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artnet新闻 作者:Elaine2016-04-05 10:03

曹斐:《Cosplayers系列:阿明在家》(Cosplayers Series: A Ming at Home),2004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Vitamin Creative Space

曹斐:《Cosplayers系列:阿明在家》(Cosplayers Series: A Ming at Home),2004

当纽约人在谈论曹斐的时候,通常都是在谈论她的身份。她是中国人,她来自于一个工业城市。她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或者至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这些都是事实,但并非关键。今年37岁,广州出生、北京工作的曹斐所关注的并不是当地化的主题,而是探讨一个与大家都相关的内心话题:全球化背景之下越来越冷漠的现代化社会。即将在皇后区MoMA PS1举办的艺术家个展是她的首次博物馆个展,而这也是个颇具野心的展览,其中包括了多种媒介与多重身份。

以2004年的作品《COSPlayers》为例,曹斐融入了自己家乡的一群动漫爱好者当中,观察这些日本动漫的粉丝们如何在一片嘈杂的工业环境中装扮成自己喜爱的动漫角色。3年之后,她创造了一个名为“China Tracy"(中国崔西)的虚拟人物,这个角色作为曹斐的化身出现在角色扮演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的“人民城寨"(RMB City)之中——一个位于大洋中央的未来中国城市。而在2006年的影像作品《谁的乌托邦?》(Whose Utopia?)当中,这位艺术家邀请照明设备工厂的工人们在灯火通明的泰罗式生产车间内进行各种美妙却怪异的行为表演。

曹斐,《谁的乌托邦?》(Whose Utopia,2006)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Vitamin Creative Space

曹斐,《谁的乌托邦?》(Whose Utopia,2006)

“疏远与孤立,并不是一种暂时性的反应,"她在给artnet新闻的邮件当中写道:“而是一个持续、漫长而逐渐发生的过程。我们目前陷入了僵局。动画片《冰雪奇缘》(Frozen)成为迪斯尼票房最高的动画片,这就是我们对所处的时代能够呈现的最佳描述。"

这种疏离感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及淘汰变得愈加明显,并且越来越迅速。3月23日,微软有趣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Tay,也就是那个“失败的实验"在正式发布的同一天就被迫下线——因为淘气的网民们教会了它发布带有种族歧视的垃圾信息。不过,曹斐更感兴趣的是我们如何在线上与线下的世界营造出乌托邦的环境。她说自己在《第二人生》中创建“人民城寨"的时候,希望这会是一个“完美无瑕、没有冲突"的地方。但是,“现在是一个虚拟现实、到处添油加醋的时代,"她写道:“‘虚拟世界'已经再无法满足人们的感官需要了。"

“现在,人们的想法是通过沉浸在这样的幻想世界中,对日常生活进行抵抗," MoMA PS1助理策展人乔瑟琳·米勒(Jocelyn Miller)在电话采访中对artnet新闻说。

捕捉那些角色扮演者们的日常,只是曹斐试图突破我们平常生活中的苦闷与局限性的过程当中的一例。在《漫画乌托邦:关于现代世界中的漫画与动画》(Mangatopia: Essays on Manga and Anime in the Modern World)一书当中,弗兰奇·鲁宁(Frenchy Lunning)谈到角色扮演时用了“therapeutic"(治愈性)一词,并且引用盖瑞·基恩诺思科(Gary Genosko)的说法称之为“激进开放"的行为。

曹斐深入钻研到了日常生活中的丑陋面,所以她的作品中也充满了这样的情感,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目前对于当代艺术对话的预期。“艺术作品变得越来越虚弱,再也抓不住我们的真实感受。"她写道:“环球主题公园似乎比所有的沉浸式艺术作品都要更完美。"

曹斐,《Un-Cosplayer系列:兔子的世界》(Un-Cosplayer Series: Bunny's World ,2004)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Vitamin Creative Space.

曹斐,《Un-Cosplayer系列:兔子的世界》(Un-Cosplayer Series: Bunny's World ,2004)

 

曹斐一次次地教授我们各种如何应对、如何逃离的方法。本周末在MoMA PS1的周日特别节目(Sunday Sessions)当中,曹斐会与纽约的亚洲美国人说唱团体Notorious MSG合作演出《Straight out of Times》。她在2006年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他们的音乐,而这个团体很快就出现在了曹斐的影像作品《嘻哈:纽约》(Hip Hop: New York)当中,这件作品同一年出现在了纽约的Lombard Freid Gallery当中。

“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帮派的意识,这脱胎于社会较底层的文化,或者说是建立在对唐人街本身的替代性文化想象中所诞生的形象,"曹斐写道:“唐人街所形成的那套社会团体的形式方法,与他们‘客居'国家的社会主流秩序并不相同。他们按照地下的规则行事,为华人、其他情况类似的移民以及总体上处于弱势的群体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从这当中涌现了一股反抗的力量。"

曹斐, 《霾》(Haze and Fog),影像截图,2013 图片:Courtesy of artist and Vitamin Creative Space.

曹斐, 《霾》(Haze and Fog),影像截图,2013

无论她置身于角色扮演、嘻哈乐还是社会群体当中,“抵抗的力量"才是是曹斐作品的原动力。对于艺术家来说,总有逃离的方式,即便那只是一种想象。

除MoMA国际委员会和一些私人资助外,本次展览主要资助方来自由中国收藏家王兵创立的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New Century Art Foundation)。基金会理事长楠楠在开幕展览上表示,作为中国屈指可数的关注当代艺术的基金会,希望通过更多非赢利项目支持中国艺术家在国际上的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