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澎湃新闻 作者:程晓筠2016-08-16 11:12

1995年,完全由电脑制作的《玩具总动员》横空出世,全球吸金3.6亿美元的同时,也为动画电影开创出全新版图。此后的二十多年间,CG动画逐渐成为主流,而有着百年历史的传统手绘动画反而渐渐被边缘化。2013年春,龙头老大迪士尼解散了赖以发家的手绘动画部,以此表明了自身对手绘动画前景的态度。

不过,电影界永远不会缺少反潮流而行的孤独勇士。面对CG大潮,仍有一批不改初衷的动画人,依然坚持以最传统的一笔一画勾勒线条的创作方式,制作着耗时耗力的手绘动画电影。比如日前上映的《海洋之歌》的导演汤姆·摩尔,他的处女作《凯尔经的秘密》采用的是纸上绘图的方式,从构思到完成,举欧洲三国的电影机构之力,历时十年;到了制作《海洋之歌》时才使用TvPaint软件绘图,由欧洲五国支持,也要花费五年时间。

相比西方,东方的手绘动画并没有在进入CG时代后极速衰退,作为产业重镇的日本动画人的坚守是重要因素。然而,随着老一辈大师的隐退以及从业人员数量的减少,能够令世界影坛为之震动的作品的诞生周期也必将拉长。

以下选出的是近20年来在手绘动画领域的部分代表作品,正是因为它们的优秀且风格各异,令我们相信这一领域的未来可期,或许不是主流,但绝不会灵韵消散。

《悬崖上的金鱼姬》(崖の上のポニョ)

说到坚持手绘传统的动画大师,第一个能想到的必定是宫崎骏。近年来,在他领导下的吉卜力工作室虽也设立了CG部门,在《幽灵公主》、《千与千寻》等作品中也有部分画面采用电脑制作,但基本上,吉卜力的作品仍以手绘为主。2008年上映的《悬崖上的金鱼姬》更是彻彻底底全靠动画师的双手绘制,宫崎骏本人也亲自上阵,为全片创纪录的17万张手绘赛璐珞画片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在他的笔下,波妞生活的那片大海被描绘得活灵活现、生机勃勃,就连皮克斯的老大约翰·拉塞特都禁不住感慨:那是他所见过的动画片里最美的海水。如同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之于钢琴演奏者,水对于动画创作者而言是极大的挑战,这一点拍过《海底总动员》的拉塞特最清楚。

《魔术师》(L'illusionniste)

除了日本,法国也是传统手绘动画电影的又一重镇,每年如期举行的昂西国际动画节上,总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新作问世。

2010年,动画节由西维亚·乔迈(Sylvain Chomet)的《魔术师》拉开帷幕,这是他继《疯狂约会美丽都》后时隔七年推出的新作,在风格上舍弃了以往的幽默夸张,改走温情路线。影片剧本出自法国喜剧泰斗雅克·塔蒂之手,据说他生前一直想将它搬上银幕,但始终未能如愿。多年之后,塔蒂的遗产管理人将剧本交到乔迈手上,于是便有了这部关于父女情的动画杰作。

影片上映后获得一致好评,还是当年法国恺撒奖最佳动画片的得主。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以导演曾生活、工作过的苏格兰爱丁堡为故事背景,将这座历史悠久的小城画得韵味十足。就连苏格兰当地影评人都称赞:“以前从没在电影里见过那么美的爱丁堡天际线,每一个爱丁堡人都会在看完《魔术师》后再去北桥或是维多利亚大街走上一遭。”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借りぐらしのアリエッティ)

宫崎骏屡次退休,吉卜力还要继续,寻找接班人就成了当务之急。从《侧耳倾听》的近藤喜文到《地海战记》的宫崎吾郎,前者虽才华横溢,却怎奈天妒英才;后者虽顶着宫崎骏之子的光环,又似乎少了父亲的天赋与毅力。终于2010年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让宫崎骏本人、也让亿万吉卜力的忠实粉丝发现了米林宏昌这位后起之秀。

1973年出生的他在23岁时加入吉卜力工作室,作为动画师参与过《幽灵公主》、《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悬崖上的金鱼姬》等影片的原画工作。2008年,经由吉卜力“铁三角”之一的铃木敏夫力荐,宫崎骏终于决定提拔米林担任新片《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的导演,他也是吉卜力历史上最年轻的导演。

这部影片改编自英国作家玛丽·诺顿的小说《借东西的小人》,在米林的监督下,全片沿用传统手绘方法(但也用到部分电脑效果),完美继承了宫崎骏作品中始终不变的美丽自然的画面风格,创造出有别于CG作品的细腻温暖。令人意外的是,2014年,他在完成第二部导演作品《记忆中的玛妮》后,宣布退出吉卜力,但表示自己仍会寻找机会,继续动画创作。

《不忠》(Cheatin')

