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月雅书画 作者:月雅文化2017-01-18 17:30

潘天寿说:“人们只知道黄宾虹的山水绝妙,其实他的花卉更妙,妙在自自在在”。黄宾虹在创作山水画之余,用大量时间研习并创作了许多花鸟画作。他早期的花鸟画作品柔淡、轻雅、简约,晚期花鸟作品多用破墨法和渍墨法,色彩淋漓厚重而随性自然,展现出很高的艺术境界。这件八十六岁所绘花卉,以生活中常见的梅花、水仙、茶花为题材,寥寥数笔勾勒花头,用笔干净利落,中锋用笔勾画枝干、石头,将花头、叶片、枝干等穿插起来,一气呵成,线条是柔和中见遒劲,稚拙中见朴茂,展现了大自然的内含之美。画家以书法入画,以篆籀入画,点叶、勾枝写干等都是下笔重、运笔快,柔中见刚,含蓄有力点、曳、转、顿等技法纯熟,变化多端,展现出无限生机和活力。画家对中国画用墨也颇有研究,在总结前人用墨技法基础上提出了”七墨法”,即浓墨、淡墨、破墨、泼墨、积墨、焦墨、宿墨。在深入探索和研究后,黄宾虹进一步规范了”七墨法”,用”渍墨”代替”积墨”。在花鸟画创作中,黄宾虹不断创新笔墨技法,将宿墨、渍墨运用于花鸟画中,形成了华滋浑厚、秀静妍润的艺术风格。

1

陆俨少题跋:宾老遗笔,世所罕见。俨少审定。

陆抑非跋:欧香馆论画云:画须熟外熟,字须熟后生、墨中有笔,浑厚华滋,黄宾虹云麓台金刚杵,笔有力而后墨华滋。宾老花卉罕见,此幅晚年难得之精品也。山水功力深厚,有回环顾视之势,落笔有藏峰蚕尾之态,墨中有笔,乱中不乱,得势得趣,浑厚华滋。梅花只圈而不点,意在其中矣,俨少病中见之,奋笔疾书,审定无疑。回忆半个世纪前,宾老全家迁居我寓二楼,朝夕相见,亲临教益,如近水楼台,感受良多。苏叟陆抑非。

王伯敏跋:以不经意又经意之笔写成,得上乘之品,此黄宾翁之所以贵者也,癸酉王伯敏拜观。

黄宾虹在中国绘画史上与齐白石并称“南黄北齐”。“画花草,徒有形似而无情趣,便是纸花”。他画花鸟注重性灵,表达的是“自然气息”,着重“生意”,核心还是“书法用笔”,笔意绵韧,花草枝叶飘翻,似有微风吹过,生气弥漫而充满诗意。他笔下的梅花,最能体现疏野出尘的文人画旨趣,追求的是篆隶笔意金石之气,观其画,觉冬寒消散,春光明媚之意趣;虬枝红花,老而弥坚。“含刚健于婀娜”的花鸟画与“浑厚华滋”的山水画是黄宾虹绘画艺术之树的不可分割的两枝。他画花鸟也是从年轻至暮年,一直在画,晚年把渍墨法变化为渍色法,色彩浓淡互破,风姿绰约,雨露华浓。繁英秀萼以鸟飞虫鸣,真个悲天悯人的情怀,淡雅古静,达到“了不相似”的绝妙境界。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