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朝鲜美术在东亚美术中占有一个重要的位置。朝鲜的美术史可追溯到朝鲜半岛的新石器时代(公元前5000~前1000)。朝鲜美术经历了新石器时代至乐浪时代,高句丽美术,百济美术,新罗美术,古新罗美术,统一新罗美术,高丽美术,李朝美术,日本统治时期(1910~1945)。早在公元前十世纪中国与朝鲜之间艺术就有联系交往,中国与朝鲜的美术在长期的交流过程中始终是在相互渗透和彼此影响。

红色娘子军 2015年作 宏顺正 一级画家 布面油画114x147cm 起拍价 RMB:20,000

▲红色娘子军 2015年作 宏顺正 一级画家 布面油画114x147cm 起拍价 RMB:20,000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更是高度重视美术教育和美术的创作发展,改变了只画飞禽走兽、奇花异草、山水景物的艺术历史,开始把朝鲜人民英勇斗争的历史和今天的生活作为描绘对象。同时也改变了过去以水墨画为主的画坛面貌,丰富和发展出多种艺术品种和风格。

七夕的传说 2016年作 李成旭 功勋艺术家 布面油画150×100cm起拍价 RMB:20,000

▲七夕的传说 2016年作 李成旭 功勋艺术家 布面油画150×100cm起拍价 RMB:20,000

2016年12月2日,北京际华春秋拍卖有限公司2016年秋季拍卖会将隆重推出“金达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现当代艺术”,这些作品层层遴选以展示朝鲜有代表性的著名艺术家的创作成果,集中地呈现了朝鲜最精彩的现当代艺术的基本样貌。人们将以此了解认识真正的朝鲜,美丽善良、不屈不饶、江山如画的朝鲜。北京际华春秋拍卖有限公司2016年秋季拍卖会在北京京瑞大厦二层预展和拍卖。

黄永俊、郑昶谟、鲜于英是朝鲜家喻户晓的著名人民艺术家,他们的作品被录入朝鲜邮票发行并被国家美术博物馆珍藏,他们在朝鲜的艺术地位,如同中国的齐白石、张大千。他们的作品表现了朝鲜民族不屈的意志,代表了朝鲜人民多姿多彩的本色,具有一种无我的淡泊、洒脱和高尚的东方气质,他们是朝鲜艺术家的精神形象代表。

春香传2015年作 林春范 一级画家 布面油画 170×264cm 起拍价 RMB:20,000

▲春香传2015年作 林春范 一级画家 布面油画 170×264cm 起拍价 RMB:20,000

本场拍卖会推出的朝鲜王朝末代宫廷画家金殷镐的册页,是朝鲜人民艺术家黄永俊先生年轻时所用于学习临摹的金殷镐的作品范本真迹。上世纪三十年代金殷镐就被誉为朝鲜的“画圣”,这本册页经历了朝鲜半岛的分裂,凝聚着朝鲜半岛艺术家渴望民族统一的感情。金殷镐擅长人物肖像,曾为朝鲜纯宗(1874-1926年)及许多王公贵族绘制肖像。册页所附黄永俊自传遗笔,其中记述他在1931年在金殷镐的画室学徒5年并得到此本册页的经过,黄永俊去世后册页曾由其儿子(已故)传家珍藏。

在那东山顶上 2016年作 崔光秀 功勋艺术家 布面油画102×150cm 起拍价RMB:20,000

▲在那东山顶上 2016年作 崔光秀 功勋艺术家 布面油画102×150cm 起拍价RMB:20,000

朝鲜油画界的领军人物的经典作品,人民艺术家李春植《毛主席畅游长江》,崔光秀《解放》、《在那东山顶上,》林春范《金达莱》、《春香传》,李成旭《少女泉》、《兰花花》,洪顺正《小白船》、《红色娘子军》等将现身本专场。他们的作品主题,刻画着朝鲜当代人物的脸孔,人物的灵魂,生活的戏剧,大自然的印象,大自然的生命力,历史的思想和精神。朝鲜艺术家思想解放,已经突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美术的创作范畴,重视个体生命,创立了朝鲜式的富有感染力和价值的艺术语境,为融入全球化时代的艺术潮流奠定了基础。

