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mplus

M+高级策展人皮力正在为其策划的希克收藏展(Sigg Collection show)进行导览 图片:artnet News

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这座城市的活动热闹非凡。从“M+乌里·希克藏品: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M+ Sigg Collection: Four Decades of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的开幕式到各大画廊的开幕宴、晚宴、派对,以下我们就对这次在香港巴塞尔的所见所闻做一个简单的梳理。

M+乌里·希克藏品: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开幕式上的乌里·希克

乌里·希克说:“我一开始就对艺术非常热衷,我一直就是个藏家,只不过以前收藏的是西方艺术作品罢了"。这位商人、收藏家兼前任瑞士驻中国大使,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中最重要的人物将收藏的大部分作品都捐赠给了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但所谓万事开头难,他说道:“一开始,我没法走出去和艺术家碰面,这对于我和他们来说风险都太大了。"

计划于2019年正式完工的M+博物馆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于ArtisTree空间内展出了藏品的一部分,超过80多件的作品涵盖了一些最重要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名字,比如艾未未、张晓刚和曾梵志等。

“因此,我一开始通过中间人得以看到艺术家的作品,但却不能和艺术家本人见面。之后到了上世纪90年代,情况有所好转。我能通过一个艺术家结识到另一个,另一个又把我介绍给其他人。从某个时刻起,变成了艺术家来找我。我就是那个和艺术家交谈的怪人。"

至于当时其他中国艺术的藏家,希克说你用一个手就能数得完。

“在近90年代末的时候,(中国的整体氛围)变得更为友好了,不过当时的艺术圈还是处于半地下的状态。也许是在2000年左右,从那以后艺术开始从地下浮现,随便哪本咖啡桌上的杂志也会在谈论艺术家。拍卖行那时候也开始出现了。所以整体变得对艺术更有利了。

作为一个拥有最重要的中国当代艺术藏品系列的外国人,又把藏品捐给了一家香港的博物馆,希克对于这中间遇到阻力这样说:“当然关于这件事以及我所设立的艺术奖项都有许多争论,但我不得不为自己辩护。我投入了如此多的时间和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打交道,我走遍了整个国家,既在工厂里呆过也和总理们工作过,所以我认为我有这样的立场来那么做。"

mplus2-e1458920358178

石心宁,《杜尚回顾展在中国》(Shi Xinning, Duchamp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in China)2000-2001 图片: artnet News

香港某商场内的拉里·贝尔(Larry Bell in a Hong Kong Mall)

着重于光与空间的艺术家拉里·贝尔受邀在香港高档购物中心太古广场(Pacific Place)创作一件装置作品,同时另一件较小的作品则在广场楼上时髦的奕居(The Upper House)酒店Gray咖啡吧内展出。这组名为《平静的红》(Pacific Red)的作品是由太古地产(Swire Properties)和好莱坞联合精英经纪公司旗下画廊(United Talent Agency Fine Arts,UTA Fine Arts)共同呈现,由三个颜色深浅各异的大型红色玻璃立方体组成,每个立方体内还有更小的立方体。UTA画廊的领头人,好莱坞经纪人约书亚·罗斯(Joshua Roth)在当晚揭幕后的宴会上现身,向我们介绍了这组作品。

LarryBell1

拉里·贝尔,《平静的红》 图片: artnet News

“红色是他最喜欢的颜色",罗斯像孩童般精力旺盛,他站在太古广场楼上的阳台俯看楼下的大理石地面,贝尔的作品就像三块果冻一样放在灰褐色的地毯上,“他一直想要做这样形状和颜色的玻璃立方体。"

罗斯介绍说每一块玻璃板大约重400磅,所以每个立方体由将近3.5吨重的玻璃构成。“大约有10个人在三天内赶工完成了这件作品。"

尽管他把这个装置过程描述地如此惊心动魄,不过看得出他显然非常激动。他说:“这既是有艺术史意义,也适合吸引了最出色、全世界最多人流的巴塞尔艺博会的作品。当一天临近尾声时,最重要的是艺术家是否高兴。而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说着示意了一下附近MTR站——香港庞大的公交系统——的入口,“很多人都能看到这件作品。"

