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跨越海洋——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开幕式

观众在参观展览

越窑绞胎灵芝纹伏兽脉枕

南宋玻璃瓶(出土时内装香料)

10月25日,文化部2016年度对港澳文化交流重点支持项目,由浙江省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与中国文物交流中心联合主办,蓬莱、扬州、宁波、福州、泉州、漳州、广州、北海以及香港9个海上丝绸之路主要城市共同参与的“跨越海洋——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展览在香港历史博物馆正式开展。

展览根据“海上丝绸之路”多航线、多始发港的特点,着眼于其主要港口城市,在展示“海丝”发展历史的同时,突出蓬莱、扬州、宁波、福州、泉州、漳州、广州、北海及香港等中国主要港口城市在“海上丝绸之路”发展进程中的地位、作用和特点,从而让世界进一步了解、认识“海上丝绸之路”,助力我国正在进行的“海上丝绸之路”申遗。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通道。海上贸易早在秦汉时代就已经出现,到宋元时期达到鼎盛。“海上丝绸之路”由两大航线组成,一是由中国通往朝鲜半岛及日本列岛的东海航线,二是由中国通往东南亚及印度洋地区的南海航线。南京、蓬莱、扬州、宁波、福州、泉州、漳州、广州、北海等中国最主要的“海上丝绸之路”城市,在海上交通发展中担当重要角色。中国的丝绸、陶瓷、香料、茶叶等由东南沿海港口出发,经中国南海、波斯湾、红海,运往阿拉伯世界及亚非其他地区;而香料、毛织品、象牙等物产则从海外带到中国。在明清时期虽经历海禁,中外交往却未曾停止。“海上丝绸之路”除了带来货物的互换外,更让不同种族、宗教及文化互相交融。

宁波古称明州、庆元府,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的中段,兼得江河湖海之利。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为宁波走向海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贯穿南北的大运河,使宁波获得了广阔的内陆腹地。“南则闽广,东则倭人,北则高句丽,商舶往来,物货丰衍”,反映了宁波在“海上丝绸之路”中的独特地位。从唐朝开始,宁波在“海上丝绸之路”中的地位日益重要,以宁波为枢纽港的海上航线,辐射整个东亚海域。宋、元、明、清各代,朝廷都在宁波设立了专门管理对外贸易的机构,且多次被确定为对日本、朝鲜半岛进行海外贸易的唯一合法港口。来自日本、朝鲜半岛的官方使节、民间商人、佛教僧侣频频在宁波登陆,中国丝茶特产、书籍药物则通过宁波源源流向海外。创烧于浙东地区的越窑青瓷,依托港口优势,远销亚非各国,制瓷技术远播至朝鲜半岛,产品风格影响日本和埃及。

香港位处珠江三角洲的边缘,由于靠近广州,自古扮演着广州门户的角色。在唐代,香港屯门是商船往来广州的必经之地。随着宋明时期政治经济重心南移,广州渐渐成为全国的主要港口之一。而香港和广州在海上贸易的关系又唇齿相依,香港于“海上丝绸之路”的地位亦日趋重要,发展至清末更成为连接东西的重要港口之一。大量在香港出土的唐宋时期外销瓷器残片,以及在西贡万宜发现的明代古船残件,都印证了香港可能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其中一站。到了清代,香港于“海上丝绸之路”上担任重要角色。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政府实施一口通商政策,广州遂成为中国唯一对外开放的港口;外国商船在进入广州以前,往往寄碇于香港仔石排湾海面补给。香港的地利之便,成为日后英国人占领香港的其中一个诱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