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收藏快报 作者:柳建明 2016-12-05 15:04

 

   


 

我六岁那年住在福建莆田,认识了一位租赁小人书的人,他叫阿米。他眼睛长得黑黑亮亮的,却什么也看不见,是“睁眼瞎”。他在我家隔壁租住了一间临街的房子,内辟一小间当寝室,外间摆一柜台,墙上挂满小人书的封面,可供看客选择,沿墙跟用砖头和木板担起坐凳。他与老母亲住在一起,老母亲早起外出卖豆腐,他在家中守摊租赁小人书,二人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平淡无奇。他眼睛看不见,耳朵却特别敏感。我一从他身边经过,他就能分辨得出来,有时我故意放轻脚步,他也能觉察得出来,会适时把我叫住。加上他那双黑黑亮亮的眼睛,我总觉着他能看见。有一次,他往铁桶里放硬币,不小心碰落了铁桶,有几枚硬币滚进了黝黑的柜台底下,我看见他从不同方位,又把它们一一找了回来,放回到铁桶里面,那双手就像长了眼睛似的。他对我特别有好感,我不知道这种好感是从哪里来的,我看他的小人书从来不用花钱。看完了墙上的,没人的时候,他拉开柜台一侧的抽屉,拿出一些封皮上打着黑叉号的小人书给我看,那种神神秘秘的样子,让人觉着这些小人书的身份不是很正常。当时正值“文革”,后来我才知道那些打了黒叉号的小人书是禁书,是阿米自己认为好、偷偷藏起来的。小人书连环的画面和动感十足的色彩,给我幼时的大脑增添了无尽的想象。我七岁时,全家搬离莆田,要到山东高密落户。临别,阿米送给我一张他的照片,照片上的他,站在一石狮子旁,眼睛遥望着远方。仿佛再远,他也能看见我。

到高密不久,我又认识了一位画小人书的人,他名叫焦岩峰,是县文化馆美术干部。他教我画画,我无心学画,让我神往的、是他书柜中摆放的各个时期各类版本的小人书。每次交作业,我用透明的封窗纸复写了一些花鸟图案来应付,他也不怪罪。我们之间的交往,没有因年龄相差而相隔,反倒是无话不说,其乐陶陶。二十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他绘画的小人书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春雷》、《智捉“黑眼皮”》、《麦场小哨兵》、《警钟常鸣》等。上世纪80年代初,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套十一卷本的西游记故事选,其中《悟空大破双魔洞》、《悟空智擒天女王》、《师徒智夺佛宝塔》三本(见图)皆出自他之手。之后,他一度辍笔,满腔热情地投入到高密民间艺术抢救和挖掘工作中,为高密扑灰年画、泥塑、剪纸、茂腔倾注汗水和心血良多。在他离世多年之后,这四样民间艺术均被评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小人书伴我幼年成长,让我收获到一份沉甸甸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