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投资收藏

纸上作品,它们的材料性区别于装置和雕塑、油画,它的物质性打动人的角度很独特,它很纤细、敏感,试想,一件纸上作品的展示,它与墙面的关系,究竟离墙面多远才合适?是需要平整的还是褶皱的?都需要有所设计。

我觉得纸上素描或绘画的这种敏感特质,是当代艺术语言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自1940年代尤其是1960年代以来,(日本)“物派”艺术探讨并 直接利用了“物”的静止、外露特性,引申或达到一种使得“物”不再仅是物质,而是使其成为一个主导部分。它们经由点化,以裸呈的自身变成艺术品,并从物质 与物质、物质与所处空间的联系中导引出了当代艺术所侧重表达的关系、状况、状态等议题。所以,当代艺术强调物质说话,比如,有些时候,素描所用的这个纸要 呈现出纸的特性和情感,这个材料要能说话,而不是——如18世纪以前的素描——仅仅将纸张作为绘画行动轨迹的物质基底。可以说,18世纪以前的美术学校基 本上都是素描学校,那个时候的素描都是强调功能性,素描水准几乎决定了你的订件成功的可能性,比如它值多少钱,我要先看你的素描,你的素描没有问题就可以 画油画或者其他的小东西,那个时候的素描基本上都是功能性的东西,上升不到独立的当代纸上绘画这样一种全新的语言。

当然,当代的哲学、美学对艺术的干预介入,促进了新艺术品类的蔚然景观。作品进入了更细致入微的更碎片化的方向,这些也大大提升了素描的表达可 能。其他方面艺术或非艺术的物性特质,也给了“从素描到纸上绘画”再到“素描行动”或“素描现场”这样一种跨界很多的动力和启示。所以说当代纸上绘画从素 描而来,但不完全是素描,是一种绘画、一种发生、一种行动现场,也是一种“当代贫穷”或“极简主义”思潮或气息的艺术,一种独立的艺术,而不是像过去的那 样。尤其是1960年代以来。大家看安迪·沃霍尔的素描画,很少能看到他的素描作品公开展出,2014年纽约的一个画廊展出了他150件素描,我非常喜 欢。他经常利用封面和现成品包括静态影像来进行素描和绘画,他经常只勾勒形象的边缘线,不像古典素描那样,讲究一招一式,受过很强手艺训练的那种大同小异 的手法和成熟套路。所以他那种素描带来一种很强的陌生感。我认为总体上来看,当代素描有很多可探究的东西,这个展览给了大家很多的角度。这个人这么看,这 个人这么看,但总体来看,这个展览所表现出来的气质和其他方面材料的气质是不一样的,这个气质首先就是素描的语言和魅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