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宋朝有个女子叫潘金莲,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伴随着导演冯小刚辨识性极高的嗓音,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的故事拉开帷幕。在电影预告的片头,冯小刚特别安排了一系列精彩画作伴随古老故事一同出现。这6幅画,正出自艺术家魏东之手。魏东作品魏东作品

      以当代艺术家的身份和电影导演合作,对魏东来说还是第一次。可结缘“潘金莲”,却可以追溯到更早以前。早在1997年,当时还在美国生活创作的魏东就曾受到他人邀请,被委托以《金瓶梅》为原型创作一系列插图。 

在创作时,魏东也会翻看古代绘本小说中出现的图画

 

在创作时,魏东也会翻看古代绘本小说中出现的图画

虽然一直对中国古代的绘本插图很感兴趣,但年轻的魏东却无法下定决心开始创作。“那时还是想要去画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又考虑到一个故事有几十回,不知道风格能不能保持一致,也怕自己坚持不下来。”

      谁想,这个念头一放就是20年。魏东早期的作品——《游戏》

魏东 - 我的在路上

一直没能实现的项目,在种种机缘巧合下,于今年重新与魏东相遇。

有趣的是,在刚被告知这次电影合作时,魏东正在和朋友喝酒。喝完酒再去和帮忙牵线搭桥的好友艺术家曾梵志讨论《我不是潘金莲》项目的时候已近深夜。“当时觉得太晚了,想就算了,梵志也没具体说什么事儿。他只是说,你能来还是来一趟。所以我就咬咬牙去了。”

    “去了才知道,原来是冯小刚导演想要找一位艺术家,来创作电影开头的画。当时谈得很认真,但还是有点迷瞪,回家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恍恍惚惚的已经记不清了。直到梵志发了几张相关照片给我,我这才忽的想起来。”       在“酒后再遇潘金莲”之后,接下来的创作便有了水到渠成的感觉。“到这个年龄之后却发现可以静下心来做一些过去想做但没做的事儿,我觉得这也是挺来劲,”魏东说。

      6张画,不多不少;直径60cm的画布,不大不小;该有的都有了,所有的事情都碰巧了,作品就这么做成了。魏东-《我不是潘金莲》系列

魏东-《我不是潘金莲》系列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完成6幅作品,每天画十小时以上。由于时间紧迫,创作并非不辛苦,但魏东却能享受其中。画第一张时手还有点没放开,后来有了感觉,就仿佛自己已经和那些人物生活在了一起。按照魏东的话说,就是“情绪连贯起来了,也格外享受在那种状态里的沉迷。”

虽然是以潘金莲的故事为原型,但相比于插图,魏东更愿意这些画被看做是一幅幅独立的作品。他说自己也曾担心太过强调故事性是不是会带来一些限制,但在创作时发觉,它们依旧是一幅幅独立存在的完整作品。

     “最主要的还是要把几个关键人物表现出来,至于里面的服装和道具是不是完全和宋代一样,也并没有特地去追求这点。导演给我的空间很大,我很感谢。其实,金瓶梅也是明朝人说宋朝事,所以它的语言、社会关系,也会有明朝的感觉。我想,我作为一个现代人去表现它,也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魏东这样说道。魏东 - 《我不是潘金莲》系列

      和当代艺术展相比,一部电影的受众面要大很多。《我不是潘金莲》的预告片在很短时间内,就已经达到了几十万次的点击量。作品被那么多人看到,是否会带来不同的评价和声音?魏东对此看得很开。“它们对我来说是一幅幅完整的作品,但大多数观众可能还是会把它们当做一个个画面来看,而不会特别去关注画面的细节。我看到网上有人看完预告评论尺度大,其实整部电影可能这个绘制的片头尺度最大了。哈哈,而且人们关注更多的果然还是范冰冰啊~”魏东 - 我的家庭作业

随着预告片的发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期待这部中秋节即将上映的电影。魏东也一样,“我读过刘震云的小说。在曾梵志和我讲这个事情之前,我都不知道它已经拍成电影了。拍摄这个故事还是挺有勇气的,现在表现这种底层人士现实生活的影片很少了。”

电影从现实生活中来,但又不那么现实。这和魏东的创作有点像,虽然6幅作品和故事本身没有直接联系,但风格却是相通的——每个画面你都看得懂,但看过之后又会有一种特别荒诞的感觉,有真实、有幽默、又有着一丝嘲讽,当它们都合在一起的时候,就特别有趣了。魏东 - 我的大猎鹿人

魏东 - 我的咖啡馆

魏东 - 我的绅士的单车

【关于艺术家魏东】

魏东,中国重要的当代艺术家。1968年生于中国内蒙,1991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并获优秀毕业生奖。

      魏东早期的作品以纸本水墨为主,现主要创作布面油画。他曾获得大量国际性奖项及艺术赞助,其作品于世界各地广泛展出。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