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艺术云图 作者:YT小讲堂2017-01-12 10:42

浮世绘是江户时代的象征,更是日本的象征,提起浮世绘就仿佛看到了江户时代游廊中的武士和游女。但浮世绘给我们的却远不止这些——今天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几百年前的浮世绘经典作品,还可以看到它被改造成各种新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之中。今天的小讲堂就来看一看,浮世绘是如何被现代日本人用各种方式玩坏的~

 

▲濑川三十七 手妻

1.隐藏在日常中的浮世绘

浮世绘的第一种现代打开方式最容易实现,只需要让现成的浮世绘作品不经意间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下图来自于小田切让主演的日剧《大川端侦探社》。在他的侦探事务所中,挂着一张大幅浮世绘作品《相马旧王城》。

▲大川端侦探社 剧照

这幅《相马旧王城》(相馬の古内裏)的作者是歌川国芳。描绘的是日本历史中的“源平合战”。平门遗孤滝夜叉姫操纵着一具巨大的骷髅,与原家家老大宅光国对决。

▲歌川国芳 相马旧王城(相馬の古内裏)

如何在日常生活中“玩坏”浮世绘,只需看一幅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足矣!这幅浮世绘师《富岳三十六景》之一,可以算是浮世绘的代表作。以它为元素的现代设计比比皆是。

2.动起来的浮世绘与穿越的江户人

▲葛饰北斋 北斋漫画

葛饰北斋曾出版过一本动态十足的《北斋漫画》。其中各种对人物神态动作的描绘十分传神,也让这本书成为了学习绘画的教材典范。当机智的现代人用浮世绘做起动图时,这本《北斋漫画》就成了绝佳的素材~ 人物形象做成了N连拍:

而原本舞蹈动作的分解图也被连成了动画。

▲葛饰北斋 北斋漫画

来欣赏一场雀之舞吧!

日本设计师濑川三十七,曾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把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进行改造,强行把现代生活的场景带回了江户时代!

人们正在欣赏的富士山却被UFO带走了:

▲濑川三十七 被囚禁的富士山(原作:葛饰北斋 五百罗汉寺荣螺堂)

凉亭外呼啸而过一列火车:

▲濑川三十七 特等席(原作:葛饰北斋 东海道吉田)

人们辛勤的抠掉键盘、锯掉主机……

▲濑川三十七 木製(原作:葛饰北斋 尾州不二见原)

不仅是《富岳三十六景》,濑川三十七对很多著名浮世绘师的作品都进行了再创作。比如铃木春信的《笠森于仙》,本来描绘的是江户时期一家茶屋中的美貌的斟茶女子于仙。在濑川三十七的画中,茶杯被玻璃杯取代,武士面前多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喜多川歌麿笔下哀愁的女子却学会了打碟:

下图描绘的本是“大政奉还”的场景。即1867年德川庆喜把政权交还天皇,这一事件宣告了幕府统治的结束。但是在濑川三十七的改造下,这一历史性的一刻却成了一场PPT汇报,投影上有“关于德川家的独裁体制”的支持率分析、以及今后希望实现“WIN-WIN”的双赢目标:

现在,濑川三十七的“动起来的浮世绘”已经被运用于索尼、NEC、东京设计周等多家企业与多种活动的平面广告中。

3.闯进浮世绘的动漫形象

浮世绘的第三种现代打开方式:用动漫形象置换浮世绘作品中的经典人物。

在日本平安时代,人们认为人类和妖怪生活的世界是重叠的,不同的是人类在白天活动,妖怪在夜里活动。于是就有了“百鬼夜行”的传说,现存的《百鬼夜行绘卷》是16世纪的作品,描绘了各种各样的妖怪在夏夜出行的样子。

▲百鬼夜行绘卷 局部

受《百鬼夜行绘卷》的启发,精灵宝可梦推出了神奇宝贝版《百鬼夜行》,请横屏欣赏!

