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1

▲任伯年钟馗图

立轴纸本  1890年作

钟馗图立轴纸本

备注:

1.上海古籍书店旧藏;

2.《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P306,任伯年印鉴33“任公子”取自本幅。

141×79cm

2

▲任公子印(局部)

任伯年年近而立才开始作画。他的人物画早年取法陈洪绶、任熏、费晓楼、任熊等先贤大师。其夸张奇伟的人物造型得益于陈洪绶,装饰性极强的铁线描取法于任熏。

3

▲任伯年献寿图

纸本立轴1872年作

出版:《赐荃堂藏画集》P30,艺术家出版社,1989年。

184×94cm 

此幅《献寿图》作于1872年,此时的任伯年早已吃透任熏笔墨意趣,深的老莲画风,绘画技法已臻化境。  此幅作品题材寓意非常吉祥,画中人物造型古拙怪诞,其以细笔描绘人物胡须头发。其用白描手法勾勒人物面部,引入西方绘画的明暗对比关系,利用冷暖色调的变化来表现人物的体积感,层次异常分明,画面简练。衣纹线条处理的十分流畅,起笔对顿点,用装饰性较强的钉头鼠尾描形成有节奏的白描效果。

4

▲任伯年献寿图(局部)

此幅《献寿图》中,画中老者面向观者,手中一把方扇,纶巾袍带,面容安静慈祥,长髯飞动,颇有一幅仙风道骨。一旁的女子形态端方,回眸左顾。一人抱拳拱手以向老者,旁边一带剑童子手捧仙桃,似送给此人献于老者,整个画面气氛祥和安静。人物造型既有传统的布局形式,又具有创新的绘画技法。作者通过对其他三人的精心布局,自然地将观者目光引向老者,突出主题,可谓匠心独运。

5

▲任伯年献寿图(局部)

在此幅作品中,任伯年对线条的处理极为精湛。粗看之下,似乎并不足为奇,然细细观之,才惊叹于每一组线条都安排的恰到好处,都起着必不可少的重要作用。其人物在丰富精炼的线条之下,是人物造型的精准诠释。画虎容易画骨难,而任伯年就通过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法将人物的形象变得精准透彻。在人物衣着的安排上,任伯年也处理的极为精彩。其给人物安排了丰富的衣饰细节,男女老幼衣着符合人物设定与性格,亦传达出画家极为端正精湛的绘画态度。

6

▲任伯年献寿图(局部)

7

▲任伯年献寿图(局部)

从此幅作品可以窥见,任伯年的作品是通俗的,是喜闻乐见的。他从不以文人自居,没有文人的孤傲,但却比文人多了一份真实。其从民间艺术中汲取养料,扎根于传统绘画,精进于西方艺术。他具有一流的写实能力,为他在通俗画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把西方绘画与中国绘画完美结合,取西方之形,着中国之墨,达到了形与墨的完美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