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2016年4月22日,由北京画院、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联合主办的“雕塑人生——邹佩珠先生纪念展”正式开幕,主办方通过通过大量的实物展品和史料文献,最大程度地呈现邹佩珠的艺术人生,去还原这位李可染背后多姿多彩的女性艺术家。邹佩珠先生早年毕业于重庆国立艺专,是我国最早的女雕塑家之一。上世纪五十年代由她创作的《掷铁饼运动员》、《彭雪枫像》等至今仍矗立在北京工体和安徽宿县烈士陵园里。此次展览将持续到5月8日。

IMG_1687

每每说起邹佩珠,人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李可染的夫人,而少有人知其雕塑艺术家、美术教育家的身份。她不光筹建了我国第一所雕塑工厂,即今天的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还新在中国成立初期任教于中央美院雕塑创作室,在她的指导下新中国初期出现了一个颇具创造性的女雕塑家群体。而在艺术上,她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之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组的起草和定稿,还创作了北京体育馆休息厅的大型浮雕运动员像、北京工人体育场掷铁饼运动员像、安徽宿县烈士陵园的彭雪枫烈士纪念碑雕像等。

IMG_1631

▲展览现场

IMG_1794

▲开幕式嘉宾合影

提及此次展览,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表示,展览不仅仅是对邹佩珠先生艺术成就的一次展示,也是一份诚挚的缅怀。为了更好的支持李可染改革中国画的工作,她毅然放弃了自己的雕塑创作,全身心的投入到照顾李可染的生活中去。李可染去世后,邹佩珠又变身成为李可染艺术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者,不知疲倦地策划各项艺术活动,深受美术界的尊敬与爱戴。尤其是她代表家人,将李可染先生的两百多件重要作品捐献给国家。而此次展览活动,我们也试图通过文献展品、文献资料、邹先生的早年创作来呈现她的艺术人生,也呈现李可染先生背后这么一位重要的女性,所以今天的这次展览,是有多方面的意义的。

IMG_1675

IMG_1677

▲邹佩珠先生遗物及从事教育30年奖章

IMG_1796

▲展览现场

女儿——运动员

1920年的农历七月初七,邹佩珠出生在浙江兰溪一个普通的皮商之家。早年的家境尚好,邹佩珠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少年时期的邹佩珠非常迷恋中国传统文学中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常常被里面充满侠义感的故事所吸引,所以在小时候她便开始锻炼身体,学习拳术,练举重、踢足球样样精通。此外,她还对传统的中国绘画产生浓厚兴趣,作品被学校留作在校成绩,悬挂在校园的走廊里。考入浙江女中后,她更是对体育产生浓厚的兴趣。还曾经在1936年的杭州体育运动会上,不顾摔伤代表杭州女中参加四百米接力跑,勇夺冠军。另外,她还在运动会上获得铅球比赛第三名的成绩。那时候的邹佩珠兴趣广泛、活泼好动,在她的身上少了几分苏杭女子的婀娜婉约,却多了几分男孩子的正义与豪爽。在家里她是父亲的好女儿,在学校里她是一名优秀的体育健将。

 

11-01 1948年齐白石与李可染夫妇等合影

▲1948年齐白石与李可染夫妇等合影

06牧牛图 李可染67cm×34cm 纸本设色 1947年

▲《牧牛图》 李可染67cm×34cm 纸本设色 1947年

妻子——雕塑家

1944年,邹佩珠与国画大师李可染喜结良缘,成为一名妻子。“七夕”出生的“织女”没有等来自己的放牛郎,却在天缘下嫁给了一个“画牛郎”。婚后的邹佩珠巧于理家,不但在贫苦的战争生活中照料着一家人的生活,更凭借着自己超常的护理才能,调理着李可染疾弱的身体。新中国成立后,邹佩珠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任教,当时她是系里任课最多的讲师。在授课之余,她还参与了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的设计和草创工作。在此次展览中,我们将大量呈现邹佩珠当时绘制的浮雕《武昌起义》草图和相关手稿,为普通观众揭秘一位雕塑家的幕后工作。另外,由于五十年代邹佩珠创作的雕塑作品多为大型的城市雕塑或体育场馆的浮雕,有些至今仍矗立在相关单位,无法在展厅里进行展示,所以主办方通过影像视频的手段为观众全方位地呈现这些雕塑作品。

IMG_1642

▲彭雪枫烈士纪念碑雕像(复制品)

IMG_1639

▲运动员浮雕手稿

IMG_1686

▲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武昌起义”(图片印刷)

IMG_1723

▲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武昌起义”(手稿)

对于邹佩珠先生的艺术历程,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表示:“这次展览不仅仅是展示了邹佩珠先生自己的艺术、人生轨迹。同时是对李可染先生的一次全面展示,因为邹佩珠先生的艺术创作与李可染先生的艺术创作是分不开的。你们看可染先生的山水画,强调为河山立传,山体是带着雕塑感的,逆光、顶光、侧光等等,就像光线照射在雕塑上。我想这与邹佩珠的雕塑对可染的影响是分不开的。而邹佩珠先生的绘画、书法,许许多多都是临摹李可染,所以看邹佩珠的艺术, 就会想到李可染。看李可染的艺术,就会想到他背后有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邹佩珠作为现代中国美术的第一代女雕塑家,她参与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创作,也独立的创作了彭雪枫纪念像,还有工人体育馆的体育雕塑,她在雕塑上,可以讲是很有才气,功夫很扎实。这从彭雪枫纪念像中,手、手枪、甚至手枪壳的塑造等局部中能看到,她有表现的灵性和对形式美感的把控。就像是王明明院长的题字《雕塑人生》,她不仅仅雕塑了自己的人生,也雕塑了李可染、乃至中国艺术界的发展历程。”

