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雅昌艺术网 作者:邹萍2016-02-25 10:57

【导言】对于艺考生或曾为艺考生的人而言,英语就是那个深埋心底似乎忘记但一旦想起仍会蛋疼的心结之一,如同初恋般虽模糊但就是刻骨铭心。从2016年起,中国美术学院本科考试将取消语文和英语这两门课程的单科限制,“它(艺考中俗称小分之限)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国美招生办主任李都金如此说。毋庸置疑,这对偏科的学生而言是一个巨大福音,但我们不能简单化地将其与艺考对英语要求的降低或录取政策的进步划上等号,而是需要辩证看待与理解。正如陈丹青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说:“我总是希望看到改变,有改变就会带来新的改变。”

中国美术学院2016年本科考试现场(内景)申博、周红/摄

中国美术学院2016年本科考试现场(外景)申博、周红/摄

“这是一个开明的决策”

2016年1月8日,中国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国美)正式发布本科招生简章,全面取消了语文、英语的单科限制分。当天晚上十点多钟,老N(化名)从朋友圈中看到了这个消息,他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一夜未眠的他第二天5点多就醒了,醒来后直奔画室画画,“已经沉寂很久的心似乎又燃烧起来,林风眠不是说要为艺术战吗?”然而坐在画室的空调底下,他还是忍不住流泪了,“因为想起了很多事情,过去的一切历历在目,那些年为了学英语,费了多少钱,耽误了多少青春?我哥哥也是因为英语没过才一直考了8年。”

刚30岁出头的老N有着与年纪不太相符的沧桑面容与温和心态,和记者沟通时一直面带微笑:“我没有怨恨,只是觉得这(取消小分限制)是一个开明的决策。”他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受害者,“这就是人的机遇问题。”正如他父亲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的反应:“这就是命。”

老N,80后,出生于湖南,曾在2003年考上长沙理工,一年后因心中“蠢蠢欲动的美院情结”而选择休学再考。2005年,老N第一次报考国美,专业课考的很好,“当时考了油画系全国第九。”提起当年,老N很自豪。一战成名的他得到了很多人的崇拜,所在的画室也拿他打广告,然而那年他的英语没过线。“当年国美英语要求的分数是65,我考了62,差了3分。那时候年轻,感觉也无所谓,大不了再来一年。”稀里糊涂,第二年再考,专业课又过了,只是英语又差了几分。

那个时候他的生活已经很艰难了,“因为被学校开除,家里对此很不满,断了经济来源。”年轻的老N就靠着有一没一的散活和找朋友借钱持续着考学生涯:“那个时候对我帮助最大的是沙县小吃,每天都去吃1.5元的拌面,不过不能多吃,一天只能吃一顿,吃多了就没钱,一个月几十块就解决了。”这段时间他和哥哥在一起,一边继续考美院,一边带几个学生,就这样过着日子。

兄弟俩的父母在湖南老家做生意:“开过早餐店,卖过水果,也经营过麻将馆,经济条件一般。现在他们年纪大了,都退休了。”众所周知,艺考生的花费在高考生中非常高,“家里供我们俩兄弟非常不容易。”那时候兄弟俩和一个朋友住在一间几平方的房间里,就睡在地上,三个人只盖着一条很薄的被子。有一年春节,哥哥老M(化名)在路边花15块买了一条毯子垫在地上,“我突然发现,垫着一条毯子原来是这么的温暖!”就在那个时刻,老N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不再像以前只凭借一腔热情,“考了美院,我的生活会不会变的更好?会不会让我的家人过的更好?”

2015年10月10日,全国高等美术院校2016年招生工作研讨会在中央美术学院举行

总是因为英语折腰的老N十分不甘,下定决心要学好英语,“花了很多心思,大马路上走口袋里都会揣着英语单词,吃饭前会把口袋里揣着的单词拿出来看几眼,就是希望能把英语学好。”他还花钱买了一本很厚的英语书,不管有用没用,“反正是把书上的所有东西都背下来了,从前往后,从后往前地背,天天背,”结果那年他英语居然考了85分,过了单科线。然而戏剧性的是,这一年他败给了语文:“其实我的语文挺好的,第一年考试我考了120分,那年拼命复习英语后再看语文时发现糟了,作文好像写不完了。”当时他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皮肤过敏,很紧张不知道怎么处理。”他跑到一个小诊所打针,“五块钱一针,当时也很贵的,要打三天。”医生明确告诉他打针后会头晕,“但我当时没办法不打。”为了不影响考试,他计算好时间,特意提前三天去打了针,“但可能身体对这个药水比较敏感,三天之后依然头晕呼呼的,所以语文没考好,差了4、5分。”

