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讲述中国美术史时常会提到的最精美的一批北宋山水画,其中有不少是雪景。这些雪景绘画,风格各不相同。他们共同启发了后来人画雪景的一般模式。从北宋到南宋,存世较为可信的作品中,刘松年《四景山水图》中的冬景、传为马远的《雪景二段》、夏圭《雪堂客话》,都是优美的雪景山水。到了元代,最重要的山水画家黄公望存世作品中也有《九峰雪霁图》、《快雪时晴图》这样的经典作品。雪景山水画的名单可以拉得很长,可以说,雪景山水在宋元山水画发展史中占有不一般的位置。

学者黄小峰曾撰文《隐士的白色:雪景山水的黄金时代》,探讨和梳理中国古代绘画中的冬景,即为什么会有雪景山水?我们为什么需要雪景山水? 我们又该如何来欣赏这些成为经典的雪景山水呢?

而岁末年初之际,由辽宁省博物馆主办的“瑞雪映丹青——中国古代冬景绘画特展”日前在辽博开幕。展览以“雪景山水”、“岁寒三友”、“枯木寒禽”、“岁朝清供”四个单元为脉络,展现出冬景绘画中有关冬天的山川、花卉、禽鸟及节日等种种面貌。展期持续至2017年4月9日。

▲《雪山觅句图》明 文徵明 纸本 立轴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雪景山水

自宋至清,擅长雪景山水的画家不胜枚举,唐宋以前的画家中,如顾恺之、张僧繇、王维、荆浩等,都擅画雪景,但罕有作品传世。至宋代李成、范宽、郭熙皆擅绘雪景,并形成雪景山水画的一定规范,为后人所效法。明清以来,擅绘雪景者代不乏人,皆有独特风格。此外描绘傲霜挺立的岁寒三友——松竹梅,表现寒鸦枯木的花鸟画,烘托节日气氛的岁朝图和年画等几类绘画也与冬季密切相关,在绘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此次展览遴选自宋代至清代绘画精品80件,其中辽宁省博物馆47件,沈阳故宫博物院24件,旅顺博物馆9件。其中近一半作品尚属首次公开展出。在辽博馆藏绘画中,属于冬景绘画的作品数量较多,如南宋佚名的《寒鸦图》、南宋徐禹功《雪中梅竹图》等都是流传有绪的旷世巨制,明清如文徵明、董邦达赵之谦等名家也不乏佳作,而近现代将之继承发展的画家也名家林立。展览在诠释冬景绘画的理论发展、风格流变及绘制技巧的同时,可以令观众感受到冬景绘画的独特魅力。

▲《小寒林图》五代—北宋 李成(传)绢本 手卷  辽宁省博物馆藏

辽博馆藏的《小寒林图》以水墨兼少许淡彩作平远山水。前景为数株松树,挺拔苍劲,工致细微。左右陂陀被烟雾掩映,一派迷濛。远景有隐约可见的起伏山峦。本卷笔墨厚重,构图清新,画面给人以气象萧疏的严冬景象,如实反映了我国北方的自然景色。卷前及画心上部均有乾隆题字,卷后有清王铎跋,曾被《石渠宝笈》初编著录。

《寒鸦图》南宋 佚名 绢本 手卷 辽宁省博物馆藏

“三友”和寒禽

除了苍茫的雪景以外,“岁寒三友”松、竹、梅,以及枯木、寒禽均饱含着人们对冬季的爱慕之情,是古代冬景画中最常见的题材。

▲《三友图》 清 邹一桂 董邦达 蒋溥 纸本 立轴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冬季万木凋零,只有松竹颜色依旧,寒天百花失色,唯独梅花迎雪绽放,他们傲骨迎风,挺霜而立,精神可嘉,因此有“岁寒三友”之称。对松竹梅的描绘一直是中国绘画的主题之一,代不乏人,且精作纷呈。展出的岁寒三友作品中,虽风格不一,技巧各异,但都反映了画家们寄物抒情,借自然景物来表达自己的理想品格和对精神境界的独特追求。

▲《雪中梅竹图》 南宋 徐禹功  绢本 手卷 辽宁省博物馆藏

寒气逼人的冬季使树叶尽落,而簌簌冷风中的寒禽也成为画家笔下的题材。本次展出的历代作品或为精巧工笔,或是挥洒写意,所绘寒禽或呈瑟瑟发抖的饥鸣冻馁之状,或神情安宁不为严寒所困,但都将寒禽那种不畏严寒的品德表达出来,都使萧瑟孤寂的画面平添生机。

▲《岁朝清供图》清 赵之谦 纸本 立轴 旅顺博物馆藏

岁朝清贡

“岁朝图”是我国传统绘画题材,通常以静物画的面貌出现,通过画中物品的名称谐音、民俗寓意或历史掌故来表现一个美好的新年祝福。上自帝王公卿,下至布衣秀士,名家高手多有应景即兴之作,为春节平添不少喜庆气氛。

▲《岁朝图》 清 王翚杨晋等八人合绘 绢本 立轴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自宋代开始,岁朝图作为一个新的绘画主题兴起于宋代的皇宫之中,表现内容以冬日不易看到的花卉树木为主。到了明清,画家们将室内案头摆放的供观赏的盆景插画、奇石古玩等也纳入了岁朝图中,逐渐形成了岁朝清供的主题。这些作品大都为居室厅堂增添了生活情趣,成为文人画中最为雅俗共赏的品类。

▲《锦雉图》明 佚名 绢本 立轴 辽宁省博物馆藏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是农历丁酉鸡年,在展出的冬景画中,有三幅画有鸡形象的作品,生动写实的画作为漫漫冬日增添一抹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