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投资收藏

上海万达瑞华酒店 

置身于王思聪家新开的上海万达瑞华,会产生某种错觉:这里并不是美术馆,艺术品却随处可见。石齐的巨幅水墨《锦绣东方》坐镇入门大厅,它宽高均为8米,画中女性群像能将人带回老上海;八旬艺术家黄来铎的油画《节日》放置于酒店前台,昏黄的灯光下,画中霓虹灯和下方的行人像一簇簇明亮的波点跃入视线;韦东的雕塑《儿时森林》竖立在前台走道,艺术家用向上的“樱花”替换其惯用的“手掌”,以防观众看到后者难以理解……上述作品只是酒店的冰山一角,截至发稿前,酒店仍在统计作品数量与明细。

近几年,豪华酒店添置当代艺术的例子并不少见。2007年,上海柏悦酒店的业主——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委托Art Front Gallery为其解决艺术方案,最终,展望、刘建华、谢艾格等近200余位艺术家为酒店定制了743件作品,它们作为业主的藏品展示至今;2013年开业的浦东文华东方酒店同样和Art Front Gallery合作,用1000万元左右购入4000件作品,其中3500件作品为定制款。2015年开业的万和昊美艺术酒店和上述酒店不同,其选择展示昊美术馆的部分藏品,并自主委托蔡志松、仇德树等人定做作品。

当地产商逐渐转向艺术收藏的今天,豪华酒店对艺术品的需求正在日益高涨。

上海万达瑞华酒店  黄来铎《节日》  作品位置:酒店前台

上海万达瑞华酒店 石齐《锦绣东方》  作品位置:入门大厅

豪华酒店的“艺术化”是如何形成的?

根据上海万达瑞华公布的消息称,酒店室内设计由万达设计院经三年自主打造。不少艺术家透露,在2014至2015年,万达已开始向他们委托定制作品。

石齐画院副院长刘琳告诉雅昌艺术网:“我们获悉定制作品是在2014年。当时万达已经确认作品摆放的点位和空间的层高,他们提出的要求是‘画一幅8x8米的、带有上海风韵的、相对现代一点的画’。除此之外,他们没对作品内容加以干涉。”目前,石齐作品《锦绣东方》是酒店里最大的一件。

和石齐相似的是,谢艾格接到定制需求时已得知空间设计风格和作品的位置。她一边想象酒店奢华的样子,一边提交白色雕塑的方案。“酒店已经够奢华了,黑色和金色会显得太隆重,白色能让作品卸下浮躁,像抚慰人心的一枚膏帖。”自2007年首次和上海柏悦合作后,谢艾格多次参与酒店、大型绿地、度假村等等综合项目。“跨界项目往往是‘命题’作文,但一个好的雕塑能圆融在所有空间中。”她说。

上海万达瑞华酒店 黄钢《龙聚》  作品位置:客梯厅、大堂走道

上海万达瑞华酒店 薛松《纸醉曼妙》  作品位置:大堂公共区域

薛松《纸醉曼妙》(局部)

除了定制作品,上海万达瑞华也购入部分艺术家的旧作,如黄来铎的《夜上海》(2004)和《澄心观照》(2014)。

据记者获悉,为上海万达瑞华提供艺术品解决方案的公司是北京德美艺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虽万达方与德美艺嘉尚未公开更多合作细节,但德美艺嘉已向记者确认,其经万达委托“与参与酒店项目的艺术家签约”。

当酒店有大量艺术品需求时,投资方往往选择委托艺术品顾问公司受理相关业务。顾问公司通常采取“一条龙”服务:根据酒店总设计师的理念下,在预算内选择艺术家,并与其确认作品尺寸、材料、颜色等细节,作品完成后需负责运输与现场安装。一般而言,从项目开始至完成需一年左右的时间。“在选择艺术品上,国外注重设计方的计划,受投资方的个人喜好影响小,但国内更注重装饰性、话题性,受投资方个人喜好的影响较大。”Art Front Gallery株式会社董事、中国分公司执行董事藤本俊幸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表示。

上海浦东文华东方酒店 苗彤、西川慎作品

上海浦东文华东方酒店 管怀宾作品

豪华酒店为何青睐“艺术定制”?