此时老N死心了,“认命了,不考了。”而哥哥则坚持着考了8年,“专业课基本上都是全国前十几名,最好的一次我考过全国第八,文化课总分也都能过,但就是英语过不了。” 哥哥老M既是弟弟艺考的领路人,也是同行者。2008年老M考上了国美动画专业,“他既然考上了,我就要负责赚钱供他。”2009年老N结束散工状态,正式去画室代课,1500一个月,“当时要负担哥哥的学费,还有自己的生活费,加上老家的压力,真的入不敷出,很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考上美院,如果有毕业证就可能会有份好一点的工作。”

得知国美取消小分限制的那天晚上,老N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考上了一所很普通的大学,我和我爸说,我又考上一所大学了,能够拿到文凭真开心。”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可能就是小分带来的阴影,英语带给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心酸。”不过现在他还蛮开心,因为“我带的很多学生也是因为英语考不上美院,我把自己的意愿加在他们的身上,希望他们都能考上。”

“我总是希望看到改变”

当陈丹青从雅昌艺术网记者处获悉此消息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激动,他首先关心的是“这意味着全国的美院其实是可以自己决定是否需要设置单科限制吗?我在清华的时候,学校在英语考试上根本没有自我决定权。”虽然他说自己“不太好判断这个事情。”不过“我总是希望看到改变,虽然我已经不在教学第一线,但有改变就会带来新的改变,改变带来改变,希望(这次)能往相对良性的方向走。”

的确,对于长期被诟病的中国式艺考而言,这个小小的改变虽不足以撼动某些现实但总算可以振奋人心,多年处于“艺考焦虑”的媒体也从中嗅到了一丝好转的倾向,只是不要高兴的太早,小分之限的取消绝不能等同录取政策的进步或艺考对英语要求的降低,它释放的信号虽然是积极的,但可能影响的受益者则是有限的。

中国美术学院2016年本科考试确认现场

“国美近些年文化课的录取分数都是480到490分,文化课不好的考生根本不会去报国美,近几年被国美刷下来的考生很多不是因为英语而是文化课总分,所以我觉得英语其实是第二道坎,第一道坎是文化总分。”某资深媒体人就和记者仔细算了笔账:“如何才能考到480多分?英语很低的话,其它的要多好?特别是现在的年轻考生英语都不差,尤其90后,男生玩游戏、女生看美剧,旅游、消遣时他们都顺带学了英语。所以我觉得英语限不限,在总分如此高的情况下,意义不大,这(取消小分限制)更多是官方的美好说辞,门都进不去,让不让上桌吃饭那是后话,对不对?

国美做出此项决定是基于自身的特性,因为其有较高文化课总分的首要门槛来保证录取的考生在单科方面的分数不会太低,所以虽然单科没有明确的分数限制,但也并不意味着英语或语文很差的考生会被录取。

纵观中国式艺考纵横江湖十余年,约几百万的艺考生都主动或被动经过了这一关卡,其中确实有些考生独独因为英语或语文单科未过线(大部分是英语)而与美院擦肩而过,或重考或退而求其次就读综合性大学的艺术学院,甚者可能放弃求艺之路,然而“奇葩有些是奇才,有些可能是祸害,作为统一选拔教育,不能冒险,也不能提倡学生不好好学好文化课,必然得有标准,不可能单看某一块,否则不合主流,只能综合里面看能否更优秀。”作为群体而言,必然有素质的良莠不齐和发展的不可估量,因此在高文化课总分的要求下,取消单科的分数限制,或许已经是在必须实行统一标准招生的情况下可以采取的较为合适的方式之一。

2月19日,国美2016年本科招生考试拉开帷幕,杭州、深圳、成都、郑州、沈阳五个考点同时开考。据悉,今年全国共有5.7万余人次报考,其中杭州考点为3.2万人次。开考第一天,约9000人参加考试。开考约1个小时后,国美相关领导出现在考场附近,人群中记者遇到了国美党委副书记刘正,提及此话题,他表示自己有“切肤之痛”,因为 “我自己也是考过来的”,他特别提到这(取消小分限制)是在招生委员会上集体讨论后一致通过的:“这个决定的产生有很多原因,一个是近些年国美文化课的平均录取分已经到了470到480分,那么如果你英语或语文太差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总分;二是去年12月份教育部出台了一些新的录取规定,比如说只能采用一种标准录取,那么如何保证最优秀的学生到我们学校来?当时我们讨论过,其实很多优秀的学生可能就差那么几分进不来,这会造成他一生的遗憾。其实就这几分而言对学校来说意义不大,但却往往可以决定一个考生的命运。”所以,他觉得这(取消小分限制)是一个“实事求是的决定。”其实一开始做出这个决定校方是有一些担心的,“会不会出现一些负面的东西?”没想到消息公布之后招生办就接到很多去年已经考到别的学校的学生电话,“说要今年退学再考,我们听了也很感动。”这也证明在某种范围内这是一个众望所归的决定。

