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艺术国际 作者:杨远威2016-04-19 09:28

The_Flagellants

卡尔·冯·马尔 The Flagellants 427×701cm

这些年来在美国见识了一些值得看的绘画,过去美国绘画给我的基本印象是,没有什么特别壮观可以永垂艺术史的巨作。在美国各个大美术馆里,撑台面的还是那些从欧洲各国弄来的18-19世纪各主要艺术流派大师们的作品。本土绘画中,虽然有一些令人难忘,但总感觉在20世纪中期以前,他们的画家还跟在欧洲(特别是法国)人后面跑。早期的哈德逊河画派诸大师且不用说,哪怕是稍后的大天才萨金特、霍默等等,作品还是逃不出那么个味儿,还是那么仰慕欧罗巴的情趣,缺少憾人心魄的作品。当时的美国画家也是以能去意大利、法国取经作为登堂入室的必经途径,难怪过去欧洲的高雅评论没拿美国的绘画当回事,中国的艺术家们谈到美国绘画,也总是流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当然,世事沧桑,随着欧洲经济的衰落,在波洛克以后,美国绘画引领世界潮流,世界艺术之都从巴黎换到了纽约,那也是后来的事。也许是我孤陋寡闻,美国绘画前百十来年,好象没有看到什么具有划时代意义和特点,能震撼人心的巨作。

这次,一张威斯康辛艺术博物馆(密尔沃基市)的巨幅大画,改变了我对美国绘画的看法。画家是卡尔·冯·马尔(carl von marr ,American,1858–1936) 。

这张画大约有2人多高,题目是《The Flagellants》,暂译为《自虐行列》,图画描绘了14世纪欧洲黑死病大瘟疫后的场面。鼠疫和肺瘟疫造成的恐怖笼罩着西欧,人口因此而减少了近三分之一。这一切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人们认为这是上帝为人类的罪恶而给予的惩罚,指责教堂没有提供直接的解决方案。一般的认为,《The Flagellants》是画出了人民对教会贪污和腐败的反抗。

图画场面壮阔,气势恢弘,技法娴熟,感人至深。这一切也许还源于作品中精美的细节渲染,画中每个人物的情绪都表达得十分到位,似乎每个人物都可以探究出一些感人的故事。在画的中央偏左下部,一个年轻的女孩以一个姿势暗自祈祷,显示稍微不同的立场。她大概代表纯洁和理性,不为环境所动,她的庄重把画面纷杂混乱的场面衬托得更加浓烈。画面强大的感人气场,为我在美国绘画中之仅见。画面还可感受到丝丝德国画家的严谨,此画足可匹敌19—20世纪俄罗斯巡回画派各位大师的风头。这张画于1885-1889年在慕尼黑完成。

到图书馆检阅资料,在一本美国美术史里查到了这位画家。卡尔·冯·马尔,美国画家,出生在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一个德国移民家庭,他是雕刻师约翰·马尔的儿子,曾在德国和英国学习和工作。

他被传言是阿道夫·希特勒最喜欢的画家,这也许因为希特勒本人是“自虐”的忠实粉丝。可是,卡尔·冯·马尔却十分痛恨希特勒和纳粹,他在上世纪30年代初曾帮助一些犹太画家逃出德国,到达安全的地方。

在德国期间,卡尔·冯·马尔成为了慕尼黑皇家艺术学院教授和主任,在德国三次被封爵位。晚年往返于德国和美国密尔沃基,在密尔沃基的“巴伐利亚文化圈”里,他是个十分活跃的人物,多次成功地策划了德国和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活动。所以,德国人认为他也是德国画家。他的这幅画是用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织布机织了一块巨大的布来绘制,1889年完成时,被当时的艺术评论界誉为“不可思议和耸人听闻的历史画”,在欧洲巡回参加各种博览会,多次获得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