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3月12日,《玛格南大师展:布鲁诺·巴贝和伊恩·贝瑞》于上海摄影艺术中心(SCôP)开幕。布鲁诺·巴贝(Bruno Barbey)和伊恩·贝瑞(Ian Berry)在上世纪60年代加入玛格南图片社,是其中最有资历和受人敬重的两位摄影师。

布鲁诺·巴贝善于以鲜艳的色彩捕捉“决定性的瞬间”,而伊恩·贝瑞则用镜头深刻揭示60年代南非盛行的种族歧视问题与70年代的英国社会。他们在周游世界的过程中,记录了二十世纪下半叶最重大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事件。本次展览集中展示了两位摄影大师事业生涯中诸多影响深远的作品。同时此次展览还为中国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提供与两位大师零距离交流学习的机会。

DSC_4927副本

DSC_4926副本

DSC_4937副本

497588019787820979_副本

363677573933932115

▲ 展览现场

379982564845439763

885456023213912394

▲ 布鲁诺·巴贝和伊恩·贝瑞在新闻发布会

493700734607949399

▲ 布鲁诺·巴贝与现场观众亲切交流

580332637133610185

▲ 伊恩·贝瑞与友人在展览开幕现场

布鲁诺·巴贝:色彩的“决定性瞬间”

W020160313272424000618

▲ 布鲁诺·巴贝

布鲁诺·巴贝曾在 1978-79 年担任玛格南欧洲副主席及1992-95 年间担任玛格南全球主席。布鲁诺在摩洛哥度过了童年时期,那里的“知觉、气味、色彩、声音无一不渗透进他的感知中”,那里,他说,“颜色和光线都如此不同”。这种经历唤醒并形成了他对此的感官。

Bruno Barbey, 1985, Morocco @SCoP

▲ 布鲁诺·巴贝,1985年,摩洛哥梅克内斯,穆莱伊斯梅尔王陵(穆斯林胜地)

在杂志印刷技术和胶片技术较为落后时,大部分玛格南摄影师局限于黑白摄影中,图片社创始人之一的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尤其喜欢黑白摄影。而巴贝却无法抗拒他重现场景中鲜明色彩的渴望。光线、阴影、色相的对比和神韵是他很多作品的特色。

Bruno Barbey, 1981, Warsaw, Poland @SCoP

▲ 布鲁诺·巴贝, 1981年, 波兰华沙普拉加,苏波战斗兄弟情谊纪念碑

上世纪60年代初,布鲁诺·巴贝拍摄了第一个系列《意大利人》,试图通过人物捕捉这个国家的精神气质。1966年他受Vogue杂志之邀前往巴西拍摄,被巴西绚丽的色彩吸引,旅途中留下了丰厚的摄影作品,将色彩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后布鲁诺·巴贝的足迹遍布各大洲,在他周游世界期间,不停地见证了古老文明被现代化进程侵蚀的一个个重要历史事件,并用他的相机记录下了许多彩色的“决定性瞬间”。

Bruno Barbey, 1968, Paris @SCoP

▲ 布鲁诺·巴贝,1968年,法国巴黎圣日耳曼大道,巴黎1968年五月风暴,学生向警察投掷

本次展览中展示的大部分选自布鲁诺·巴贝在巴黎欧洲摄影博物馆(MEP)的个人回顾展”PASSAGES”,多数作品首次在中国展示。布鲁诺·巴贝曾经12次来中国进行拍摄,但本次展览中仅有一副作品与中国相关,是周恩来总理的肖像照。该作品摄于1973年法国总理来中国访问之时,非常珍贵。展览后,展出中的作品将被收录在布鲁诺·巴贝的著作“PASSAGES”以及“CHINA IN KODACHROME:1973-1989”的中文版中。

wKgB6lPREE-AdhqqAACSlD_Njbc96.groupinfo.w600l

▲ 布鲁诺·巴贝,1973年,中国浙江杭州,总理周恩来与法国总统乔治·蓬皮杜在西湖游船

伊恩·贝瑞:用相片分享文化和经历

W020160313272413400885

▲ 伊恩·贝瑞

伊恩·贝瑞生于英国,是由玛格南创始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亲自邀请加入图片社的摄影师。伊恩·贝瑞的作品中始终有个特色,那就是在抓拍日常时的那个瞬间。“作为一个摄影师,你会经常寻找对的形态,对的地点中的对的人,”伊恩说,“但事实并不如意。你要么在手忙脚乱之中抓住那个决定性瞬间,要么事先发现一个可能,然后保持隐形直至它发生。也就是要等待,直到你变成其中的一部分,那时候再举起相机,就没人会注意到有什么不正常。”

Ian Berry, 1994, South Africa @SCoP

▲ 伊恩·贝瑞,1994年,南非夸祖鲁-纳塔尔拉蒙特镇,非国大支持者们在大选前等待曼德拉的到来

此次展览中,伊恩·贝瑞的作品选自他的“南非系列”与“英国系列”,潜在的历史原因使得南非与英国两个民族联系起来,今天看来其反映的时代甚是遥远。伊恩·贝瑞于1952 年离开英国,开启了在南非的探险之旅。他住在约翰内斯堡、德兰士瓦(豪登省),自学基础摄影并为南非摄影师罗杰·马登工作,后者曾是安塞尔·亚当斯的助手。伊恩·贝瑞在1960年身处南非,是3月 21 日在沙佩维尔唯一一位见证了和平抗议演变成暴力事件的摄影师。

