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荆楚新闻网 作者:李翌 2016-12-05 16:59

图为:昙华林百年老建筑翟雅阁

图为:昙华林百年老建筑翟雅阁

图为:昙华林百年老建筑翟雅阁


图为:建筑西南角镌刻的名字

 

图为:昙华林百年老建筑翟雅阁

图为:篮球队在翟雅阁训练

初冬的暖阳洒进昙华林的街道上,伫立在昙华林东大门的百年历史老建筑翟雅阁,又重新焕发了光辉。11月11日,历时两年,被修葺一新的翟雅阁,变身为博物馆,免费向市民开放。经历了曾经的辉煌和一度的落寞,翟雅阁再度回到老武汉人的眼前。

它是国内第一座室内健身所

翟雅阁再度对外开放那天,昙华林的老住户、82岁的章文景背着手,看着眼前的景观,仿佛是在欣赏着沧桑恋人一般。老人为翟雅阁的重获新生感到宽慰。

翟雅阁,不少老武汉人都有记忆。1921年,文华书院建成50周年之际,为纪念文华大学首任校长翟雅各而建。翟雅各,即詹姆斯·杰克逊(James Jackson),英籍传教士,1882年被美国基督教美以美会派往中国。1903年开始任职文华大学校长,这位英国人在武汉引入西式教育,并在学校成立了合唱团、乐队、足球队等。1918年,翟雅各病逝。

翟雅阁是国内第一座室内健身所。在民俗专家刘谦定看来,翟雅阁和现在的健身所有很大的区别,其功能更接近于体育馆,通俗一点说就是室内体育馆。

这座由外国建筑师设计建造的教会学校建筑,从外观看却与中国传统建筑并无二致,中式屋面结合西式屋身,使其兼具东方古建筑的神韵与西方建筑的灵动。“无殿顶、重檐本为中国皇室建筑的标准,和西方建筑完美结合起来,也只有外国建筑师才能如此大胆地设计了。”经历了翟雅阁改造的武汉设计之都促进中心负责人袁灏介绍。

90多年前,身穿湛蓝色民国校服的女生和身着中山装的男生由外籍老师授完课后,去翟雅阁健身所做运动,这种校园生活方式,就是现在看来也很潮。百年来,曾在翟雅阁求学的宦乡、石元春、潘际銮、应崇福、万哲先、曾宪九、王佐良、方皋、向欣然、杨兰田、夏之秋、夏雨田、瞿琮、赵寻、胡道本……都从昙华林走出,成为中国之脊梁。

昙华林百年老建筑重获新生

近百年时间,自文华大学始,历经华中大学、华中高等师范学院(现华中师范大学前身)、湖北中医学院(现湖北中医药大学)等高校,一直以来,翟雅阁健身所始终作为重要建筑承担教学任务、接待中外来客,挺立近一个世纪而始终如故,直至约10年前停用。

2013年11月,翟雅阁作为昙华林历史文化街区建筑的代表在第二届武汉设计双年展《百年建筑》展馆亮相,受到社会各界和国外嘉宾的关注和赞赏。2014年4月,翟雅阁修建工程启动。

袁灏回忆,当时的翟雅阁废弃已久,已经破败不堪。四周的树木将它包围起来,只能瞥见一角。室内更是堆满了废弃物。阴暗潮湿的一楼,随处可见老鼠跑动,抬头可以看到天空。整个建筑已经成为了一栋危楼,“如果再等两年,翟雅阁的有些地方可能就要坍塌了。”袁灏说。

要想修复这座百年危楼,是一项工作量很大的工程。从2014年4月到2015年12月,近两年时间里,修复团队进行了非常复杂的建筑本体定性、现场勘测、环境研究等工作。袁灏把翟雅阁比喻为一个近百岁的老人,身体岌岌可危,病患重重,要想治病必须做一次全面的检查。

去年12月,修建团队抱着“修旧如旧,修旧如初”的设计理念,对翟雅阁开始了修建。在修复初期,面对房屋主梁的局部错位、沉降、风化、腐朽和变形,团队坚持修复手法的可逆性,将原有的梁柱、瓦片全部编号,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有自己的号码。袁灏说,有的砖只有三分之一能用,依旧将其另外三分之二进行修复继续利用。

修建过程中,翟雅阁的瓦,成为了摆在团队面前不小的难题。经过考证,这些瓦片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由湖南铜陵的一个砖瓦厂造出来的,修建团队专程派人赶到当地,砖瓦厂早已倒闭。为了保证更好的效果,团队多方考证寻找,终于找到了相近的瓦片。

将来是武汉申报设计之都的窗口

重新亮相的老建筑,从原来的健身所变成了如今的博物馆,名称也由翟雅各健身所变成了翟雅阁。现在翟雅阁博物馆内,有资料照片展示了其历史沿革及修复过程。湖北美术学院的教授还以素描画的方式,展示了工程修复前后的真实场景。

除了博物馆,翟雅阁还有另外一个功能——武汉设计之都客厅。11月13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助理总干事弗朗西斯科·班德林及十多名中外专家组成的考察团,在武汉设计之都促进中心理事长金志宏的陪同下参观了翟雅阁博物馆及“翟雅阁修复纪实展览”。“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栋建筑可以是我们申报设计之都的一个良好开端,可能在其他的一些设计之都的城市,我们会看到很现代的设计之都促进中心;但是在武汉,我们看到了一个历史建筑设计之都促进中心,就是非常有意思的。”班德林谈到修葺一新的翟雅阁赞不绝口。

“翟雅阁承担设计之都品牌发布、传播与交流的功能。这里将打造产业生态和城市文化相融合的平台,打造城市文化交流、行业数据和品牌权威发布高地。”袁灏介绍,武汉目前正在筹备申报世界设计之都,和国内其他三座设计之都相比较,武汉的工程设计是最具特色的,而翟雅阁由美国基督教建筑师柏嘉敏设计,这位设计师主张建立基督教建筑时,应结合中国传统因素,有意识地同“中国本土式”风格靠拢,充分吸收当时当地的文化,寻求中西建筑的“嫁接”,因而,翟雅阁的设计在外部形征和细部装饰上多处仿中国古制而作。“作为中西合璧的百年老建筑的代表,作为武汉设计之都客厅最合适不过。”袁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