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艺术云图 作者:UnderstandA2016-11-08 14:40

每一个当代艺术家,都无法绕过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他的人生和艺术深刻地影响了整个当代艺术的发展,至今为止,他所开创的许多探讨依然未被超越,他所进行过的艺术实践,一直在被人模仿,而他的天才和疯狂,至今未能被完全理解。

我们无法将博伊斯的作品和他的生命分开。

1943年,德国空军飞行员博伊斯的飞机在苏联西伯利亚荒漠上被击中,返航时因机械故障而紧急迫降,飞机撞毁,博伊斯本人摔出舱外,驾驶员当场身亡。

在坠落飞机的残骸中博伊斯昏迷了又清醒好几天,伤势严重。最终被草原上的附近的牧羊人所救,以油脂替他敷伤口,并把他卧卷在毛毯中保温。

此后,博伊斯的作品中,反复出现油脂、毛毯、铜、红十字架,这些符号和这次人生意外相关,却又不完全是这一次经历的延伸。

在漫长的愈合过程中,博伊斯的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博伊斯对世界的观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博伊斯在他后来的生活中不喜欢谈起战争。每当他回忆起战争时,只提美丽的地理风景,不提任何毁坏或者被毁坏的经历。1944年,他被派往荷兰,不幸被英军俘虏,关入战俘营,一年左右释放回家。

战后的博伊斯始终处在深深的创伤之中,无法自拔。他先是与未婚妻解除婚约,然后经常接受精神治疗。

有时候,认真地考虑自杀。

幸好,还有艺术,可以搭救自己。

他有了一整套属于自己的关于艺术的想法,他知道该如何实现。

他写道:“艺术的目的是使得人们自由,因此艺术于我是关于自由的科学。”

他的艺术,与其说是为了展示艺术使人自由的可能性,不如说是让自己自由。于博伊斯,艺术不是游戏不是娱乐,而是疗救,是不得不说的表达。

一个又一个让世人惊奇的作品开始诞生。

“如何向一只兔子解释艺术”——1965年,在杜塞尔多夫的一家画廊里,博伊斯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头上涂满蜂蜜并粘上金箔,抱着一只死了的野兔,来回踱步,喃喃自语。

他用油脂做了各种雕塑,他用毡毯做的衣服,扮演各种有趣人物,看一大块芝士慢慢腐烂;他把自己和一头狼关在一起好几天;他在卡赛尔种上7000棵橡树……

21世纪许多的艺术家们依然在重复着博伊斯的作品,无论是思考框架还是力度,都未能超越他。

博伊斯并不把作品当作游戏。

他不区别艺术和生活的界限。一切行为于他,都是艺术,也都是生活中积极的行动。

他说: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

博伊斯是最早察觉现代性对人类社会的破坏作用的艺术家,他巧妙地利用了现代社会给予的规则和机构之间的关系,与这个渐渐僵化的庞然大物作战。

他反对权威,1972年,他因为和学生一同占领了大学的教务处而遭到校方解聘。

之后又是所有当代艺术史都津津乐道的情节:

在博伊斯的坚持上诉下,卡塞尔联邦劳工法院判决解聘非法。

于是博伊斯乘坐他的学生所做的独木舟,渡过莱茵河到达美术学院。这一充满仪式感的事件,深刻地影响了德国一整代的当代艺术家。’

博伊斯还成立过德国学生党,为学生发言,目标在于打破国家利益,绝对地解除武装,不用戒严,让欧洲与世界一体化。

博伊斯深化了艺术和社会的关系。

有意义有觉知的行动即艺术。

艺术不再是架上的一幅画,那只是艺术的一种品类。艺术存在于艺术和社会的关系之间,而不仅仅是画家的创造物,也不再只是收藏家的占有对象。

博伊斯所相信的“社会雕塑”,意味着艺术家成为塑造社会的创造者。

艺术家使用的任何工具和方法都是成立的。

艺术是行动,是建立关系,是改变世界。

艺术家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对于博伊斯而言是救赎关系。

这个世界在渐渐僵化,因为资本和现代化而渐渐丧失人性的温度,艺术犹如那块毡毯,可以将这世界包裹起来,让他复苏,让他重新成为有生命力的有机体。

 

博伊斯从1982年开始在卡赛尔市内种树。历时5年,7000棵橡树。1986年,博伊斯病逝。

最后一棵树种在卡赛尔街上时,已是1987年。

他种下的是让这世界重新开始生长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