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澎湃新闻 作者:马库斯·吕佩尔兹2016-10-08 09:54

马库斯·吕佩尔兹

绘画实际上是一个历史很古老的艺术种类,基督教的历史有两千年,它的历史通过绘画来确定。在基督教诞生之前,古罗马时期就有绘画,历史一直延续到19世纪。19世纪,它突然变得更加活泼,而且它的这种自由的色彩一直影响到了现在。现在画家的任务和工作就是帮助人们,让人们认识这个世界,向人们展示这个世界。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看过类似的绘画作品,他不会觉得日落画面如此美。那么无论是一朵花、一个女人还是一个风景,如果人没有时间看过一个绘画所体现的美的话,他也感受不到真正的花、女人或是风景的美。即便是抽象绘画,它的美也是人类思想中对物质抽象的反映,这种抽象美也是通过绘画来向世人进行传递的。甚至可以说,绘画是一个自由世界的标志或是它的一个保证,因为只有人们能够认识到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有多少自由度,从绘画中能看出来,什么样的绘画在社会被允许、创作和展示,那么能够看到这个社会或者世界的自由度到底有多高。

人们在画布上进行创作往往被视为传统,但艺术本身就是传统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绘画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只是艺术家本身发生了变化。几百年来,画家用这些工具来定义自己的绘画属于什么(流派)。现在往往一谈到前卫艺术就说“不是前卫就是传统的”。实际上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在绘画的发展历史当中,始终存在变革,但是只有真正从事绘画艺术的人,他才能真正体会到变革在哪里,不是外人所看到的。那么对于画家、对于艺术家来讲,把自己和米开朗琪罗对比不如跟自己相比,米开朗琪罗最大的挑战也正是他本人自己。所谓的前卫艺术可以说是对传统艺术从哲学的角度、诗意的角度、开玩笑的角度来进行解读,当然这是必要的和有意义的,因为通过前卫艺术解放人类的思想。但是如果把前卫艺术作为一种学科、作为一种意识把它树立起来的话这是非常荒谬的,可不幸的是这个情况现在变成了现实。可能一个艺术家被大家所敬仰、传颂,只是因为他在一个房间里把灯打开再关上就变成一个艺术作品。虽然我觉得这也很有意思,很有吸引力,但这并不是绘画。这种艺术作品,你不能拿来和绘画作品相比较的,这很荒谬。

如今很多美术馆和画廊、收藏家愿意收藏娱乐性的作品,因为它们符合当代娱乐精神。对此我并不反对。但是这类作品没有把艺术精神层面表现出来,它们可能是有意思的。很多人依然坚持认为这就是艺术,有个创意就是艺术,做别人没做过的就是艺术,但是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在公众中引起轰动,我们是画家不是设计师。

马库斯·吕佩尔兹作品《丢勒的花园》(2000)

可以说造型艺术或者是美术的终极使命,因为这样一个目标它并不是存在于现实当中,而是存在某一个氛围当中,更多的是一种感觉、一种渴望,我想为了更好的定义一下目标,要引用一位古希腊的雕塑家波利克利,在古希腊没有特别多知名的雕塑家,但是有非常精美、质量最上乘的雕塑作品。波利克利当时在古希腊时代就是顶尖的雕塑家,直到现在大家还都在传颂他作品的高水准质量。可惜的是没有一件他的作品传到现在,他的所有作品全部都被毁掉,这个恰恰可能就是我们所谈到的目标,它是不存在的,它是存在于神话当中的,但是这恰恰是我们希望去实现的。这样的目标不需要证明,人们都在传颂,恰恰我们现在所处于的级别水平比较低,需要不断证明自己。或者可以这样说,我们希望实现的目标就是一个非现实的,不需要在现实中去证明的。从这个角度来对比的话,我们现在从事的可以说是比较低级别的创造,但是可以说我们现在所走的每一步、所创作的每一幅画作都是朝这个理想中的、非现实的目标靠近一点。

只有当一幅画作被许多人看到过、感受到,它才能作为一个好的作品存在下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经常把它展示出来做展览,只有当观众对你画作有反思之后,你这个画作才有价值。我们的创作就依靠于人们能够看到,这是一个前提条件。试想一下,人们将来只是看自己的手机,再也不会到美术馆来看画作,如果他只是看电脑的话,他也看不到真正的画作,如果你只是看了屏幕上面有个动态的像电视屏幕一样的东西的话,你也看不到真正的绘画作品。这种新的技术、产品出现,使人们失去了观察和对作品的理解。虽然说画家之间比如说您画得不错我画得也不错,但是没有观众理解的话那也十分惋惜,这也是我为什么反对所谓现在可恶的媒体战争,这些媒体都无法取代绘画,但我们可能会被遗忘。将来站在一幅画面前,可能大家已经没有什么感受去看了,可能将来人更多的会注意动态的影像,但是你不能责怪这些人,因为他就是受这样的教育,这种新的技术,是人对视觉幻想的敌人。如果个人没有想象能力的话,也就不存在艺术,那么他只能知道或者理解别人告诉他的、媒体告诉他的东西。我并不是反对媒体,我只是不那么喜欢,因为它是魔鬼的工具,比如说我们有观众坐在这里听报告时还在看手机,根本听不到我在说什么,如果你还在做别的事情,我为什么还要喋喋不休呢?如果我们谈话他们不听,我们为什么要讲呢?

(“时间停留——世界艺术大师马库斯·吕佩尔兹艺术展”正在中华艺术宫展出,展期将持续至11月27日。吕佩尔兹系德国知名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