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澎湃新闻 作者:何频2016-07-19 13:26

今年是陈师曾诞辰140周年。一代大家陈师曾的成就是多方面的,然而由于自己和湖南人的天然联系,最后做了齐白石成功作用最大的赞助人,这不仅可圈可点,而且其社会意义大可玩味。

李毅士1920年绘油画《陈师曾像》,背景衬以画像砖、古陶等。

齐白石晚年在家中留影,墙上悬挂其作。

1917年7月,北京始入盛夏。42岁的民国教育部职员,曾经拜师长沙尹和伯与海上吴昌硕等人,自己也是画家且已是名家的陈师曾,慕名到距离琉璃厂不远且同属宣南地带的法源寺,专程拜访寄居于此的“北漂”画家齐白石。

254

1919年,齐白石依照法源寺石阶砖纹以水墨印画的一只小鸟,堪称“涂鸦”,而有“天然之趣”。

这一来恰似那贵人天降,久旱逢甘霖,——55岁的齐白石因此开始“晚年变法”,从而造就了百年美术史上齐白石大器晚成的一曲神话。

陈师曾绘于1917年的《读画图》轴,描绘的是当年北京文化艺术界为水灾筹款的展览现场,具有接近新闻照片一样的写实性,以传统的命题,新鲜的内容,中西合璧的技法诠释作品,体现了陈师曾富有创造性的绘画实践和探索。

依据《白石老人自述》而成的各种《齐白石传》,无不感叹画家的机遇和本次奇遇,友谊的小船仿佛不期而遇。然而,促成本次晤谈和定交的背景并非如此简单,里面埋伏着三湘士绅集团深厚的人脉关系,无比错综复杂。这是我读《陈衡恪诗文集》(刘经富辑注,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11月版)和上海书画院新编的《陈师曾年表》的新收获。

陈师曾

祖籍江西的名门陈家,由于祖父陈宝箴为官湖南,光绪二年丙子,1876年陈师曾出生在湘西凤凰。从此,他和湖南及湖南人的缘分,曰千丝万缕联系不为过。由乐震文主编的《海上书画人物年表汇编(一)》之《陈师曾年表》,(上海文艺出版社,2016年1月版)简明扼要的捋清了陈师曾和湖南人的复杂关系。从而也破解了他与齐白石“偶遇”的内幕。1885年,全家随陈宝箴迁居长沙时,10岁少年陈师曾奉令从名宿尹和伯学画。“涂抹赭墨,作云水烟岚状。能为擘窠大字……”

1886年,陈宝箴罢官,全家由杭州复居长沙。复随尹和伯学画。八指头陀(中)

1887年,八指头陀(寄禅法师)有《赠陈童子师曾》诗,12岁陈师曾当即唱和一首。1890年,15岁。在长沙与著名书画家胡沁园、王湘绮相识,常以书画请教。弟寅恪是年生于长沙。

齐白石晚年

和陈师曾履历相对应的是——

1889年,齐白石先拜胡沁园;十年后,1899年10月,37岁的齐白石正式拜王湘绮为师。1907年,45岁的齐白石在长沙拜访74岁的尹和伯,(1858-1919)学习宋人杨补之双钩画梅之古法。后来,他在北京也和老年尹和伯多有交往,曾有《友人重逢呈梅花》三首记其事。诗文有注:“尹金阳,画梅空前绝后,湘绮师题和白画梅句:八十老翁心似铁,竹篱茅舍好年光。”

湖南省博物馆藏清末尹金阳(和伯)《墨梅》轴齐白石绘《胡沁园五十岁小像》

王闿运(1833-1916),晚清经学家、文学家。字壬秋,又字壬父,号湘绮,世称湘绮先生。咸丰二年(1852)举人,曾任肃顺家庭教师,后入曾国藩幕府。1880年入川,主持成都尊经书院。后主讲于长沙思贤讲舍、衡州船山书院、南昌高等学堂。授翰林院检讨,加侍读衔。辛亥革命后任清史馆馆长。著有《湘绮楼诗集、文集、日记》等。王闿运(湘绮)1904年作行书《孔子贫富论》四屏王闿运(湘绮)曾主持衡州船山书院,任山长。