“过去,日本酒店也会放置一些艺术品,但都受欧洲影响较大,主要以油画、传统绘画或东方传统美术品为准(水墨画、古董等)为主,在进入21世纪后,当代艺术的使用逐渐偏多,主要标志是2003年东京六本木Grand Hyatt开业开始。”藤本俊幸告诉雅昌艺术网。2007年,藤本就职的Art Front Gallery通过竞标获得东京半岛酒店的艺术项目,正式进入酒店艺术品项目领域。同年,经森大厦株式会社的介绍,Art Front Gallery开启为上海柏悦提供艺术品解决方案——当时,该机构还未在中国设立分公司。

“森大厦旗下有森美术馆、森艺术中心等文化设施,本身对当代艺术就有非常高的要求。2007年,投资方设立约1000元的预算,为酒店配置艺术品,原本还预计另加作品的,后来因金融危机搁浅了。” Art Front Gallery中方代表吴亚东告诉雅昌艺术网。如今看来,上海柏悦的确有一张华丽的名单:展望、刘建华、杨劲松、管怀宾、高孝武、谢艾格……

上海柏悦酒店 展望作品

上海柏悦酒店 刘建华作品

2011年,浦东文华东方酒店对艺术品有着更大规模的投入,酒店共展示4000件作品,包括3500件定制作品,这使该酒店成为国内艺术品最多的酒店之一。

“越来越多酒店选择定制艺术品的原因和投资相关。”吴亚东坦言,“国内五星酒店已在硬装、软装上下足功夫,但再好的材料,再时髦的装潢总有过时的一天,到时候面临重新装修的可能性。但好的艺术品不会,一来收藏,二来投资。”

另一方面,让住客“住酒店、赏艺术”,是近年时兴的旅行方式。无论是日本直岛享誉盛名的Benesse House、曾在地下二层建造“西安曲江唐代艺术博物馆”的西安威斯汀,还是如今构建大师包房的万和昊美,酒店都在尝试不同方式加强文化品牌的输出。

上海柏悦酒店 谢艾格作品

酒店,艺术品的下一站?

近几年,艺术品逐渐走出美术馆,踏入公共社区、绿地、商场。那么,艺术品的下一站会是酒店吗?

“以前我看到不少五星级酒店有复制艺术家的作品,做得很不好看。现在这种情况少了。”谢艾格告诉雅昌艺术网:“我觉得国内酒店定制艺术品的需求还是很大的。但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像国外那么专业的艺术品顾问公司还是太少了。国内有些项目给的时间较短,和艺术家沟通也不充分——有些人只是看了近期的作品,就认定你就是做这个的。其实,花一些时间,大家交流一下,可能会发现更合适的作品,放在更合适的空间。”

上海万达瑞华酒店 范晓妍《D大调的畅想》

范晓妍《D大调的畅想》(局部)

对此,吴亚东也表示看好未来的酒店艺术品定制项目,他认为,一个成功的酒店定制,能给艺术家带来多种机会。“国内有很多艺术家、特别是美院老师的作品没有介入一、二级市场,但他们的风格或是酒店喜欢、需要的。另外,由于预算、酒店设施等各种方面的问题,艺术家可能会感到作品没有达到最好的效果。但我们公司旗下有大地艺术节和濑户内海艺术节的资源,因此对于艺术家也是另一个可能性。”

不过,随着艺术品需求的增量,酒店艺术类的专项服务也有待提升。多位向万达瑞华定制艺术品的艺术家表示,至今还未去过酒店现场,不清楚作品的现场展示效果。“万达瑞华买了那么多艺术品,我却没和酒店方有过交流。如果以后有专项员工负责现场导览,或回访艺术家工作室,那就是真正的艺术酒店了。”一位艺术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