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在中国嘉德2016年秋季拍卖会中,家具工艺品部将重点推出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收录的压轴家具——明代铁力翘头长供桌。此件家具桌面长度非凡,制作精心,王世襄生前曾专门撰文《记明铁力翘头“大案”》说明这件重器。

明铁力翘头长供桌原图明铁力翘头长供桌侧视图

明代铁力翘头长供桌尺寸为长3.68米,宽0.5米,高0.91米,独板厚面。桌面长度是其第一特色;四足的精心制作,堪称又一特色;第三大特点则是两块长牙条的造型及雕刻均不相同:雕“寿”字一边为正面,雕垂云一边为背面,这种两面制作不同的实例,极难见到。

说起这件重器的由来,还多亏藏家张德祥。王世襄在《记明铁力翘头“大案”》中称:“去秋张君德祥来访,出示铁力长供桌巨帧照片,气势雄伟,讶为重器,藏者为广州周坚先生。惟未见实物,翘头、牙条、四足是否有修配,足底有无朽蚀补接,均不可知。适德祥又有广州之行,烦其详细审视,俾知究竟。返京后告我再次观察,确均完好无损。”张德祥对大案喜爱至极,曾激情赋诗:壮哉南天铁力材,独板厚面流云回。赭色四肩作云慕,如弓铁足千钧载。云端驰龙争仙草,神飞体跃蕴艺来。明韵虽醇似更古,疑是鲁班亲手裁。而后来案铭的任务还是落在了王世襄肩上,为了这则案铭,王世襄写写画画,周坚留下了当时的手稿。

周坚与王世襄原图周坚与王世襄合影,周坚斋号命名为“丹山居”,所藏甚丰

王世襄在《记明铁力翘头“大案”》一文中曾列出此供桌的与众不同之处:

(一)据此器之超常长度,庄严厚重,定在厅堂正中靠两后金柱之间的屏门陈置;如无屏门则靠后墙陈置。屏门或后墙悬道释画像;桌上供祖宗神龛。故其功能极似大案。惟其四足位在面板四角,按家具分类,此器实为“桌”而非“案”。

倘溯家具渊源,矮形之案,不论宽窄、长短,在席地而坐时期,始终大量存在。其足或四,或多于四,多者往往弯曲,下有横跗,考古学家称之为“曲栅横跗式案”。上述各式案足大都不在案面四角而是缩进安装。目的在减小案面下跨度,增强案面承重功能。唐宋以还,起居改用高座,“桌”乃流行,命名取卓然高立之意,其四足多在器之四角。

明清家具,一直沿袭古制,至今工匠仍据四足所在位置之不同分别名之曰“桌”与“案”。凡足在四角者曰“桌”;四足缩进安装,面板探出足外者曰“案”。案之结构用“夹头榫”者最常见,其次用“插肩榫”。二者均在腿足上端开口,嵌装牙条、牙头,与案面榫卯联结,使上下及四周连成一体,实为长条形家具最合理的结构。案之长大者,更罕有不用四足缩进安装结构者。独讶此器如此超长,竞用足在四角之桌形结体,突破常规,出人意想,诚属此器之显著特点。

(二)正因此器超长又未采用四足缩进之案形结体,故不得不用非常粗壮之腿足来支承面板。从三弯腿上端之硕大及上下弧度之圆婉自如来看,非用直径逾尺之大料锼挖不能达到既负重又美观之效果。此器四足之精心制作堪称又一特点。

1

明铁力翘头长供桌正面的“寿”字纹

(三)此器两块长牙条之造型及雕刻均不相同。其一牙条之下边缘平直,正中雕“寿”字图案,左右各雕草龙两尾。另一牙条下边缘锼出壶门式弧线,正中为壶门式顶尖,中雕垂云,左右各雕草龙一尾。两块牙条之不同,造器者不啻在设计时已告人此案前后有别,一边为正面,一边为背面。毫无疑义,雕“寿”字一边为正面,雕垂云一边为背面。在厅堂陈置时,自然“寿”字一边面南置放。过目之大案(包括条桌)不计其数,极难见到有两面制作不同的实例。

《研究》最后述及:“广州旧家具商多年前得此供桌于合浦地区,原出祠堂或庙宇已不详。因有‘寿’字,出自祠堂的可能性较大。制地为岭南当无误。可贵在年代久远,造型特殊,用料长大,气势不凡,自然是一件值得保护、研究的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