除此之外,皮卡丘和小智还被放在了浮世绘作品当中。

▲月冈芳年 义经记五条桥之图

上面这幅是月冈芳年的《义经记五条桥之图》,描绘了源义经的家臣武藏坊弁庆在五条桥上进行“刀狩”的故事,只要有武士路过,弁庆便要求比武,在遇到源义经之前他已经在此收集了999把太刀。却在宝可梦浮世绘中变成了小智大战卡比兽:

▲对决卡比兽(対決かびごん)

有趣的是这幅神奇宝贝版《义经记五条桥之图》不是手绘而成,也是严格按照浮世绘的制作方法进行木刻印刷的。

▲对决卡比兽 制作过程

4.内化到动漫中的浮世绘风格

最后一种方式是把浮世绘风格融会贯通于动漫作品之中。浮世绘是江户时代的一种面向平民大众而非上层贵族的艺术形式,与今天的动漫产业十分相似。所以在动漫中出现浮世绘风格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于浮世绘是一种用于大量印刷的木版画,所以画面由不同层次的线条和色块构成,风格趋于“扁平”。在这种风格之下,除了对浮世绘进行一些调皮的小改动之外,另一些动漫作品则完全运用了浮世绘风格在进行创作。其中最有特点的就是动画作品《矶部矶兵卫物语》。

江户废柴矶部矶兵卫

▲矶部矶兵卫物语 剧照

这部动画讲述了一个江户时代毫无干劲的废柴武士矶部矶兵卫的故事。每集一个小主题,篇幅不到一分钟,借这个疲于浮世的慵懒武士来讲述江户时代的各种风俗知识。

这部动画虽然篇幅很短,但是绝对制作精良。每一个场景都充满了浓浓的浮世绘气息。在江户时期,很多浮世绘已经受到西方透视法的影响,比如下图是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中的一幅《江户日本桥》。

▲富岳三十六景 江户日本桥

对比一下《矶部矶兵卫物语》中的街道场景:

▲矶部矶兵卫物语 剧照

同样动画中的女子形象,也和喜多川歌麿笔下的美人绘有异曲同工之妙~

▲矶部矶兵卫物语 剧照

▲喜多川歌麿 风流花之香游

而矶兵卫房间的设置,也像很多浮世绘作品中所表现的那样:

▲菱川师宣 屏风后

▲矶部矶兵卫物语 剧照

“随手截屏都是壁纸”的《怪化猫》

另一部动画作品《怪化猫》,画面设计精美到被人评价为“随手截屏都是壁纸”。这部动画讲述了日本历史中的几个鬼怪故事,包括《座敷童子》(没错就是出现在阴阳师中的那位)、《海坊主》、《无脸男》等等。

▲怪化猫

不管是动画中特意做出的纸质般的画面效果,还是人物色彩华丽的服饰,都充满了浓浓的江户风韵。

更古老的戏仿:战国鸟兽戏画

这部名为《战国鸟兽戏画》的动画严格来说跟浮世绘关系不大,但也是把日本古代绘画进行现代转型的成功案例。

这部动画同样每集时间很短,都在三分钟之内。参考了日本古代绘画作品《鸟兽戏画》,把日本战国时代的人物全都变成了鸟兽戏画中的各种动物形象。

这部动画的原型是12世纪到13世纪时日本的绘画作品《鸟兽戏画》。原作中,所有的动物都被拟人化,进行着各种人类活动,由于画面生动有趣,《鸟兽戏画》被称为是日本最早的漫画作品。

▲鸟兽戏画 局部

▲鸟兽戏画 局部

▲鸟兽戏画 局部

《战国鸟兽戏画》的主角是日本战国三英杰德川家康、丰臣秀吉和织田信长。历史上因机(狡)智(诈)而被称为“老狸”的德川家康变成了一只狸猫;有“猴子”绰号的丰臣秀吉真的被画成一只猴子;而性格刚硬的织田信长曾留下一句“杜鹃不叫,则杀之”的名言,于是在动画中他便化身一只鸟:

▲战国鸟兽戏画 剧照

上述三部都是在画面形式上借鉴了浮世绘风格的动画作品,如果把这个范围扩大到在内容上涉及江户时代或日本历史的动漫作品,能列举出的就更多了:比如用动漫来讲述日本和歌故事的《超译百人一首 歌之恋》、由《源氏物语》改编而成的动漫作品《源氏物语千年纪》,抑或是以江户时代为背景让人吐槽到心累的《银魂》、让人们用一种诡异的方式记住小野妹子和松尾芭蕉的《搞笑漫画日和》……

有时历史并不是神圣不可侵犯。不管是用认真严肃的方式重新演绎,还是用轻松诙谐无厘头无下限的方式进行恶搞,这些来自日本历史中的文学艺术经典都在今天人们的改装下重获新生,以新的形式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我们的传统文化也有太多亮点,却大多被封存在了象牙塔中。严肃研究固然重要,但说不定有时历史也想到现实生活中来调皮一下呢~

▲濑川三十七 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