作、摄影以及雕塑作品将会展出数月,作品旁边会放上一段文字解释它们“突然出现”的原因:这件作品来自一位艺术家,根据2017年1月27日的一份总统行政令,他所在国度的公民被拒绝进入美国。您所看到的仅仅是博物馆馆藏中的部分,这座博物馆将对自由的推崇视为最高旨意,而美国也应如此。

美国其它主要的博物馆在过去的一周里都在表达他们的诉求。洛杉矶盖蒂艺术中心的负责人 James Cuno指责其为“欠考虑的、不必要的也是毁灭性的”。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托马斯·坎贝尔指出,如果在特朗普先生的执政下,那么“从亚述到伊比利亚”辉煌都将不会发生。

反对川普并不仅仅止步于美国本土。加拿大多伦多阿迦汗博物馆(Aga Khan Museum in Toronto)也首次举行关于伊朗当代艺术的大规模巡回展览,为穆斯林国家的艺术发声。本次展览共囊括23位艺术家的作品,均来自伊朗裔英国收藏家穆罕默德·阿夫哈米(Mohammed Afkhami)的藏品。阿夫哈米是伊朗出生的金融家,他表示希望能向美国展示另外一种更为“柔软”的祖国的形象。苏格兰的一家博物馆更是奇招百出,他们收集了人们抗议特朗普游行所写、所画的各种牌子,将他们放在博物馆里展出。

禁穆斯林政令亦让多个项目面临搁浅  

接受《纽约时报》和ABC News采访的国土安全部官员称,法令生效的几小时之内,超过100人被扣留在了美国各地的机场,这使得纽约、波士顿以及弗吉尼亚的法官不得不颁布违背行政令的法令,让这些受困人群进入美国国境。那这一禁令又会给艺术界带来哪些影响?

“学术交流与国际合作是我们正在进行的众多工作的核心,我们非常担心一系列正在进行的活动会受到这一法令的影响。尤其是在此刻,我们的世界需要的是更多的交流和互相理解,而不是相反的做法。”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Thomas P. Campbell对《纽约时报》说。

新政令不仅会影响到大都会博物馆从上述国家租借藏品参与以伊拉克和伊朗为主题的考古展览,还会使得与伊朗和伊拉克合作的考古调查挖掘项目搁浅,以及在计划中的关于伊朗那苏尔古城的出版物的流产。

据悉,美国各地的机构计划中关于中东艺术与文化的项目也都将受到些许影响。在明尼阿波利斯,沃克尔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计划在9月举办伊朗艺术家Nairy Baghramian的个展;洛杉矶民艺博物馆(Craft and Folk Art Museum)的展览“关注伊朗2:当代摄影与影像”(Focus Iran 2: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 and Video)已于1月19日开展。

“我们还不知道这会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的一位发言人对《纽约时报》说:“但是我们至少有一大部分作品来自伊朗的重要展览将会因为旅行限令而收到冲击,这会使我们很难与艺术家与作家合作进行研究,也很难从伊朗租借藏品。”这家博物馆对于中东当代艺术的推动十分积极,最近还收藏了伊朗艺术家Asad Faulwell的油画《伊朗:柱子》。

从更广泛的意义而言,限令将阻止来自这7个国家的专业人员进入美国,即便是出于学术、展览、论坛、研究项目以及其他工作的需要。获奥斯卡奖提名、《销售员》一片的导演Asghar Farhadi因为是伊朗公民,所以就无法出席下个月的颁奖仪式。这一行政令还将给艺术新闻业带来负面影响。《世界报》的艺术评论员Roxana Azimi将不再有机会进入美国,因为她出生于伊朗。同时,就当前情况看来,很多艺术家在回国之后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塔纳沃里被认为是最贵的在世伊朗艺术家,去年七月曾因不明原因一度被禁止离开伊朗。伊朗裔德国艺术家帕拉斯图·弗洛哈(Parastou Forouhar)的父母均为政治活动家,均于1998年在伊朗被杀害,而她本人则去年在参加父母祭奠仪式中被逮捕。这些艺术家被遣返回国前景亦是堪忧。

据美国媒体最新的报道指出,美国华盛顿州与明尼苏达州认为,特朗普“禁穆令”中部分关键内容违背了美国宪法,并寻求在全国范围内暂停执行该令。华盛顿州总检察长鲍勃·菲尔格孙将联邦政府告上法庭,他指出,川普“禁穆令”是“无理的歧视”,联邦政府从根本上有义务保护公民远离这样的伤害。2月4日,美国国土安全部4日发布声明,全面暂停实施总统特朗普颁布的入境限制令。国土安全部代理新闻发言人吉利恩·克里斯滕森在声明中说,根据联邦法官裁决,立即暂停“任何及所有”执行这一总统行政令的行动。因此或许这一禁令的风波或许在未来一段时间能够停歇,但是艺术界对于特朗普的讨伐却还会是艰难持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