陈逸飞《西厢待月》布面油画1994年作 尺寸:180×170cm

▲陈逸飞《西厢待月》布面油画1994年作 尺寸:180×170cm

从创作技法上,朝鲜艺术家开始摆脱俄罗斯油画对朝鲜油画的单一影响,追求用纯正细致的西欧古典传统油画的写实手法来表达对朝鲜现代生活的真实感受和思索,并赋予作品朝鲜传统的文化精神和人文主义价值。他们的创作技法可与中国写实主义油画家相媲美,而朝鲜绘画的特点是更追求完整而严谨的装饰性和含蓄性,所以作品的画面更加沉静,美得让人心动。

明成化青花龙穿花纹鹤颈瓶 H49.5cm 起拍价RMB:120,000

▲明成化青花龙穿花纹鹤颈瓶 H49.5cm 起拍价RMB:120,000

朝鲜古典文学名著《春香传》 完成于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的李朝封建社会,小说以成春香的爱情故事为情节线索,抨击李朝官僚腐朽统治和森严的阶级身份制度,歌颂人民的反抗斗争。朝鲜人民对主人公成春香的不幸遭遇寄予了深切同情,热情赞颂她的刚强不屈的品质。春香是争取爱情和婚姻自由的朝鲜妇女优美形象的代表,她的形象作为一代典型的女性形象在朝鲜乃至韩国流传不息。我们从林春范《春香传》中,能够感受到春香的天真无邪,感受到春香的纯洁和美丽。

古典斯特拉迪瓦利小提琴 L:60cm

▲古典斯特拉迪瓦利小提琴 L:60cm

艺术可以跨越国界和民族,超越政治和时光,它具有一种与之分享和被升华的精神力量 。朝鲜油画家创作的中国题材的作品,是亚洲文化的融合交流,是朝鲜艺术家饱蘸中朝人民之间深厚的传统友谊和感情,满怀生活的梦想和愿望,在艺术上深层次的开拓和创造,弥漫着一种油画的情绪,油画的灵魂,作品像信天游“兰花花”一样能够激动所有的观者,感人肺腑,让观者心里感到一种力量的震撼。

吴冠中 康巴汉子 布面油画 尺寸:81×53cm

▲吴冠中 康巴汉子 布面油画 尺寸:81×53cm

朝韩分裂60多年政治文化差异加剧,形成了南北泾渭分明的艺术面貌。韩国部分艺术家在国际艺术市场上已经屡次突破上千万美元拍卖成交纪录,而朝鲜艺术品的本国市场还是未开发的处女地,朝鲜艺术家对于艺术市场规律更是懵懵懂懂。但是,许多艺术家并没有停止对艺术和生命的大胆探索,际华春秋本场拍卖会,出现了朝鲜美术新的创作面孔和具有当代艺术观念的作品,如《板索里》,这类作品异军突起,在艺术市场的表现人们不妨拭目以待。朝鲜美术是东亚艺术的瑰宝,她不会一直停留在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一年春作首,百兽虎为王。”朝鲜的虎崇拜,有数千年历史。古代朝鲜人将虎视作山神,或是山神的使者,称之为“山君”。山神在朝鲜早期历史中则往往被当作祖先神进行祭祀。朝鲜虎文化中,虎除了勇猛、威武之外,还着意强调其报恩、仁义。虎与古朝鲜建国和民族祖先有着密切关系,朝鲜人将虎视作民族的精神支柱,以虎来比喻朝鲜。如1908年,韩国近代文学先驱之一的崔南善发表《槿域江山猛虎气象图》,将朝鲜半岛描绘成一只气势汹汹的老虎。1925年,一位署名青吾的人发表《天惠特多的朝鲜地理》,再次宣称朝鲜半岛“地形狭长,恰似猛虎,又如卧蚕,又像舞袖的仙人”。在朝鲜面临新的困难时期,金正太、李律鲜、金勋等艺术家的老虎画独具精神,散发着大无畏之英雄主义气概,象征着坚强的朝鲜民族如虎虎生威的老虎,有一个不羁的永不屈服的灵魂。

北京际华春秋拍卖有限公司2016年秋季拍卖会届时将同时推出“中国经典油画专场”、“中国书画专场”、“杂项珍品专场”。陈逸飞的油画代表作品《西厢待月》、沈周《谷林堂诗意山水》、明成化青花龙穿花纹鹤颈瓶、清乾隆西番莲龙纹紫檀顶箱柜、闻名于世的斯特拉迪瓦利1731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