相比参与人数众多的CG动画,传统的手绘动画更多了一份古法制作的匠人精神。哪怕是短短十几分钟的手绘作品,也需要动画师投入大量心力,一笔一画循序而来。

美国独立电影人比尔·普莱姆顿(Bill Plympton)就是这一流派的代表人物,1946年出生的他,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用铅笔作画,创作长短动画影片近50部。2013年的长片《不忠》延续了其一贯的天马行空的画风,从剧情到画面,处处充满巧思,充分展现出动画片相比真人电影的最大优势——夸张。

片长一个多小时的《不忠》没有一句对白,所有画面都由普莱姆顿用铅笔画成,随后再经由后期团队加以彩色渲染和重新构图。为募集资金,老导演也与时俱进地求诸众筹网站,结果收获颇丰。所以今年为拍摄新片《复仇》(Revengeance),他又在Kickstarter上发起募资,结果再度提前达标。

《我在伊朗长大》(Persepolis)

本片改编自伊朗裔法国女漫画家玛嘉·莎塔琵(Marjane Satrapi)的同名作品,以类似自传的形式讲述了一代伊朗人的遭遇。

借鉴漫画的表现形式,影片也采用线条简单的黑白手绘,这与其反映时代命运、个人成长的宏大主题形成鲜明反差,营造出一种特别的美感,又暗合了阿拉伯的传统美术风格。主创认为,这一形式还能抽走故事时空背景的特殊性,让人感觉不到那是某个特定的国度,从而带来一种普世意义。

在谈到为何不用CG而是坚持手绘时,作为导演直接参与影片创作的莎塔琵说:“电脑做出来的线条毫无瑕疵,反而会让人物失去个性。生而为人,原本就并非完美,用手画出来的线条相比之下能够更好地反映出人物的灵魂。”这番话相信会令不少坚持手绘的动画人深以为然。

《红辣椒》(パプリカ)

日本动画大师今敏只活了47年,留下的动画长片也只有四部,但从处女作《未麻的房间》到《千年女优》、《东京教父》和遗作《红辣椒》,真可谓部部精彩,圈粉无数。

作为今敏电影风格的集大成者,《红辣椒》打破现实与虚拟的边界,充分调动手绘动画的巨大潜力,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超现实梦境。尤其是片中多次出现的游行段落,奇异瑰丽的人物形象配合上今敏御用配乐师平泽进的电子配乐,堪称现代动画电影最经典段落之一。

关于手绘动画,今敏曾表示:“假如黑泽明的《七武士》、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或大卫·里恩的《阿拉伯的劳伦斯》等作品都换成用CG动画来制作,其画面的力量将远不及原作吧……因为CG动画好像无论如何都会有种令电影画面变得狭隘的倾向。”

《鸡妈鸭仔》(마당을 나온 암탉, 잎싹)

韩国动画电影的历史并不悠久,由于种种原因,直至1967年才出现了第一部动画长片《洪吉童》。但之后几十年里,替好莱坞代工的经历,为韩国动画界培育了大量人才。

上世纪90年代,韩国电影兴起发展高潮,动画同样获得发展机会,《美丽密语》、《五岁庵》、《晴空战士》、《千年狐》等作品先后问世,可惜大多叫好不叫座,很难在缺乏动画观影基础的韩国国内赢得亮眼的票房。这样的局面,直至2011年《鸡妈鸭仔》的横空出世才彻底扭转。

影片改编自韩国知名的儿童书籍,讲述鸡妈与鸭仔共同生活中所经历的各种喜怒哀乐,唯美的手绘风格与温馨感人的剧情配合得相得益彰,吸引了200多万韩国观众走入影院,创下该国动画电影的票房纪录。

《明日世界》(World of Tomorrow)

虽然见证了手绘动画发展巅峰的大师们渐渐老去,但成长于CG动画时代的年轻才俊仍会不时涌现。日本有米林宏昌,美国也有1976年出生的唐·赫兹菲尔德(Don Hertzfeldt)。

相比拥有强力后盾的米林宏昌,赫兹菲尔德更像是前辈比尔·普莱姆顿那样的独狼,而且他的画风要比普莱姆顿更加个性鲜明。再简单不过的单一线条、素朴背景、黑白构成,说得好听叫童趣风、涂鸦风,也有人直接称之为“渣画风”。然而,就是这种“美工突然辞职”的画风,反而让对迪士尼、皮克斯审美疲劳的动画迷心甘情愿地买单。

《明日世界》是赫兹菲尔德的最新作品,片长仅17分钟,从编剧、导演到制片、绘图、剪辑,全都由他一手包办。看似简单的画面,说的却是一个跨越时空、涉及生命、记忆、身份等深刻命题的烧脑科幻故事,一举获得当年圣丹斯电影节的最佳短片、昂西动画节的观众大奖等重量级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