这些立方体中清晰的线条和闪亮半透明的表面,以及都无需赘述的高昂造价(我并不知道具体的费用,但事实上UTA和太古地产都已经不能勉强承担多制造和运输1-2块后备玻璃,以防有人打碎了作品之类的),都完美反映了我在香港见到的每一个大商场(包括太古广场)中玻璃、钢筋和大理石的娴熟结合。对于这个空间而言,它无疑是件出色的公共艺术,既有视觉享受也向任何人开放。试想每天有那么多人从地铁站进出,肯定有不少会因为作品十足的冷酷感而转为艺术爱好者。

罗斯说贝尔的玻璃都是在加州的凡耐斯(Van Nuys)制造,艺术家从小就在这附近的一个山谷里长大,而他本人也很喜欢这次将“凡耐斯的作品带到香港来"的概念。罗斯还打趣道:“贝尔最近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他说:‘这可能是凡耐斯的东西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在这里。'"

LarryBell2

拉里·贝尔的“光结"(Light Knots)装置,位于奕局酒店的Gray咖啡吧。 图片: artnet News

K11临时展中的“黑客空间"(Hack Space)

我们在前往由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brich Obrist)和阿米拉·贾德(Amira Gad)共同策划的“黑客空间"展时,遇上了K11艺术基金会的创始人郑志刚(Adrian Cheng)。参展的西蒙·丹尼(Simon Denny)和11位中国当地艺术家,探索了如何从根本上调整空间和基础设施以适应创新和解决问题的需求。

K11_3

郑志刚说:“展览是关于黑客入侵的文化。它的价值信仰源起于1940年代由一群MIT学生成立的黑客俱乐部。它所谈论的是关于开放思想和资源以及去中心化的问题,是关于如何创新和进步。当时,他们尝试做的是建立一个新的铁路系统。"

他还聊到了“黑帽"黑客和“白帽子"黑客之间的区别,前者就是媒体中常见的黑客群体,通常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破坏计算机安全。反之,他解释说:“白帽,是指你有创新和进步,打破了实体和入侵者身份间的界限,而这个空间本身就是可入侵的。"

K11-2

郑志刚

郑志刚的K11艺术基金会将小汉斯和丹尼带到了中国,而后者曾在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进行过展览。他说:“我们觉得能建立一场对于新的入侵文化发展的对话是非常棒的。"

画廊开幕式及周边活动

和其他城市画廊遍布当地各个角落不同,众多大型画廊在香港都扎堆在一幢大楼里,即历史悠久的学院派建筑毕打行(Pedder Building)。上周一晚,佩斯(Pace)、高古轩(Gagosian)、艺术门(Pearl Lam)以及立木(Lehmann Maupin)几家画廊都举办了开幕式,而在城中其他地方,随处可见与主活动同时举行的晚宴、派对等。就让我用图片来记录下他们:

gagosian1

高古轩“丹·科伦(Dan Colen)"个展 图片: artnet News

pearllam

艺术门画廊(Pearl Lam Gallery) 图片: artnet News

Capture1

图片: @dylonjonesgq, via Instagram

翠西·艾敏(Tracy Emin)“我哭只因我爱你"(I Cried Because I Love You)的展览在立木画廊开幕。这是她与《GQ》编辑迪伦·琼斯(Dylan Jones)的合影。

Capture2

由邓永锵(David Tang)举办的“中国会"俱乐部之夜 图片:@rosywu1010, via Instagram

https://instagram.com/p/BDUIkOmoqOk/?taken-by=tarkarussell

3

图片:@yesmijoo, via Instagram

Capture3

“艺术家Boychild和Korakrit Arunanondchai在‘Duddell`s x DMA: Concentrations HK:Margaret Lee'开幕酒会上。更多请查询Facebook:Duddellshk" 图片:@duddellshk, via Instagram

Capture4

“真是天大的荣幸!就在我带着敬畏又释然的心情发现心目中的偶像之一本人和镜头中一样有魅力、谦逊又平易近人之后不久,我就有幸和他本人拍了这张合照。是的,他就是希克博士!他就是那个拥有众多让我每天怀着荣幸而愉悦之心欣赏的艺术作品的人。" 图片:@charlotte.raybaud,via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