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扎哈·哈迪德于今年3月去世,这是她1983年的照片。摄影:Garry Weaser for the Guardian扎哈·哈迪德于今年3月去世,这是她1983年的照片。摄影:Garry Weaser for the Guardian

今年12月,一批扎哈·哈迪德(Dame Zaha Hadid)的笔记本绘画及早期作品将在一家与她渊源颇深的美术馆——伦敦蛇形画廊(The Serpentine)展出,以此纪念哈迪德,之前这批作品几乎未曾公诸于世。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被誉为“建筑界的女巫”,凭借设计中国台湾台中古根汉美术馆,在2004年荣获建筑界最高荣誉普利兹克奖,是首位获此殊荣的女性建筑师。今年3月,哈迪德突发支气管炎去世,享年65岁。

举办这场展出的决定是在哈迪德去世后不久作出的。蛇形画廊的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 Ulrich Obrist)曾在2月份参加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简称RIBA)的颁奖礼,当时哈迪德获颁“建筑形体金奖”(the architecture body’s gold medal)并就此发表过演说,开创了女性夺得这一奖项的先河。

哈迪德作品《大都市(Metropolis)》(1988)。 图片来源:Zaha Hadid Architects哈迪德作品《大都市(Metropolis)》(1988)。 图片来源:Zaha Hadid Architects

在演说中,哈迪德向听众展示了一本笔记,其中包含不少有意思的设计草图及构思,以帮助观众理解她对建筑形式的思考。

“她的创意令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奥布里斯特说。“之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构思,我希望能与她讨论一下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来展示她的想法。一场展出?一本新书?”

他们很快就会面了,并且讨论到了上述两种可能的展示方式,最后达成了一致:在蛇形萨克勒画廊(the 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举办一场展览。该画廊于2013年开放,是开设于肯辛顿花园(Kesington Gardens)的第二座画廊。此地建于1805年,原本被皇家公园用作火药库,后来则被修复及扩建为画廊。重建工作由哈迪德主持,耗费约为1450万英镑。

在与奥布里斯特面谈大约一星期之后,哈迪德便前往迈阿密,不料却因突发支气管炎而在医院去世。“我们原本的计划是,等她回英国之后,她的办公室将发表其所有画作,并着手准备展出,”奥布里斯特说道。

除手稿之外,蛇形画廊还将展出哈迪德的画作。这批画作明显有着早期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尤其是卡西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的烙印,哈迪德相当认同这一流派,其创作风格亦深受其启发。

奥布里斯特这样评价哈迪德的画作:“这些作品的知名度还远远不够,更大范围内的观众群体对它还一无所知,我们希望能够让身处艺术与建筑界之外的观众们也欣赏到这些画作。”

“哈迪德算得上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想象力及先见的艺术家,她几乎是一个能够青史留名的人物,因此我们感到有必要让世人了解她的作品,这甚至具有一定的紧迫性。能够在一座由她设计、且地处伦敦市中心的画廊当中展出她自己的作品,真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巧合。”

著名的伦敦水上运动中心(London Aquatics Centre)以及罗马Maxxi博物馆都出自哈迪德的设计。哈迪德与蛇形画廊已有20年的合作关系,她在1996年成为其受托人,并于2000年为蛇形画廊设计了首座临时展馆,这也是她在伦敦的第一部建筑类作品。

  哈迪德作品《马德里幻想(Vision for Madrid, Spain)》(1992)。 图片来源:Zaha Hadid Architects  哈迪德作品《马德里幻想(Vision for Madrid, Spain)》(1992)。 图片来源:Zaha Hadid Architects

奥布里斯特表示,哈迪德勇于尝试、敢于突破的理念“富有远见,业已成为蛇形画廊奉行的准则之一”。

多年以来,在成名作之外,哈迪德的某些未能付诸实践的构想也相当出名,她的许多建筑设计非常漂亮,但可操作性不强且成本过高。奥布里斯特认为,这一评价或许有失公允,并指出“无论从哈迪德所斩获的奖项,还是从由她设计且业已建成——或将会开工——的各种建筑来看,她都是成就斐然的……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新的建筑投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