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投资收藏

今年11月,伦敦苏富比将进行3场大卫·鲍伊(David Bowie)藏品拍卖。其中包括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让 – 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亨利·摩尔(Henry Moore)等。据悉,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拍卖会至少能够达到1000万英镑(约合8756万元人民币)的成交额。

大卫·鲍伊于今年1月逝世。他曾经坦诚说自己对购买艺术品“过分着迷以至于上瘾成癖”。然而在大卫·鲍伊过世之后,他的家人表示,由于家中没有足够的空间将这些艺术品妥善保管,他们最终决定将其出售。

▲ 大卫·鲍伊(David Bowie)

▲ 大卫·鲍伊(David Bowie)

尽管此前有关大卫·鲍伊的许多报道仍然是对这位传奇音乐家的顶礼膜拜,但今天人们似乎在此基础上有了新的认识——他也被认为是一位拥有众多艺术品的 收藏家。在鲍伊所拥有的400余件藏品中,超过200件都是英国20世纪顶级艺术家的杰作,这次在苏富比上拍的作品就充分展示了他个人的审美水平。

“艺术是我唯一真正想要拥有的东西”

比起时尚或其他类型的投资,鲍伊一直遵循心中对艺术的热爱。早在1998年接受《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采访时他就表示:“坦白说,艺术是我唯一渴望拥有的事物,为我的生命提供恒常稳定的养份,改变着我在清晨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 美国艺术家让 – 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代表作涂鸦画《空气力量》(Air Power)是这次拍卖会将要拍卖的重要作品之一。鲍伊在1999年《现代画家》中谈及巴斯奎特时说:“我感觉到他的画笔或蜡笔触碰画布的瞬间。他的创作 意念不断升华,带来切身的感受,在10年、甚至15年一直激发想像,如像最初在画布倾注创作的一刻,仍然历久弥新”,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美国艺术家让 – 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的代表作涂鸦画《空气力量》(Air Power)是这次拍卖会将要拍卖的重要作品之一。鲍伊在1999年《现代画家》中谈及巴斯奎特时说:“我感觉到他的画笔或蜡笔触碰画布的瞬间。他的创作 意念不断升华,带来切身的感受,在10年、甚至15年一直激发想像,如像最初在画布倾注创作的一刻,仍然历久弥新”,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大卫·鲍伊对艺术的热忱源于他在高中所学的艺术课程。后来,他将对艺术的理解融于他的音乐和表演生涯,以及戏服、影像和封面设计中。回溯他的音乐道 路,早在1969年,歌曲《Unwashed and Slightly Dazed》中的歌词便提及艺术家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1977年的歌曲《Joe the Lion》中,歌词“将我钉在车子上,我会说出你是谁”(Nail me to my car and I’ll tell you who you are)是对克里斯·波顿(Chris Burden)的行为艺术致敬;而在1974年他的个人巡回演唱会,又是以德国艺术家乔治·格罗茨(George Grosz)的作品为元素设计的。

1996年,鲍伊曾在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的传记片《巴斯奎特》(Basquiat)里出演自己偶像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并在一年后购入让 – 米歇尔·巴斯奎特的代表作涂鸦画《空气力量》(Air Power)。1998年,他加入了杂志《现代画家》(Modern Painters)编辑委员会,为该杂志对包括杰夫·昆斯(Jeff Koons)、赫斯特和翠西·艾敏(Tracey Emin)在内的艺术家录制了访谈视频。

2013年3月,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为其主办的名为“大卫·鲍伊是”(David Bowie Is)的首个大型回顾展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巴西等多个国家巡回展出,共吸引了100多万观众。  

2013年3月,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为其主办的名为“大卫·鲍伊是”(David Bowie Is)的首个大型回顾展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巴西等多个国家巡回展出,共吸引了100多万观众。

不拘一格的藏品

大卫·鲍伊对艺术的狂爱不仅局限于简单的欣赏,他自己也进行创作,并且拥有大量的收藏。在鲍伊自己看来,“我总觉得自己一直爱不断收藏,我是一个收藏家,常在收集不同的个性和意念。”这些藏品将在伦敦苏富比于11月10日的现当代艺术夜场、11日的现当代艺术日场和同样在11日举办的“后现代主义:埃托雷·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和孟菲斯派(Memphis Group)”专场中上拍。