Ian Berry,1960, South Africa @SCoP

▲ 伊恩·贝瑞,1960年,非洲南非,一个黑人小女孩在为白人家庭照顾婴儿,她自己比孩子还大不了多少

伊恩·贝瑞在采访中表示“人们常常对别的种族的文化感到陌生,我认为摄影最重要的就是向人们分享不同的文化和经历”。伊恩·贝瑞的摄影作品传达了紧张氛围一直存在的情况下,无论是具有挑战或是积极向上,人性光辉的一面,以及人们如何极其自然地超越偏见和磨难走到了一起。

Ian Berry,1977, UK @SCoP

▲ 伊恩·贝瑞,1977年,英国英格兰伦敦,女王钻石禧年期间,一位年老的女人和狗站在家门口,前窗上挂着女王肖像和英国米字旗

玛格南图片社:历史无法尘封的“子弹”

玛格南创始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曾说过“玛格南是一个有思想且乐于共享人类品质的团体。我们对世界正在发生什么充满好奇,我们对正在发生的事件予以尊重,并渴望用视觉语言去描述它”。玛格南摄影通讯社于1947年为了忠实呈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影像纪实而成立。玛格南图片社的名称灵感来自于香槟酒名(Magnum),当时战地记者常在生还之后,喝这种酒与朋友庆祝。同时在英文中,Magnum还有“大威力的”含义,与马格南子弹同名。60多年来,玛格南图片社对世界纪实新闻摄影事业的影响,以及记录历史、针砭时弊的作用,完全可以担当威力巨大、至高无上“子弹”的称号。

U1421P622T1D56539F19DT20100204125134

▲ 玛格南图片社创始人以成员,1957年,法国巴黎

对话'凤凰艺术'

82034993846550693

▲ 布鲁诺·巴贝

Q:请介绍一下这次带来的参展作品。

布鲁诺·巴贝:这个展览中的很多作品是首次在中国展示。几个星期之前,从巴黎欧洲摄影博物馆中挑选了我六十年代在意大利拍摄的作品,大约四十副,大部分是彩色照片,也有一些黑白的。这些作品中只有一副作品关于中国,是一副周恩来的肖像照,我在1973年拍摄的。我感到非常幸运可以与周恩来总理共处,当时法国总统正在访问中国。同时所有展出的作品将以出版成中文版。

Q:你觉得这样的展览对于中国摄影的意义是什么?

布鲁诺·巴贝:我来中国约12次。过往的几年,(中国的变化)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看到有很多人开始喜欢摄影,人们把摄影当作爱好,当然也有不少专业摄影师。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是个摄影师,用他们的手机或者是相机,所以我们的确正处在图像的文明之中。这(上海摄影艺术空间)是个非常好的摄影陈列空间,之前上海没有这样的博物馆,我觉得有这样的空间对上海这座城市是非常好的。

Q:在展览举办的莱卡大师班交流活动中最想与中国摄影爱好者分享的经验是什么?

布鲁诺·巴贝:我非常喜欢这样的workshop。当我们做workshop的时候,这是一个交流的过程。我(向学生们)传授知识,但同时我也从年轻人这里学到了新鲜的视野。这非常让人兴奋。

伊恩·贝瑞

185102565184606551

▲ 伊恩·贝瑞

Q:谈谈您的“英国系列”和“南非系列”

伊恩·贝瑞:我在英国出生,但是我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去了别的国家。当我回到英国时,我的视野仍然新鲜,所以我花了三个月在英国到处拍摄。另外一部分摄影作品是关于南非,我出了两本摄影集是关于南非的。南非是一个迷人的国度,他们的种族与宗教等等,然而当我在南非的时候,我陷入了他们的民族冲突,当时的情况非常艰难。我并热衷于参与政治,但是我觉得关注另一个国家的政治很有意思。

Q: 你觉得这样的展览对于中国摄影的意义是什么?

伊恩·贝瑞:对我来说,我喜爱在中国工作。我人生的很多时间在非洲,美洲中部,但是那边的冲突总是相似的,关于种族或是部落。中国,对于一个国外人来说,更加开放,人们非常友好。(这里)每个人都拍照,所以当我摄影的时候没有人觉得奇怪。所以我非常喜欢在这里工作。当我加入玛格南之初,那时候我非常年轻。我有两个朋友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和Marcue Boon,他们拍了许多关于中国的摄影,这也影响到了我。

Q:在展览举办的莱卡大师班交流活动中最想与中国摄影爱好者分享的经验是什么?

伊恩·贝瑞:我喜欢与世界各地的人分享,向地球一边的人展示地球另一边的人们是如何生活的。我们常常对其他名族的文化感到陌生。我认为摄影的最重要的是分享经历和文化。

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创办人刘香成

156253211430010273

▲ 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创办人刘香成

Q:谈一谈促成这个展览的契机。

刘香成: 两位先生从事报道纪实的摄影,(加起来)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伊恩· 贝瑞拍英国,拍南非,在业内的同事都知道是最经典的。他本人又是布列松先生亲自邀请加入玛格南的。布鲁诺·巴贝先生也曾经是三年玛格南的主席。人们有时候模糊了对事件的看法,我希望通过这个展览,把摄影师所带的观点呈现出来。这个观点跟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社会的选美的价值观其实是千丝万缕得积在一起。所以一个是英国人对世界的看法,一个是法国人对世界的看法,又是那么优秀的摄影大师,把他们的作品摆在一起展示我觉得挺有意义。

Q: 举办莱卡大师班的意义是什么?

刘香成: 我希望我们通过上海摄影艺术中心把国外最好的摄影作品与国内的观众见面。本身摄影是可以看而不好说的,因为好的作品可以跟观众产生一种情感的互动。这种东西我觉得文字很难描述的,所以我希望大家多看。这次大师班带着中国的摄影师去南京路上去拍上海,在一模一样的题材下大家对话,会更贴近,更直接。在同一个地点拍同一种人,同一个光线,来比较大家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注意到什么东西是不一样,我觉得这种是最有效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