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彭德2016-04-14 11:56

尽管一直在关心黄专的病情,但他突然离去仍然让我意外,因为他今年比往年更活跃。他的去世,印证了天妒英才的说法。怀念他与其唏嘘一番,不如回顾一些开心的故事超脱生死,让他仍然待在咱们身边。

从1985年起,黄专通过写文章和策展,从事当代艺术批评。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批评家,应当是受三个人影响所致。一是文献学家张舜徽,他在华中师大历史系读本科时的名师。一是他读研时的导师阮璞先生,认为批评文本是没有学术价值的“报馆文章”。三是他佩服的范景中,同阮先生有着同样的价值观。上世纪末,黄专和杨小彦、严善錞、邵宏一道,同范景中的关系密切,倾心波普尔的科学哲学和贡布里希的图像学,被我戏称为贡派,黄专自称为范帮。黄专爱开玩笑和自嘲。九十年代初,范景中治癌症,切了一只睾丸。黄专叹道:完了,老子们都成了阉党。

1985年,美女学者萌萌在《美术思潮》发表文章,引起关注。黄专当时是《美术思潮》最年轻的编辑,在餐桌上对她说,萌萌,你为什么嫁人啊,搞得我们都没有机会了。1992年,大家在一起游泳,李媚的泳姿最漂亮。出水后,黄专说:媚姐呀,好一朵出水老芙蓉!李媚哇哇大叫,狠狠地把他推进了泳池。1998年,他和鲁虹等人同我聊天,看我家挂了一幅大地图,脱口叫道:我看到地图就恐惧,就像进了法西斯的指挥部。又见我书桌上堆了新卖的书,摇头说:彭德的生活太单调,找个小姐把他整一整,也许还有救。

范帮成员当时都很年轻,彼此之间爱做恶作剧。1992年3月31日,杨小彦的夫人燕子用一口流利而标准的英语给黄专打电话,伪装国外的学术机构代表,约他第二天在广州美院校门口见面,谈合作事宜。第二天,黄专在校门口等了好久不见人影,只见燕子骑车到他跟前,笑道:黄专,你还在干等?你忘了今天是愚人节?

黄专是比较典型的武汉人,性子急,吃饭都能看出来。他在我家吃饭,吃了一个煮鸡蛋,然后不断喝酒,醉了,呕吐,吐出的鸡蛋只咬了两下,四瓣,合起来还是个整蛋。

黄专蔑视诗歌,认为年龄大了还写诗是无病呻吟。当时武汉哲学界名流如张志扬、陈家琪、萌萌都提倡“诗意的思”,黄专大不以为然,认为诗歌防碍思想和学术。皮道坚是黄专的学兄,儿子皮力十六岁时爱写诗,据说比当时的流行诗人汪国真写得还好,被黄专当面热讽冷嘲了一番,致使皮力放弃了诗歌。

黄专处世豪爽,同朋友们上餐馆总是抢先付款,但不爱欠人情。十五年前他患血癌,医疗费特别高,朋友们纷纷解囊相助。我给他寄了一万元,他如数退回。治血癌必须换骨髓,换的是他姐姐的骨髓。他姐姐内向,从此以后,黄专竟然变了一个人,不再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开始对人客客气气,不开玩笑了。有人说是骨髓起了作用,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对第二次生命有了新的体认,有了紧迫感,需要珍惜生命而不能消费生命。

我同黄专共同参加或合作过的活动照片:

《美术思潮》1985年第4期封面封底,责任编辑是黄专。

《美术思潮》1987第2期封面,责任编辑是黄专。

1988年月,皮道坚、彭德、祝斌、黄专(后排左三)参加杭州牛庄摄影讨论会。

1989年6月,陈孝信代表《江苏画刊》到武汉组稿。前排背侧影:张志扬、邵宏、萌萌、陈孝信、严善錞;后排:祝斌、曾春华、彭德、黄专、舒群、鲁虹、任戬。

1992年10月,黄专(右二)、王广义、易丹同意大利美术刊物主编谈吕澎策划的广州·九十年代艺术双年展。

1992年,范迪安、张晴编辑《九十年代中国美术文献》,约我写美术传播一章。我造了一个调查表寄给熟人们,黄专填表特别认真。

1992年起,从黄专开始,湖北当代艺术批评家开始陆续调离武汉。黄专调广美时,大家为他饯行。1940年代出生者同黄专合影。左起彭德 张志扬 皮道坚 萌萌 黄专 尚扬 1992年,小东门餐厅。

大合影。左起立者:王广义、张志扬、李凇、曾春华、皮道坚、魏光庆、萌萌、黄专、尚扬、严善錞;坐者:彭德、刘子建、祝斌、鲁虹。

2007年,黄专(前排右四)策划的当代艺术生态考察会,深圳华侨城OCT当代艺术中心。前排:乐正维、佚名、俞可、费大为、彭德、黄专、靳卫红、孟晖。后排:付晓东、李彧莎、冯博一、李昱、高岭、王陆健、佚名、李公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