IMG_1643

▲展

IMG_1659

▲《工农劳模北海游园大会》 李可染 年画 中国美术馆藏

母亲——播道者

如果邹佩珠坚持自己的艺术创作,那么社会上必然会多一位卓有成就的女雕塑家。但是在弘扬传统民族文化的大义前,邹佩珠放弃了自己的艺术事业,甘于退居幕后,成为李可染艺术生涯中最亲密的助手和最忠诚的传播者。特别是在1989年李可染去世后,邹佩珠作为一位母亲,带领着李小可等子女出版了数十种李可染画集和刊物,举办了数十场国内外的大型艺术交流活动。2009年,正是在她的推动下,“实者慧——邹佩珠、李小可、李珠、李庚捐赠李可染作品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邹佩珠将数十年精心保护的艺术珍品全部捐献给国家。在她的世界里,从没有一天停止为实现李可染的理想而努力工作。也正是在她的努力下,才有了今天意义上的李可染艺术。

IMG_1655

▲展览现场《师牛堂》及李小可《永念》

IMG_1636

▲展览现场

对于邹佩珠母亲这一身份,邹佩珠之子、艺术家李小可表示:“创作雕塑,参与筹建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这是我母亲她自己的事业。但是她认为我父亲李可染对文化的贡献未来将会超过她。所以在她的后半生,把自己的人生交给了我父亲的艺术生涯,支持他创作, 在50年代的时候,她独自承担了我们整个大家庭的重担,为了让父亲安心工作,除了中央美院雕塑系的工作外还兼职北京第十一中学美术老师工作以补贴家用,所以我小的时候经常看到母亲工作到深夜。”

IMG_1674IMG_1798

▲邹佩珠先生随身携带26年的布包 邹佩珠去世后 整理遗物时发现包中有个小包 上面写着“可染留下的头发一根”

“母亲放弃一切全身心照顾父亲的身体和事业,为父亲修脚、制鞋、找资料、修补画稿等等,成为母亲生活的全部。为了让睡眠不好的父亲安心休息,她十多年睡在父亲画室兼客厅的沙发上,可以说是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母亲的付出使父亲在最后的十多年里达到了他艺术的高峰,实现了他理想的一部分。当我父亲过世后,她一直坚持把我父亲的事情做完,组织基金会、画院,也支持艺术界青年们的工作。美在心灵,贵在奉献,这是她用自己的行为贯彻到底的一句话。这是因为她有一种对民族、艺术、大众的热爱。这种热爱源自于她的经历,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再到建国。所以她是由衷的希望民族能够发展,更希望能为民族艺术作出贡献。”

IMG_1670

▲1950年代 齐白石为李可染纂刻的印章《李》

03黄山烟霞 邹佩珠 50cm×81cm 纸本水墨 1963年

▲ 《黄山烟霞》 邹佩珠 50cm×81cm 纸本水墨 1963年

IMG_1652

▲《文赋》 李小可 2015年 (局部)

晚年的邹佩珠对弘扬民族文化和推动中国画发展有着特殊的情怀。在生命的最后二十年里,她长期关心美术事业的发展,积极参加各类美术活动,鼓励青年美术家的成长,她也因此深受美术界的尊敬与爱戴。也正是在这种秉持一生的无私奉献精神中,邹佩珠先生活出了自己的品格和光彩。

IMG_1726

▲展览现场

对此,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表示,此次展览,是邹佩珠先生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展览之一。邹佩珠先生在世的那些年,因为筹办李可染的展览接触了很多次,她是个了不起的女性,在她的人生中的几个不同阶段,都为中国美术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教育,因为每次跟她交流都是非常大的收获,我时刻在想,我们这些艺术家身后能留给祖国什么,能留给时代什么,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重要课题。可染先生走上艺术巅峰,跟她的精心照顾,跟她在艺术上的帮助是离不开的。

而在可染先生去世后,她又把可染最重要的作品捐献给了国家,我想这等大义之举,将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同时她也是个社会活动家,帮助我们一代代年轻人成长,她也是一位雕塑家,她把自己的雕塑的作品留给了我们的时代。所以我想一位艺术家能在历史上留下如此多的遗产,让我们经常去缅怀的,的确是不多。她与可染冲破了名和利两个对艺术家影响最大的枷锁,而且冲破了以后,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那就是艺术家的责任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们纪念邹先生,她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值得去思考、去学习的,同时我们也要知道自己的责任。

12-李可染、邹佩珠夫妇在师牛堂

▲李可染、邹佩珠夫妇在师牛堂

关于邹佩珠

IMG_1708

▲展览现场 邹佩珠艺术简历

邹佩珠,著名雕塑家、艺术活动家、美术教育家、中国国家画院院委、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名誉理事长、李可染画院院长、李可染先生夫人。

1920年农历七月初七生于浙江杭州;1938年在重庆考入国立艺专雕塑系;1944年由林风眠先生主婚、李超士先生证婚与李可染先生结婚;1946年应徐悲鸿先生邀请任教于北平艺专。在她的积极倡议和参与下,筹建了我国第一所雕塑工厂(即今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究所),建国初期任教中央美院雕塑创作室,并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之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组的起草和定稿。主要作品有:北京体育馆休息厅的大型浮雕运动员像、北京工人体育场掷铁饼运动员像、安徽宿县烈士陵园的彭雪枫烈士纪念碑雕像等。

凤凰艺术  独家报道  责编  L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