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

谁说“红配绿”就一定不可以呢?在众多对红配绿的吐槽声中,圣诞节就成功拿到一块免死金牌。虽然圣诞节不是我们本土的节日,但受西方文化影响多年,在圣诞节看到红配绿的我们只会在脑中想起欢乐温馨的圣诞歌曲而不是大花被子和二人转。所以这种圣诞节标配颜色是怎么形成的?在艺术史上还有哪些免于被吐槽的“红配绿”呢?

摩西奶奶,家里的圣诞节

从圣尼古拉斯之红到常青树之绿今天我们熟悉的圣诞老人形象源自4世纪东正教的尼古拉斯主教。这位主教乐善好施,以慈善而闻名,在他去世后,人们为了怀念他,订立 12 月 6 日为圣尼古拉斯日。

彩绘玻璃窗中的圣尼古拉斯

 而在17世纪早期,当时的英国人为了庆祝冬至(Winter Solstice)人们会以常绿植物装饰自己的家,因为他们相信常绿植物拥有魔法能够抵御严寒,不至枯死,于是出现了一个与圣尼古拉斯无关的“圣诞老人”Father Christmas,穿着绿色外衣,有“常青”的魔力。

又经过数百年,最终在1930年代,代表常青的绿色和代表圣尼古拉的红色组成了沿用至今的圣诞色彩。(还有一种说法是1930年代,可口可乐在广告招牌中的红色圣诞老人形象,稳固了红衣圣诞老人的地位。)

在了解圣诞色彩之后,我们再看看艺术史上出现的红绿搭配。古埃及的重生之园在古埃及,绿色象征着重生:绿色、草木、生长、生命这些概念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卡纳克神庙的壁画中,褐红色的人物出现在阿蒙的绿色庄园中。

卡纳克神庙的壁画

 卡纳克神庙的壁画

而地狱判官奥里西斯的脸是绿色的,因为绿色代表着健康和重生,而在古埃及人眼中,绿色还可以辟邪。 奥里西斯 Osiris

中世纪的神圣色彩在中世纪教堂的彩绘玻璃窗中,大量充斥着对比度极高、纯度极高的色彩。最早的彩绘玻璃窗以红色和蓝色为主,到公元15世纪,中世纪人把银着色剂和黄色结合,出现了绿色玻璃,于是绿色与红、蓝等其他颜色一同出现在彩绘玻璃窗中。 奥地利格拉茨的天主教堂彩绘玻璃窗

在彩绘玻璃中,红与蓝仍然是主色调。基督的衣服一般以桃红色、宝蓝色为主,紫色用于表现圣母、而其他各位如先知厄里亚、伯多禄、若望等,则用绿、黄、红来表现。

在彩绘玻璃窗中,绿色是一个辅助颜色。与红、蓝、白等单纯的色彩在外光的作用下,带着各种纯色交错所产生的绚丽。红色+绿色=贵族+财富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衣服的颜色代表着人的社会地位。只有贵族才能享用红色,而棕色和灰色代表农民。绿色则代表商人、银行家以及上层社会的人们。所以红、绿这两种颜色一同出现时,更是财富与贵族的象征了。比如杨·凡·艾克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中,怀孕的夫人身着绿衣,身后是红色的背景,贵气逼人。 扬·凡·艾克Jan Van Eyck - 阿尔诺芬尼夫妇像 The Arnolfini Marriage

在拉斐尔的作品中,同样可以看到“红+绿”的颜色搭配,教皇的红衣与绿色的背景一起,衬托出他忧郁的神情:

拉斐尔·圣齐奥Raffaello Sanzio《教皇尤利乌斯二世像》(Portrait of Pope Julius II)

野兽派·儿童·原始·天真到十九、二十世纪之交,野兽派的艺术家吸收非洲、中南美洲的原始艺术形式,开始用纯度极高、未经调和的颜色直接作画。这些作品中的色彩强烈,相互碰撞,视觉表现力极强。从马蒂斯的画作《舞蹈》和《音乐》中,我们可以看出生猛的颜色对比所造成的极具冲击力的视觉效果。

马蒂斯,舞蹈,1910

 马蒂斯,音乐,1910

马蒂斯的《红色的和谐》中,同样运用了纯度极高的几种颜色,屋里的墙壁、桌面、家具都是红色的,与窗外绿色的树木形成鲜明对比。整个画面扁平而具有装饰性,同时又富有东方气息。 马蒂斯 - The Dessert: Harmony in Red

《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像》中,中心是身着红衣的马蒂斯夫人,背景却是枚红色、绿色和橙色的大色块。而在马蒂斯夫人的脸上出现了一条从上到下的绿线。这道绿线既是人物面部的明暗交界线,又呼应了绿色的背景,使画面达到了和谐统一。 马蒂斯,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像,1905

民间艺术的大红大绿如果说马蒂斯和野兽派是回归原始与纯真的话,那中国的民间艺术中就不用“回归”,因为它们一直保有最朴实而单纯的力量。

陕西户县农民画

我们之所以抵制“红配绿”,就是因为这两种强烈的对比色放在一起扎眼而俗气。但在民间美术中,这种颜色搭配热烈刺激,效果耀眼,生机盎然,在平民的艺术中,红配绿变成了吉祥如意之意。

民间木板年画 老鼠娶亲

浮世绘中的红摺与绿墨在日本浮世绘的发展阶段中,曾出现过一种名为“红摺绘”的浮世绘样式。这种样式以红色为主,加以绿色、黄色。是多彩的浮世绘锦绘的前身。

石川豊信「中村喜代三郎 市村亀蔵 おきく 幸助」

虽然“红配绿”一直遭人诟病,但是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艺术史中,禁止“红配绿”却是个伪命题。当这两种色彩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不同的艺术作品中时,或以社会赋予它的意义向人们传递着财富、健康、生命等含义;或利用这两种具有强烈对比的颜色传递最直白、单纯、原始的情感;抑或是把两种颜色统一于一种典雅古典的和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