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全球摄影网 作者:王胜结2016-12-12 16:04

不知不觉中,2016年已经接近"尾声"了。又到了各大图片网站评选年度照片的时候了。日前,《国家地理杂志》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布了他们精心选出的2016 年度照片“Best Photos of 2016” 。这些照片是他们从91位摄影师,近 2,300,000 张照片中精选出来的。从在NASA测试航天服的航天员到骑在母亲背上的穿山甲幼仔......这些照片给我们带来了新奇而感动的视觉体验。来吧,一起用心来感受下这些图片所传达的故事吧!

▲摄影师:LUCAS FOGLIA

一名年轻的韩国销售员躺在 Bukhansan 国家公园的岩石上休息。

▲摄影师:GERD LUDWIG

24 岁的俄罗斯冒险家 Kirill Vselensky 喜欢攀爬世界各地的高楼。

▲摄影师:BRIAN SKERRY

一名潜水员和巴哈马虎鲨,这个场景并不像想象中危险,虎鲨喜欢突袭猎物,不可能会攻击它们视线中的潜水员。

▲摄影师:EVGENIA ARBUGAEVA

挪威斯匹次卑尔根岛上煤矿的矿工,和这里大多数的其他400名矿工一样,他们都来自乌克兰东部。

▲摄影师:CHARLIE HAMILTON JAMES

在秘鲁的马努森林中,当地的土著人以种植和捕猎为生,蜘蛛猴即是他们的喜爱的宠物,也是他们最热衷的猎物。

▲摄影师:YURI KOZYREV

一名女孩注视着三名蒙面的库尔德女性,这三名库尔德女性中,有两名曾经被迫嫁给 ISIS 武装分子。

▲摄影师:PHILLIP TOLEDANO

工程师 Pablo deLeón 在肯尼迪太空中心试穿一件原型太空服,这个实验室完美的还原了火星上的一切要素。

▲摄影师:BRENT STIRTON

随着反对武装的不断威胁,刚果民主共和国在 Virunga 公园的护林员正在接受军事训练。

▲摄影师:MOISES SAMAN

一个难民家庭在 Ramadi 的废墟中。这个城市遭到了 ISIS 的血洗和破坏。

▲摄影师:ANDREW MCCONNELL

孩子们在海地 Port Salut 河里游泳, 这座城市由于受到了飓风的破坏,很多房子被完全摧毁了。

▲摄影师:DAVID GUTTENFELDER

近在咫尺的好奇心,四十年来美国的游轮首次驶入古巴哈瓦那港。

▲摄影师:COREY ARNOLD

Steven Donovan 跳进了水池,为了提高他的摄影技巧,他在冰川国家公园做了一个季度的工作。

▲摄影师:AMI VITALE

一只熊猫保育员用毛绒豹玩具来训练熊猫的反应,以便确定它们是否准备好独自生存。

▲摄影师:BRENT STIRTON

眼科护理人员在印度的 Sundarbans 地区为人们进行眼科检查,他们希望通过他们的行动帮助印度减少 800 万潜在的盲人人口。

▲摄影师:MAX AGUILERA-HELLWEG

Kirk Odom 因为有一名专家作证说受害者的睡衣上的头发与他的头发相匹配,导致他被判强奸罪在监狱中待了很多年,直到最近 DNA 鉴定技术才证明了他的清白。

▲摄影师:MATTHIEU PALEY

喀什,随着火车即将到达终点站,一个孩子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心,桌子上的沙尘来自车窗外。

▲摄影师:SIMON ROBERTS

夏天河边的日光浴,这条慕尼黑 Schwabinger Bach 的草坪自从 1970 年代以来就是裸体主义者的天堂。

▲摄影师:JOHN STANMEYER

亚美尼亚 巴格兰 的村民在杏树下晚餐,旁边的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对着附近的土耳其发着光。

▲摄影师:ADAM DEAN

停靠在菲律宾桑托斯将军城的中国货轮上,工人正在用木槌敲开冻着的金枪鱼。

▲摄影师:BRENT STIRTON

护林员试图在猎犬的引导下,找到被猎杀的大象的偷猎者。

▲摄影师:EVGENIA ARBUGAEVA

俄罗斯的 Bovanenkovo 天然气田,在被普京提出优先发展之前一直被认为太贵了。

▲摄影师:DINA LITOVSKY

随着夜幕的降临,台北迎来了更富活力的夜生活。

▲摄影师:VINCENT J.

