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将于伦敦Bermondsey白立方,举行展览Fit,把诺大的画廊,分割成15个大小不一,装置各异的小空间,让观众在这个传统艺术空间化身的迷宫中穿梭,经历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延续艺术家对人、空间、城市互动的实验。 

1

▲Antony Gormley, Photo © Stephen White, London

有留意安东尼·葛姆雷的读者,大概会记得他在2012年,于白立方展出的展览Model-该作品由100吨锈蚀的铁片制成,形成一个可让观众通过的空间。作品的角度与造型,巧妙地让需要观众改变身体的形态,或侧身,或蹲下通过,犹如人体暗黑复杂的内部结构,结合了人的回忆与思想,时时刻刻让人与空间拉锯、妥协。这次的展览Fit,是Model的延续,体现葛姆雷对空间、灯光的纯熟运用,探讨人与空间的共存,以及其中不能避免的张力。在作品Passage(2016)中,葛姆雷做了一条长12米的人形隧道,再一次邀请观众进入人体内部,走一趟未知的旅程。

如果说,建筑和人体是葛姆雷不懈研究的课题,那是不完满的,必须加上他对空间与物体关系的敏感。在作品Run(2016)中,我们看到一条连续不断的铁线,延绵整个展场。观众和作品的关系,刚好跟他们与空间的关系互相衬托着。这时候,什么是空间,什么是雕塑作品,已经再也分不清了。对此,艺术家说,这“既是空间,也是作品”,因为空间感,一向就是从人和周遭物体的关系中形成的。 

2

3

▲Antony Gormley,Sleeping Field, 2016© the artist Photograph © Stephen White, London

要说空间,最能引起共鸣的一定是城市-我们日日夜夜相处的空间。事实上,葛姆雷对于都市发展是敏锐的,这种触觉体现在Sleeping Field(2015–16)中。接近600件铁做的雕塑,放置在空间中,远看像绵密的灰地毯,又像高低起伏的建筑,直到观众慢慢走近,才发现是人-一个个平躺着的人,控诉着一个没有生命力的都市系统,不容许集体的创造力与想象。

然而,艺术家对城市也是好奇的。他于全球巡回创作的Event Horizon充分体现这点。这个在伦敦、纽约、圣保罗、香港等城市做过的项目,在城市标誌建築物上放置依照艺术家身体模样製作的铜像,让人不期然思考,如果我们真的站在这些不可能位置上,我们跟空间的关系会有怎样的改变的?这可是最切身的课题。艺术家邀请居民重新探索“人”与空间的关系,艺术家对于城市的想法,也远不停留在画廊空间里。城市与画廊,就像伸缩不断的舞台,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不过代表新实验开始罢了。

安东尼·葛姆雷Fit(South Galleries)

2016年9月30日到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