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北京晚报 作者:谢田2017-01-16 16:42

▲鸟兽戏画甲卷

▲华严宗祖师绘卷

最近,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在国内引起热议,不少观众为其炫目的画风和奇妙的故事所吸引。日本电影史上第一卖座的同样是一部动画片:《千与千寻》。日本漫画的巨大魅力,可见一斑。

有趣的是,不久前,日本九州太宰府的九州国立博物馆举办了《高山寺和明惠上人》的展览,展出了12世纪中期绘制的《鸟兽人物戏画》。它讲述兔子和青蛙之间的故事,最重要的是,这幅画的笔法高度拟人化,其技法与现代漫画没有太大差别,以至于有欧美漫画家在画展上看到这幅画时,以为是现代画家的作品。

八百多年前绘制的《鸟兽人物戏画》,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古老的漫画,它也被看做日本漫画的开山鼻祖。

超越时代的鸟兽戏画

我们知道,动画片的基础就是漫画,说起日本的漫画,很多人并不陌生,别说正在上学的孩子们了,就算是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一辈,好多也是看着日本漫画长大的。从当年的《哆啦A梦》、《七龙珠》,到后来的《火影忍者》、《海贼王》,日本漫画一直引领着世界漫画的潮流。《你的名字》还有《千与千寻》这样的动画电影大作,是在日本漫画业兴旺发达的大背景下,才有可能出现的。

任何一种文化的昌盛,都少不了相应的背景。哪怕是少儿漫画,想要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也必须要经过漫长的过程。那么,日本的漫画史有多长呢?

2016年秋季,日本九州太宰府的九州国立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展览会《高山寺和明惠上人》,公开展示了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古老的漫画:《鸟兽人物戏画》,吸引了大量观众前去参观(注:九州国立博物馆的展出内容会随时调整,重要展品展出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

世界遗产高山寺收藏的《鸟兽人物戏画》印证了日本漫画悠久的历史。鸟兽戏画是一套,总共四个长卷,最重要的甲卷年代最早,大概是12世纪中期绘制,到现在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可见日本漫画确实经历了漫长时光的锤炼。

《鸟兽人物戏画》的甲卷长1156.6厘米,也就是长达11米多,作者相传是日本的戏画名家鸟羽僧正觉猷(1053-1140),然而画上并无作者署名,所以还有疑问。但毫无疑问的是,作者的水平极高,全卷的墨笔白描,从技法到构思都是出类拔萃的,远远超乎那个时代,以至于有欧美漫画家在画展上看到这幅画,以为是现代作品,还会问作者是谁,想去见一面。

鸟兽人物戏画甲卷表现的是一个日本民间童话故事,主角是兔子和青蛙,配角是猴子和狐狸。但可惜的是,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具体内容已经失传了,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欣赏那个时代的艺术和风俗。在这幅画卷上,我们可以看到兔子是高度拟人的,会骑驴会射箭,还会捏着鼻子跳水,完全就是人的样子。兔子喜欢和青蛙摔跤,青蛙很坏,看到打不过了就咬兔子耳朵,然后趁机取胜。猴子似乎也喜欢做坏事,兔子会拿着树枝追打猴子,总之一切的形象都非常生动。动物的王国成了人间,有比赛、有舞蹈还有庙里的念经拜佛,当然佛像是一只大青蛙。根据专家研究,这个甲卷并非完整本,当时应该还要更长,只是有一些部分被裁了下去。比如说在松浦史料博物馆还保留有一份《猿兔竞骑图》的十九世纪摹本,上面画的是猴子和兔子赛马的故事,只是骑的不是马,猴子骑鹿,兔子骑狗。

日本在八百多年前就有如此水平的漫画,在世代传承累积之下,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日本会成为世界漫画业的龙头了。

鸟兽戏画甲卷在日本艺术史中的地位,大概相当于法国的蒙娜丽莎或者中国的清明上河图,每次展出,都是万人空巷的去看。现在日本以鸟兽戏画甲卷为基础,创作了动画片《战国鸟兽戏画》,用白描和动物拟人的方式,来演绎日本安土桃山时代(1573-1603)的故事,大获成功,可见高水平艺术的影响力是可以超越时代的。

《鸟兽人物戏画》的甲卷是日本古代漫画的开山鼻祖,至少是现存漫画中最古老的。在它之后,日本的画匠们并未止步,而是代代传承了这种漫画风格。在九州国立博物馆的《高山寺和明惠上人》特展中,我们可以看到日本12-13世纪长卷绘画的发展过程。

