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2016年7月22日,“张慧”个展于长征空间举办,这是迄今为止张慧在长征空间所做的第五次个展,本次展览也是张慧在过去十年绘画创作生涯中的第三次重要转折。他以 “拾回”的工作方式,以及对“结构”的探讨,呈现了近期的工作成果,这既承接着过去展览中的转向和探究,也直接指向了对未来工作的开启。凤凰艺术专访艺术家,并为您带来最新的视频报道。  

INCLUDEPICTURE543

艺术家张慧

按照艺术家徐震所言,“一个作品有一个时代的语境和它不需要语境的两种可能性,对于绘画来说,它更应该走向一个不需要具体语境的可能性。”确实绘画呈现更多的是对于语境的消化,这不同于“徐震超市”处在资本主义城市发展的情境下,直至网络社会所带来在“消费”上的新的可能性。绘画相较于这一语境所体现出的十几年、二十几年的有效性,它应该显得更加的长。然而对于此次“张慧”个展,他正是以 “拾回”的工作方式,以及对“结构”的探讨,呈现了他这十年所构筑的世界的能动性——一个再也不是固态僵持状态的社会。

INCLUDEPICTURE1152

INCLUDEPICTURE974

展览现场

在张慧富有凝视和形式感的绘画中,所体现出的线索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题材或符号,更多的倾注于一个艺术家的整体理性结构:画面中有没有一些共同点?往前推进的时候,过了几年有没有什么东西被留下,以及什么东西被加强。通过这样的观察和思考,经过张慧这几年工作的反复,你能看到一直坚持、困惑和想办法处理的东西。

INCLUDEPICTURE1493

一秒  2016  布面油画  252x246 cm 图片由长征空间提供

INCLUDEPICTURE1715

蔓延(新年快乐) 2016  布面油画  200x400 cm 图片由长征空间提供

按照张慧的描述,“工作了一段时间有了作品的积累,就会找机会回看以前的工作,这时候就会有新的发现和认识。”确实,一个艺术家以前时间段的作品是在当时的时间情形下完成的,当把它们组成一个序列,再去回看,就会有所缺憾,有所发现,也会有所生长、延展。这也就是所谓的“拾遗补缺”——拾遗落的,补缺掉的,站在这个时间段,对当时的时间和情景再去提出问题。

有很多艺术家对于自己喜欢的题材和工作方法,会不断地去提升和重复,通过反复的方式加以充分。但对于张慧,他不会在这种“方法”上不断重复,他或许会在几年之后的下一个展览,针对曾经工作过的问题、方法和视觉,去重新访问。然而此次展览中体现出的他十年走过的五个阶段,都能将他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

INCLUDEPICTURE2259

张慧 纪念 布面丙烯242.5×363.5cm 2015

INCLUDEPICTURE2650

INCLUDEPICTURE2471

INCLUDEPICTURE2830

“雪景 II”系列  2016  纸上水粉 图片由长征空间提供

INCLUDEPICTURE3041

“记录”系列 2016  纸上水粉 图片由长征空间提供

特别是作品《纪念》,其中能看到张慧最早的“游泳圈”从过去到现在已经历了六年,但此次作品和以前的游泳圈不同,画面用小的方块组成,他企图把一个有深度和空间的画面平面画,这也是张慧艺术中非常核心的内容——空间和平面之间的对话。此次展览更值得关注的张慧的两组小手稿,一组是按照1986年往后每年一张,一年体现一个代表性的感受:有其事件,或旅行的人物。从而通过这些组合来达成一种观念的山下文关系。

时间和空间是张慧工作的核心,在商业资本和策展的流行阐释、流行图像等关系里,其实还是在寻找一种风格和潮流。对于张慧来说,这一问题在学术上早已解决,不应该把他阐释和想象成画得特别好和新的观念绘画,反而他是非常完整地通过绘画作品和实践的延续来构建他以前的观念。或许张慧绘画中的这种完整性正是来源于以前做剧场、装置、影像等创作的重要背景,也使得空间、情境和事件的概念一直成为他的核心。

INCLUDEPICTURE3448

展览现场

从十年前的第一个个展到今天,张慧始终不会沦陷在表面的图像、身份等流行话题中,反而每件作品都表现出很多在画面之外展开的东西,甚至与他几年前的某个作品发生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