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环球时报 作者:乔纳森·凯曼,乔恒2016-07-12 15:18

1

美国《洛杉矶时报》7月9日文章,原题:梵高活在这里,还有伦勃朗。一个大师生活(在仿制品里)的中国村子悬挂在某经济型酒店的梵高静物画,让某公司办公室顿然生辉的抽象画,某个不入流酒吧里的一幅尘封的巴黎街景画……这些没准出自大芬油画村的画家谢春啼(音)之手。大芬油画村是中国南方繁荣城市深圳的一个村落,那里曾出产了世界上60%的名画仿作。该村有约5000名工作者和800家店铺,多数卖的都是大堆大堆的仿画。这里的画家许多是科班出身,他们模仿毕加索、沃霍尔、莫奈、伦勃朗和其他大师的名作,每一幅都是中国大批量生产廉价东西的实力的证据。

但是,艰难的日子到来了。随着人工成本上升、印刷技术提高和外国客户转向别处,像谢这样的艺术家如今举步维艰。在路边卖仿梵高小画的谢说:“以前,国际市场大,利润高。我们一天卖两三幅画就能养家。如今,卖五六幅画都不行。许多画家放弃离开了。”

专家们说,大芬村是中国经济总体状况的一个缩影。北京想要告别几十年的旧增长模式——建立在制造业和投资基础上,转向更可持续、创新为主的经济。昏暗的工厂已不合时宜,科技初创公司和敞亮的写字楼园区受到青睐。但转型之路并不顺利。曾以世界工厂着称的广东的制造业员工,受到冲击尤其严重。专家说,大芬村就像广东的沿海城市。他们曾经主打劳动密集型产品……近几年,经济减速、需求减少、成本上升,如今那里的就业机会有限。

现在,大芬村的画家们竭力做出调整,让作品适应新形势。外国需求疲软,他们瞄准国内市场,不再模仿西方大师,改画传统山水画和色彩鲜丽的肖像画。他们还在工作上投入更多时间,以前一天能整出15幅模仿画,如今专心进行原创(售价也高)。在大芬呆了17年的店主刘亚明(音)对油画村的未来表示乐观,“开始是模仿,然后创作自己的作品。这正是创新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