王闿运(湘绮)曾驻船山书院的湘绮楼旧影,杨度也曾在这里任教。今湘绮楼故址

齐白石过安阳谒袁世凯墓,作诗悼念袁世凯。为袁世凯称帝出大力的杨度,一度为寄居北京的齐白石打理卖画的收入。杨钧(1881-1940)杨度兄弟,也一同受业于王湘绮。杨钧曰:“余之女兄名庄,字叔姬,为湘绮楼第四媳。”而杨钧后来又是尹和伯的女婿。“余继室道昭,为尹和伯先生之中女,草虫花卉,能承家学,得力于宋元人者深,恽冰不及也。惟性情乖悍,不宜室家,使我半生日居苦海,不为容甫,终作孝标,境之惨者也。”其《草堂之灵·哭陈》:“闻陈师曾死,为之痛哭。余在日本时,与师曾同居一室者三年。归国之后,余偶北去,彼或南来,相见不过数面。梁卓如聚会悼之,画价即时大涨。师曾在日本时,尚不能画,然喜于黑板上作人物、驴马为戏,后入师范学油画及水彩画。归国之后,参以中法,画成形矣。故近世画家之略可观者,师曾也。”

杨钧于《草堂之灵》中也多记齐白石逸事,戋戋小册堪称奇书,先后获鲁迅、钱锺书青睐。

传为杨钧旧影

1914年12月23日,杨度随袁世凯穿古衣冠至天坛祭天。

有意思的是,1916年,陈师曾与其第三任妻子黄国巽在北京结婚,媒人竟然是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此前1913年,38岁的陈师曾,2月间还曾从南通师范学校辞职到长沙,回湖南第一师范学校任教半年。至此从长沙而北京,开始民国教育部的编审工作直到最后。北京十年,他不仅和鲁迅同事,且由于兼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教员,和同事杨昌济交往也密。读书当知言外意。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说,父亲曾为其兄示读《国朝先正事略》,讲解湘军平洪杨故事。“某夜,值讲曾国荃率军攻破金陵时,李成典、萧孚泗先入城有功。”钱父就此示儿曰,这里含有隐讳。遂为之如实讲解,并谆谆教诲说:“读书当知言外意。写一字,或有三字未写。写一句,或有三句未写。遇此等处,当运用自己聪明,始解读书。”

《白石老人自述》记其燕都初遇陈师曾,亦如此。按照拜门王湘绮的先后,尽管陈师曾小齐白石十岁,但却是年轻的师兄。两人在北京,演绎“他乡遇故知”的历史性会见是迟早的事。更遑论齐白石和尹和伯及杨氏兄弟的深密渊源了。1910年3月18日,湖南名流王闿运(中长髯者)、曾广钧、周印昆、廖树蘅、王莘田、黄诚斋、龙璋、胡少潜、谢重斋、梁焕奎、胡元倓、杨度、杨钧、谭延闿集聚长沙郭家花园(湘军将领郭松林私家花园)。

总之,我认为刻下的齐白石生平研究,至少还有三大缺陷和不足,——首先,齐白石拜门王湘绮,与王门弟子及王氏士绅集团复杂的人脉关系,对其后来成名的助推作用和意义,应该如实叙述,明确评价。仅有湖南地方上的学术认同是不够的。北京西城跨车胡同13号的齐白石旧居

其次,他1919年定居北京前后,琉璃厂卖画与南城寄居期间的应酬和交游,复杂的社会关系不能简单化。1936年,齐白石游蜀时与王缵绪等在四川艺术专科学校合影。

第三,他和川军名将王瓒绪的关系以及1936年的游蜀经历,不能再一味贬低王瓒绪本人。二人分道扬镳的真相和细节,尚有待还原。这样,就可以初步打破齐白石传记“从木匠到大匠”的励志写作模式,还原真正的齐白石。

齐白石晚年在画室作画

1876年3月12日出生,今年是陈师曾诞辰140周年纪念。一代大家陈师曾的成就是多方面的,然而由于自己和湖南人的天然联系,最后做了齐白石成功作用最大的赞助人,这不仅可圈可点,而且其社会意义大可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