▲ 达米恩·赫斯特《美丽,粉碎,泼溅,暴烈,粉红,砍劈,括约肌画作》(Beautiful, Shattering, Slashing, Violent, Pinky, Hacking, Sphincter Painting),1995年作。鲍伊曾在《纽约时报》的访谈中提及:“赫斯特是与众不同的,他的作品洋溢着情感,主观率性,而且与他的个人恐惧,尤其 是对死亡的恐惧紧密相连。这样的作品令我深受感动,也从未觉得轻率。”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达米恩·赫斯特《美丽,粉碎,泼溅,暴烈,粉红,砍劈,括约肌画作》(Beautiful, Shattering, Slashing, Violent, Pinky, Hacking, Sphincter Painting),1995年作。鲍伊曾在《纽约时报》的访谈中提及:“赫斯特是与众不同的,他的作品洋溢着情感,主观率性,而且与他的个人恐惧,尤其 是对死亡的恐惧紧密相连。这样的作品令我深受感动,也从未觉得轻率。”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苏富比欧洲区主席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称赞鲍伊与创作他所收藏的作品的艺术家们一样,都是伟大的创造者。“不拘一格、不从规范、不浮夸矫饰——大卫·鲍伊的收藏体现了20世纪最伟大的创新精神,他的收藏更能对其个人世界带来独特的见解。”

▲ 弗 兰克·奥尔巴赫《格尔达·贝姆头像》(Head of Gerda Boehm),1965年作,鲍伊看到这件作品时惊呼:“我的天啊!我想将眼前画作化为歌声。”2001年时,他还匿名向一个奥尔巴赫回顾展借出了一幅画 家的代表作——奥尔巴赫堂姐妹格尔达(Gerda)的肖像画。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弗 兰克·奥尔巴赫《格尔达·贝姆头像》(Head of Gerda Boehm),1965年作,鲍伊看到这件作品时惊呼:“我的天啊!我想将眼前画作化为歌声。”2001年时,他还匿名向一个奥尔巴赫回顾展借出了一幅画 家的代表作——奥尔巴赫堂姐妹格尔达(Gerda)的肖像画。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在这批藏品中,20世纪英国艺术占大多数。其中包括弗兰克·奥尔巴赫、斯坦利·斯宾塞(Stanley Spencer)、帕特里克·考菲尔德(Patrick Caulfield)、彼得·兰宁(Peter Lanyon)、格雷厄姆·萨瑟兰(Graham Sutherland)等人的作品以及赫斯特的两幅“旋转”系列画作。

▲ 彼得·兰宁(Peter Lanyon)的《亲眼目击》(Witness),1961年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彼得·兰宁(Peter Lanyon)的《亲眼目击》(Witness),1961年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大卫·鲍伊遗产管理委员会发言人表示:“鲍伊在艺术收藏中投入了浓厚的个人兴趣及深厚热情,他也曾积极外借藏品,乐于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收藏。虽然收藏中部分重要作品由其家人保存留念,这次拍卖及预展将为公众带来难得的机会,得以亲眼欣赏或购入他所珍藏的作品。”

▲ 哈罗德·吉尔曼《室内景(芒特夫人)》( Interior (Mrs Mounter)),1917年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哈罗德·吉尔曼《室内景(芒特夫人)》( Interior (Mrs Mounter)),1917年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皮耶·贾科莫及阿基里斯·卡斯蒂廖尼(Pier Giacomo and Achille Castiglioni)创作的唱片机由布莱维加电器公司出品,型号为RR 126,1965年制,是60年代意大利设计的代表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皮耶·贾科莫及阿基里斯·卡斯蒂廖尼(Pier Giacomo and Achille Castiglioni)创作的唱片机由布莱维加电器公司出品,型号为RR 126,1965年制,是60年代意大利设计的代表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埃托雷·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的《‘卡萨布兰卡’地柜》出自孟菲斯派1981年的首个创作系列,被誉为后现代设计的奠基之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 埃托雷·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的《‘卡萨布兰卡’地柜》出自孟菲斯派1981年的首个创作系列,被誉为后现代设计的奠基之作。图片来源:苏富比拍卖行

这次预展也将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除了7月20日至8月9日在伦敦苏富比展出以外,接下来还将巡回至洛杉矶(9月20日至21日)、纽约(9月26日至29日)和香港(10月12日至15日),最终于11月1日回到伦敦进行最后的预展。

“作为收藏家,鲍伊一直寻找令他深受感动的艺术家与艺术作品,尤其注意那些被主流忽视的创作,这引发了他对20世纪早期及中期英国艺术的兴趣。”苏富比现代及战后英国艺术部资深专家Simon Hucker说道。而艺术批评家马修·柯林斯(Matthew Collings)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今日计划”(BBC Today Programme)采访时也表示:“鲍伊收藏并不是为了赶时髦或者让自己显得更有品位与地位,他是真正地在收藏,纯粹为了追寻那些触及自己内心深处的作品所带来的精神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