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令人瞩目的张大千晚年最重要的泼墨泼彩作品《桃源图》于4月5日在香港苏富比2016春拍中以2.7亿港元成交,创造了张大千作品拍卖纪录。豪迈出手的自是收藏界有着“任性哥”之称的刘益谦,他当天在朋友圈里写道:“实在喜欢这张画”“大千问世,谁与争锋”

消息一出即刷爆朋友圈,豪举上头条于刘益谦来说,似乎是家常便饭。他于去年11月豪掷近11亿元人民币在纽约佳士得拍下莫迪里阿尼的《侧卧的裸女》,打破了莫迪里阿尼个人拍卖记录,成为全球拍卖场第二贵的艺术品。2009年,以12亿元人民币分别购入了齐白石《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宋人《瑞应图》手卷等多件拍品;2010年,以3.08亿元人民币拍下王羲之草书《平安帖》;2013年,以1.69亿元人民币拍得古画《十八应真图卷》,2014年,以2.81亿港元拿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等等。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这十年来刘益谦就购得24件超千万元的藏品,这些都应和了他的收藏标准“我只买贵的”。

为啥只买贵的?因为有钱。如今的刘益谦已成为世界各大拍卖行的贵客,据说任何一场艺术品拍卖会上只要有他的身影,拍卖行老板都会乐得合不拢嘴。

“只买贵的”似乎成了富豪投资艺术品的标杆,如去年5月,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场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以1.27亿元人民币拍得莫奈的《睡莲池与玫瑰》;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中军则以1.85亿元人民币拍得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香港富商刘銮雄于去年11月在瑞士以1.8亿元人民币拍下稀世粉钻送给女儿;等等。有钱了,连说话都很任性,马云说“花钱比挣钱难多了”,言下之意是真的很有钱,也很苦恼,不知钱怎么花了,其实可以学学比尔·盖茨,把钱大把大把地捐出来做慈善。有钱了就任性,买天价艺术品,建什么美术馆、博物馆等等,并冠冕堂皇地说是在做艺术普及民众、传承文化等公益事业。实则呢,还是在以商人的行为去投资,频频出手购买高价艺术品,是在于其稀缺性、保值性;建馆盖院,美其名曰“传承文化”,实则是以艺术的名义去进行商业开发而已。而个人认为,作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不能只想着用财富界定自己的地位,而应该有着更多的道德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成为一个有着家国情怀的真正“富人”。

为啥只买贵的?因为不懂专业知识。于古玩市场那些淘宝的人来说,都希望能够捡漏,这既需要机会,更需要很深的专业知识。对于这些富豪来说,先去市场淘宝捡漏,学习专业知识,再去投资艺术品,似乎是笑谈。因为有钱,可以按有钱的方式来办,要么像万达集团那样请郭庆祥来掌舵投资艺术品,要么背上钱袋子亲自操刀,只拣贵的买。刘益谦说:“参与艺术投资,在外界看来门槛比较高,需要很深的专业知识。我没有专业知识,但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障碍,我的优势是有资金,所以我要发挥我的优势。”刘益谦说自己不懂,所以每次拍卖时,都会盯着拍卖图录的封面作品不放,因为他觉得能作为封面的肯定是本次拍卖精品中的精品,也因此被业内称为“封面男郎”。刘益谦还算是一个实在人,没有不懂装懂,因为有钱,可以支撑他专买“精品中的精品”,以免买到赝品,但这也不是绝对的保证。他在2013年用5037万元人民币买下的苏轼《功甫帖》,就被推到“真帖假帖”的风口浪尖。是真是假?你也只能猜猜看,因为时至今日尚无定论。

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屡屡出现中国富豪的身影,他们热衷于抬高艺术品的价格,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创造了一个接一个的纪录。如此阔绰出手,是因为他们真的懂艺术?或是看到了艺术品背后的价值?如此高价寻宝,近似盲目的行为,更像是富人圈内的一种攀比,或是花钱博一个好品位的名声,或是一种商业投资,这样的做法如果注解为“收藏”,笔者认为真是有些勉强。狂追天价艺术品,显露的是一些人暴发户的心态,甚至近似一种愚昧,这已不再是纯粹的个人行为了,因为它已经引起了轰动,只能从社会层面来认识。有钱,也不可以这么任性;富有,也不可以这么去玩收藏。

作为“有钱任性”的代言人,刘益谦于艺术品只买贵的,作为当前艺术品投资的一种现象,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