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AP-9

展览现场

美国洛杉矶—— “站起来的形状”(A Shape That Stands Up )展览于2016年6月18日- 2017年3月19日在 Art + Practice (A+P) 画廊展出。本次活动为该画廊与洛杉矶哈默博物馆(Hammer Museum)联合举办,旨在探索“具象与抽象之间的空隙”,但实际上这其中的空隙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在21世纪,我发现很难将抽象和具象划分在不同的范畴之中。现在对于艺术家来说,他们不再刻意的去区分抽象还是具象,而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视觉语言,并且怎样用这些视觉语言来表达甚至是创造出一种对于世界的体验和感受。其实策划一次群展本身就是一种在具象中的抽象体验,策展人 Jamillah James 将来自15位不同年龄、种族、性别的艺术家作品进行了出色的展示。

本次展览研究了抽象与具象之间的相互作用,分为四类。第一种是有些抽象的具象作品,如Torey Thornton、Carroll Dunham、Henry Taylor、Jamian Juliano-Villani以及 Jason Meadows的作品。第二种是有些具象的抽象作品,如Amy Sillman、Math Bass、Sadie Benning,以及Robert Colescott的两件后期作品。第三种是在抽象与具象之间找到了一种平衡,如Sue Williams、D’metrius John Rice以及Tschabalala Self的作品。最后一种是在作品找到里一种抽象与具象的相互转喻,如Brenna Youngblood和Kevin Beasley的作品。

AP-3

展览现场

Dunham展出的是他在2010年为他著名的浴女系列绘画所画的6张习作,这些作品中画的是女人的裸体,除了极个别的,几乎所有女人体上都没有画出面部,而是突出女人的性征。他在作品中并没有特意去表达抽象或者是具象,而是将抽象和具象都融入在了一种漫画式的能量中,这也使得他的作品如此的与众不同。

Jamian Juliano-Villani的作品在近几年颇受追捧,而在第一间展厅中它展出的《土著女子》(Native Woman)(2013年)却有些令人失望,只不过描绘了一个略显笨拙的女人,暴露在男性充满侵略性的凝视之下,很有些说教的意味。但他后面展出的作品《帕塞伊克的生与死》(To Live and Die in Passaic)(2016年)则很出彩。这幅作品中描绘的形象有些奇异,一个像基督的橘子皮带着新鲜的果肉走在一个像是游泳池一样的地方,色彩鲜艳绚丽,饱满的笔触在描绘橘子皮的时候开始逐渐变得零散。看着这幅作品就像走在一个梦境中,充满无法解读出的感情。

AP-24

展览现场

几步之外是Brenna Youngblood的雕塑作品,她将门切割到了四英尺高,把门的上方部分切割成了心电图的一小部分,代表着家庭、爱心等等。这件作品并不是表现性的夜不是在现性的,既不是具象也不是抽象的,而是将自己的观念融合在了作品之中。

在二十世纪的时候,人们总是为抽象和具象孰好孰坏争得不可开交。当Philip Guston放弃抽象作品,转而画3K党成员Klansmen和Cyclops的头像时,他差不多引起了公愤。我也总听到人们哀叹现在没有人再在沙子上画线条了。在过去的十年中,几乎艺术家们人人都在做抽象艺术,而现在趋势又转回了具象。其实抽象和具象之争在今天已经不再重要。正如在此次展览中Henry Taylor以及Tschabalala Self的作品放在一起,看起来似乎相差并不多,但他们却是以自己的艺术语言来构建了女人的形体。他们究竟是继承了抽象的传统还是具象的传统——现在谁还在乎呢?(来源:Hyperallergic 作者:Daniel Gerwin 编译:孟媛)

AP-20

展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