暮光照耀着希腊 Delphi 祭坛。古希腊的朝圣者在咨询 Delphi 神谕前会在这里献祭。

▲摄影师:MICHAEL NICHOLS

正是因为这样的照片,启发了美国国会在 1872 年创建了黄石国家公园。

▲摄影师:MICHAEL NICHOLS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的大棱镜温泉因为受到了嗜热菌体的影响,颜色发生了变化。这些微生物可以在滚烫的温泉水中生存。

▲摄影师:RANDY OLSON

傍晚的闪电照亮了 Nebraska 州的 Wood 河,大约有413,000 只沙丘鹤到达了 Platte 河的浅滩处进行栖息。

▲摄影师:JOEL SARTORE

佛罗里达州的一个非盈利组织内,一只非洲白腹树穿山甲宝宝骑在它妈妈的背上。

▲摄影师:AMI VITALE

中国卧龙自然保护区一只 16 岁的熊猫。

▲摄影师:HAMILTON JAMES

在美国 Grand Teton 国家公园,一只灰熊在和乌鸦抢夺野牛的尸体作为食物。

▲摄影师:AARON HUEY

阿拉斯加州,一只母灰熊和她的两个熊宝宝在道路中央,造成了“交通拥堵”。

▲摄影师:THOMAS PESCHAK

陆龟挤在树下防晒,如果吸收了太多热量,它们会从内部升高温度,甚至于“煮熟”自己。

▲摄影师:TIM LAMAN

被树上的无花果诱惑,一只重约两百多磅的婆罗洲大猩猩爬上高达三十多米的无花果树。

▲摄影师:DAVID LIITTSCHWAGER

与大多数无脊椎动物相比,这个普通的章鱼的神经系统更大、更复杂。

▲摄影师:THOMAS P. PESCHAK

在 Seychelles 的 Aldabra 环礁,一群黑鳍礁鲨在只有几十厘米深的温暖浅水湾里等待涨潮。

▲摄影师:JOE RIIS

夏季,三周大的麋鹿跟随母亲攀爬 4600 英尺的陡崖,这是它们的第一次迁徙之旅,目的地为黄石公园的东南区域。

▲摄影师:BRENT STIRTON

来自南非牧场上的犀牛被工作人员剪去了角,和大象象牙不同,犀牛角被割去后是可以再长的,牧场正在储存犀牛角,并希望合法的销售它们。

▲摄影师:RONAN DONOVAN

在黄石河淹死的这头野牛成为了这只狼和她的两岁幼狼的美餐。

▲摄影师:BRENT STIRTON

在南非的 Hluhluwe-Imfolozi 公园,偷猎者野蛮的用大口径子弹射杀了这只黑犀牛,并割去了它的角,现在全世界只有大约 5000 只黑犀牛。

▲摄影师:CHARLIE HAMILTON JAMES

一滴血从秃鹰的喙上低落。秃鹰的头部和颈部的羽毛稀疏,这样可以有助于它们的头伸进动物尸体内部。

▲摄影师:DAVID GUTTENFELDER

在美国黄石公园和大提顿国家公园的狩猎者,用传统方式用骡子运送狩猎的麋鹿。

▲摄影师:CHARLIE HAMILTON JAMES

Serengeti 大草原上,一只年幼的 Rüppell 秃鹫正在清理斑马的尸体,较早发现这只死去的斑马的将肉都吃光了,后来的秃鹫只能吃斑马皮和骨头上的碎屑。

▲摄影师:DAVID DOUBILET AND JENNIFER HAYES

一只美洲鳄鱼在龟草丛上爬升,前往更加隐蔽的红树林。

▲摄影师: DAVID DOUBILET AND JENNIFER HAYES

银鱼成群结队的呈旋涡状穿越古巴珊瑚礁中的红树林。

▲摄影师:STEPHEN WILKES

在 Yosemite 国家公园的一座山上,摄影师 Stephen Wilkes 在 26 个小时内拍下了 1036 张照片并合称为一幅作品。

▲摄影师:NICK COBBING

为了追踪海水的变化,来自挪威的研究船 Lance 从2015年冬季开始在北极漂流了五个月。

▲摄影师:CHARLIE HAMILTON JAMES

摄影师在秘鲁的 Manú 国家公园深处拍下了这张照片,照片中的 Matsigenka 女孩跳入 Yomibato 河中,而此刻她的宠物,一只小鞍背绢毛猴也随之跳下水,并趴在她的头上。

▲摄影师:WAYNE LAWRENCE

美国密歇根州的 Flint,兄妹三人正在从消防站领取瓶装水。

▲摄影师:ROBIN HAMMOND

Isra Ali Saalad 和她的母亲还有两个兄弟从索马里搬到瑞典。“我们来这个国家的原因是因为它是安全的。” Isra Ali Saalad 说。

▲摄影师:ERIKA LARSEN

Becky Weed 和她的丈夫 David Tyler 在黄石国家公园附件牧羊,他们用牧羊犬来抵御狼、熊和狮子。

▲摄影师:ERIKA LARSEN

在 爱达荷州 的 Fort Hall,Leo Teton 站在用北美野牛头骨装饰的杆旁边,他们用悬挂着的野牛头骨寓意部落与野牛的精神联系。

▲摄影师:BRENT STIRTON

由于常年暴露在烈日和灰尘中工作,这名纳米比亚的 67 岁工人 Gerd Gamanab 的角膜被毁坏了,但是治疗已经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