《鸟兽人物戏画》除了甲卷之外,还有三卷,内容风格都有所不同,但是在精神上又有一定的衔接,所以将它们统归在了一起。乙卷的画面结构和内容就和甲卷有了很大的不同,上面都是动物的画像,不再拟人,但笔法功力依然令人赞叹。在乙卷的后半段,出现了很多想象中的灵兽,比如麒麟、龙、灵龟等,样貌活灵活现。最能展现作者想象力的是一只灵兽,那是狮子、大象和龙三者的混合体,这只动物在《山海经》上不曾有过,应该是作者凭想象创作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正是日本漫画优势的来源。

甲卷和乙卷,有的学者认为是同一人所绘,也有人认为作者不同,但肯定都是12世纪的作品。然而到了13世纪绘制的丙卷和丁卷,风格就完全变了。丙卷的前半部分,还有丁卷的全卷,内容都是各种日本民间游戏,像下围棋、拔河、斗鸡、斗狗等,还有盛大的节日场面。只有丙卷的后半卷是拟人的动物,青蛙猴子们又出来了,在举办盛大的节日庆祝活动。丙卷的拟人动物比之甲卷,更像真的动物,应该是丙卷的作者看到了甲卷,大受启发,于是重新创作了动物拟人漫画。这种跨越时空的艺术接力,正是《鸟兽人物戏画》的魅力所在。

高山寺的僧侣大多是画家

收藏了《鸟兽人物戏画》的高山寺,在日本的绘画艺术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高山寺于公元1206年由明惠上人(1173-1232)创立,地处京都北部的栂尾山上。由于地方相对偏远,所以尽管屡经战火烧毁,还是留下了大量古代文物和佛殿,1994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包含《鸟兽人物戏画》在内,高山寺一共有四件绘画作品被列为日本国宝,都是令人瞩目的出类拔萃之作,在九州国立博物馆的特展中都有展示。高山寺有这么多优质的绘画收藏,和开山始祖明惠上人的个人经历有关。明惠是个孤儿,八岁父母双亡,自幼出家,在长期的修行中,他将对双亲的怀念投射到了佛门。他认为释迦是他的父亲,佛眼佛母是他的母亲,于是他请回了一幅制作精美的《佛眼佛母像》,日夜供奉修行。到了24岁的时候,明惠决定献身佛道,为表心迹,他在《佛眼佛母像》之前自割右耳,从此自称无耳法师,然后他还把自己对佛眼佛母的眷恋之情写在了画上:“无耳法师之母御前也,哀愍我,生生世世不暂离”,可见其用情之深。这个《佛眼佛母像》现在是日本的国宝,从画工到故事背景都当得起这个称号。据专家研究,这幅画像或许是一个摹本,由于其风格和遣唐高僧空海的唐风密宗画像非常接近,所以其原画有可能是由唐代的高手画家所做。无论是不是摹本,这幅画功力精湛,继承了唐代密宗绘画艺术的精华,是无可置疑的。

开山始祖明惠认画为母,让高山寺有了重视绘画的传统,《鸟兽人物戏画》这种世界级的艺术巨作能被僧人们代代珍视的保存下来,并非偶然。实际上,高山寺的僧侣,往往就是水平极高的画家,九州国立博物馆展出了一幅国宝绘画《明惠上人树上坐禅像》,就是由明惠的近侍弟子惠日坊成忍所作。这幅画设计非常独特,一个1.45米的长立轴,画的是高山寺后山的山林,山林间有小鸟和栗鼠,形象可爱。最突出的是一株奇怪的大树,从下面分了两枝,明惠上人就坐在两枝中间,闭目修禅。这种画叫做祖师画,在南宋时期很流行,这幅画的技法也明显是受了宋代的影响,只是漫画感特别重,把祖师画成在怪树上打坐,南宋是绝对没有的,全世界大概也只此一幅。

风格独特的不只是《明惠上人树上坐禅像》,明惠上人是华严宗的僧侣,所以高山寺根据《宋高僧传》绘制了一套《华严宗祖师绘卷》,内容是华严宗的高僧故事,但看着就是连环漫画。明惠上人一辈子的梦想,是来中国学习佛法,他甚至还想过从长安出发去印度,重走玄奘之路,他根据《大唐西域记》认真地计算了从长安到那烂陀寺的距离,设计了路线,但他到死也没能离开日本。由于明惠的求法心切,所以《华严宗祖师绘卷》选了两个求法成功的新罗(今韩国)高僧元晓和义湘,把他们入唐求法的故事画了出来,其中元晓法师的样子就是按照明惠上人画的,稍稍弥补了一点不能成行的遗憾。这部绘卷大概是日本最早的连环画之一,画面高潮迭起、精彩纷呈,壮阔的波涛、华丽的龙宫,还有栩栩如生的巨龙,让两位高僧的求法经历彻底变成了传奇。

艺术的成长非一日之功,日本动漫风行世界的根本,是自鸟兽戏画以来八百年悠远绵长的文化传统。过硬的画工和天马行空的想象,是日本动漫成功的原因,也是后来人必须要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