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2016年1月11日,被誉为“世界摇滚史上的传奇人物之一”的英国著名摇滚乐家大卫·鲍伊(David Bowie)在经历了与癌症抗争的18个月后离世,享年69岁。然而,大卫·鲍伊的身份却不仅仅只是一位传奇音乐人,他还是艺术家,更是一位艺术品收藏家。1998年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鲍伊曾说:“艺术是世上唯一一样我想占有的东西。”1999年,他曾公开表示:“能让我购买上瘾的只有艺术。”

大卫·鲍伊与彼得·豪森创作于1994年的争议性战争作品"克罗地亚穆斯林" 

他究竟收藏了哪些东西呢?据说在他最紧张的柏林时期,大卫·鲍伊收藏了两幅古典大师作品和一些德国表现主义版画。但是,据鲍伊自己的话说:“我收藏的大部分都是20世纪英国艺术”,其中包括彼得·豪森创作于1994年的争议性战争作品“克罗地亚穆斯林”及一幅达明·赫斯特作于1995年的旋转画。此外,鲍伊还曾为多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展览借展过藏品,这不仅仅侧面说明了鲍伊在艺术藏品方面的个人喜好,同时也透露出其艺术收藏的冰山一角。

伯纳德·雅各布森(Bernard Jacobson)是与鲍伊私交甚密的一位艺术商人,同时他也是当时英国现代艺术方面的专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鲍伊经常光顾伯纳德的画廊并对具有结构、造型风格的格林·威廉姆斯(Glynn Williams)作品非常感兴趣。或许是受到影响,后来鲍伊对伯纳德接手的很多艺术家作品都非常熟识和感兴趣。伯纳德回忆道:“他有一双神奇的眼睛,充满了热情,对于艺术他看了很多,也学的特别快。鲍伊后来买了不少英国重要艺术家的代表作,比如本·尼可尔森(Ben Nicholson)、斯坦利·斯宾塞(Stanley Spencer)、大卫•本勃格(David Bomberg)、莱昂・科索夫(Leon Kossoff)、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当然还有一些在当时很少有人知道的尤恩·厄格罗(Euan Uglow)、维克多·威林(Victor Willing)以及威廉·蒂莉(William Tillyer)的作品。在拍卖会上也买过不少。”到了九十年代,鲍伊和他的艺术顾问Kate Chertavian早已经成为伦敦“英国现代艺术”拍卖场上的常客。笔者曾经见证过他购藏画作和雕塑,对艺术收藏的兴趣可见一斑。

威廉·斯科特(William Scott)早期作品“Girl at a Table”威廉·斯科特(William Scott)早期作品“Girl at a Table” 

1993年10月,鲍伊以11,270英镑买下了圣艾夫斯艺术家布莱恩·温特(Bryan Wynter)的一件珍贵水粉,这个成交价是估价的五倍之多。11月,鲍伊又和他的艺术顾问一口气拍回了11件英国现代艺术作品,其中包括威廉·斯科特(William Scott)早期作品“Girl at a Table”,成交价45,500英镑,不仅超估价4倍,更创造了斯科特当时的拍卖纪录;同时还以18,400英镑买下了本勃格表现主义晚期的自画像。除了已经成功购入的画作,鲍伊还曾在拍卖现场参与杰克·史密斯(Jack Smith)和维克多·帕斯莫尔(Victor Pasmore)早期抽象画作的竞拍,遗憾最终未能成功购藏。

哈罗德·吉尔曼(1876-1919)作品“Interior (Mrs. Mounter)”(1917)哈罗德·吉尔曼(1876-1919)作品“Interior (Mrs. Mounter)”(1917)

但鲍伊非常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的野心似乎更高远。1994年,大卫·鲍伊加入刊物《现代画家》董事会,并与很多艺术家进行面对面的访问,在雅各布森的支持下,他花费了111,500英镑买下了哈罗德·吉尔曼(Harold Gilman)的一幅经典的卡姆登画会作品,创造的这一交易纪录保持了八年之久。此外,鲍伊还曾抢购下了爱德华多•保罗齐(Eduardo Paolozzi)、芭芭拉·赫普沃斯助理丹尼斯·米切尔(Denis Mitchell)的雕塑以及葛拉汉·苏沙兰德(Graham Sutherland)、圣艾夫斯艺术家特里·弗罗斯特(Terry Frost)和 亚历山大·麦肯齐(Alexander MacKenzie)的画作。

威廉·蒂莉“Two Kachinas: The Luminist Meets the Constructivist”(1994)威廉·蒂莉“Two Kachinas: The Luminist Meets the Constructivist”(1994)

后来,鲍伊开始接触雅各布森以外的艺术商人,并逐渐尝试购藏英国当代艺术,并以36,700英镑买下了帕特里克·考尔菲尔德(Patrick Caulfield)的杰作,还有朱利安·奥培(Julian Opie)、吉尔伯特与乔治二人组(Gilbert and George)等英国重要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但他与雅各布森之间的关系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一天,大卫·鲍伊来到雅各布森的画廊,碰巧雅各布森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威廉·蒂莉创作于1994年的画作,“鲍伊说他想买走它,但我说我不卖”,雅各布森回忆道,“我特别喜欢这幅画,也想一直留它在我这里。但是大卫特别坚持:‘喂,你可以个商人啊,你应该愿意卖任何东西的,’他说道。”最终,伯纳德·雅各布森动摇了,这幅画成为了大卫·鲍伊的收藏,但不是用买的,而是伯纳德白白送给他的,这也见证了二人深厚的友谊与相互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