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投资收藏

中国军网 作者:侯卧松2016-10-11 13:43

邮票大小仅有方寸,但常常记载、传承着一个国家的历史。举世闻名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与精神骄傲。国家邮政部门先后发行了数套长征纪念邮票,将伟大的长征凝结于方寸,定格为永恒,浓缩成一幅精妙绝伦的长征画卷。

今天是“世界邮政日”,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在这一极具纪念意义的历史时刻,让我们一起欣赏长征纪念邮票,重回峥嵘岁月,感悟长征精神!

《中国工农红军胜利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二十周年》纪念邮票

1955年12月30日,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20周年,原国家邮电部发行《中国工农红军胜利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二十周年》纪念邮票,全套2枚。该套邮票以2幅典型画面展示了红军长征的伟大、悲壮和艰苦。

这是中国第一套“长征”题材邮票,从此,万里长征开始成为新中国邮票的一个主要题材,屡屡走进方寸天地。

11

“强夺泸定桥”,是著名画家李宗津的画作,画面形象生动地描绘了红军勇士踩着泸定桥上悬空的铁索,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奋勇前进的壮烈情景。整个画面色泽呈暗红色,反映了红军战士在血与火的恶劣环境中舍身战斗。

12

“过雪山”,是著名画家黄丕星的画作,反映了在革命领袖毛泽东的率领下,红军战士艰难翻越大雪山。整个画面色泽呈铁青色,既与风雪交加的现实环境相似,又与严峻的政治形势吻合。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纪念邮票

1996年10月22日,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原国家邮电部发行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纪念邮票,全套2枚。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纪念邮票原图

“红军过草地”。画面根据四川美术学院创作的群雕作品进行设计。雕塑画面中,泥泞的沼泽,杂生的水草,处处布下了“陷阱”,时时充满着“杀 机”。但跋涉其上的红军战士,却如滚滚铁流,依然奔腾向前,势不可挡。战士们手挽手,肩并肩,你拉我推,你搀我扶,与天斗,与地斗,前赴后继。

雕塑“红军过草地”局部二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纪念邮票原图2

“三军大会师”。画面依据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蔡亮、张自嶷共同创作的油画《三军大会师》设计。画面上是一幅“山上山下,风展红旗如画”的 “三军开颜”图。扎着白羊肚手巾的老乡,九死一生的红军战士,摇旗、呐喊,欢呼、雀跃,招手、奔跑,欢笑、拥抱,无数的牺牲,说不完的苦难,此时此刻都已 化作无限的欢欣、喜悦。

油画《三军大会师》,331×166厘米,1977年,蔡亮、张自嶷绘  

油画《三军大会师》局部一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纪念邮票

2006年10月22日,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和弘扬长征精神,国家邮政局发行《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纪念邮票,全套4枚,小型张1枚。

1

“送别”。画面取材于靳尚谊的油画《送别》。画家用冷色调把红军撤离苏区的瑟瑟秋风与老区人民的依依不舍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靳尚谊

2

“遵义会议”。画面取材于彭彬的油画《遵义会议》。油画表现的是遵义会议刚刚结束,毛泽东等领导人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的情景。

油画《遵义会议》,388×223厘米,1977年,彭彬绘。  

3

“飞夺泸定桥”。画面取材于刘国枢的油画《飞夺泸定桥》。作品以仰视的创作技法,表现长征途中这场艰险战斗。

油画《飞夺泸定桥》,130×180厘米,1957年,刘国枢绘

4

“过草地”。画面取材于张文源的油画《过草地》。画面描绘了红军战士在环境恶劣的草地上艰难前进的场面。草地、沼泽,加上饥饿、寒冷、疾病,使许多红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是红军指战员以革命的乐观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最终走出了茫茫草地。

张文源

小型张主图为“大会师”。取材于李宝林、周顺恺的国画《大会师》。主图下配以毛泽东手书的《七律·长征》诗一首。

国画《大会师》,360×210厘米,1976年,李宝林、周顺恺绘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邮票

今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在纪念这一历史时刻,中国邮政将再次发行六枚长征主题纪念邮票。

第一枚邮票“长征出发”,表现了红军告别苏区、渡涉于都河的场景。  

第二枚邮票“遵义会议”,通过对以毛泽东为首的党的主要领导人的刻画,烘托出这一历史事件的重大意义。

第三枚邮票“四渡赤水”,展现红军激战赤水河的场景,体现了毛泽东“四渡赤水出奇兵”的伟大战略和战术思想。 

第四枚邮票“过雪山草地”,定格万里长征中与自然环境搏战最艰苦的时刻,刻画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艰难跋涉。

第五枚邮票“胜利会师”,红旗招展,猎猎生风,会师陕北,官兵欢欣。

第六枚邮票“缅怀先烈,不忘初心,走好新的长征路”。回望历史,面向未来,诠释新长征路的现实意义。

壮丽史诗,凝于方寸。邮票虽小,满载精神。

80年转瞬即逝,但红军足迹和长征精神永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