(从左至右)中国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胡钟华、中国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刘正、中国美术学院招生处长李都金在国美2016年本科招生媒体群访现场

国美招生办主任李都金对此表述的很明确:“小分取消后我们主要按照综合分的高低录取,那些英语差几分但是专业课很好的学生就可以录取进来了,因此小分限制的取消对这部分同学是有利的。2005年,中国美术学院设置了单科小分限制,实行11年后,现在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陈丹青曾担心由于国美取消了小分限制可能会导致更多的考生报考,“因为其他地方英语有限分而这里没有。”不过2015年国美本科的报考人数是5.8万,2016年是5.7万,基本持平。这个现象并没有发生。

限与不限的混局

往年国美本科招生会对语文和英语根据不同专业在录取分数上有所限制:其中美术与设计理论类专业考生必须语文100分、英语90分以上。只有专业成绩排名在前1/15的考生,语文或英语单科分数线可降低10分,文化总分线可降低10分。从2016年起,本科考试将取消这两门课程的单科限制,对国美来说,是为了招收到专业特别优秀的考生。

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教授单增曾参加过今年学校举办的是否取消小分限制的招生会议:“当时全体会议成员意见一致(取消)。综合评定细化到位,若同样分数语文外语好坏择优选拔。”他甚至举自己为例:“虽然自己初识两门外语单并不表明自己是个优秀的艺术家。艺术人才选拔不容易啊!”但他同样认为“小分的参考价值也不易忽视。”

杭州国画院美术馆副馆长吴常青则认为应该分别看待:“对于美院的中国书画专业而言,英语的单科成绩限制早该取消了,劳民伤财不说,误人青春,英语实在没有多少用处,而语文,特别是古代汉语反而应该加强,否则看不懂传统典籍,就无从谈中国学问。对于西画专业,特别是研究西方绘画史或理论的专业,英语应该重视或加强,否则只能依赖二道贩子们的中文翻译,那是隔靴挠痒,可笑的。”本科毕业于国美,研究生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的青年策展人司马列东也认为需要分而视之:“对于想报传统国画和书法专业的考生来说,取消外语限制是赞成的,但是语文不赞成取消限制。文学和艺术是相辅相成。对于图媒设计及西画的考生我觉得外语单科限制还是有必要。当前国际艺术交流及学科之间的融合非常普遍,艺术科技的结合也是一个大趋势,没良好的文化基础,交流学习起来会很被动。”

中央美术学院招生办主任钟平表示央美非常重视考生的文化素质,“目前我校文化课线在全国的艺术类院校中是最高的。按照国家高考文化课成绩排名录取的建筑学、美术史论专业,文化课最低分基本上达到各省一本线。按照专业成绩排名录取的中国画、书法学、造型艺术、实验艺术专业的文化课最低分数线400分;艺术设计专业文化课最低分数线420分。”央美招生简章中虽然并未对小分做出具体分值限制,但明确规定“对外语、语文有单科成绩要求”,其中美术史论、艺术学理论及建筑类按照文化课成绩排名录取的各专业,只设文化课总分分数线(不低于本科二批线),外语、语文单科成绩不作要求。对于简章上提到的“文化课总分须达到全国文化统一考试总分750分的50%以上,”央美招生办的工作人员解释到“这并不是以385为底线,而是说有可能是390分、400分甚至更高。”

清华美院则不仅明白地在招生简章中标明:“报考设计学类的考生,语文和外语成绩均要求不低于90分(150分制);报考美术学类的考生,语文成绩要求不低于80分(150分制)、外语成绩要求不低于70分(150分制)。”而且据学校招生办的相关人员表示,短期内也不会有取消小分限制的可能,而鲁美对英语的要求是65分,相对较低。

湖北美术学院2016年本科考试现场

作为湖北省内今年唯一进行校考的学院,湖北美院今年对不同专业有不同的小分限制:绘画设计类、书法类外语考试语种仅限英语,成绩不低于60分;语文成绩不低于80分(其中美术理论类、工业设计、风景园林、艺术教育、文化产业管理专业英语成绩不低于65分;语文成绩不低于85分),数学成绩计入总分(服装表演专业不作单科成绩要求)。

而广州美术学院很早就大范围的取消了单科分数限制,目前仅有美术史和艺术管理与策划专业英语还限80分。当下正在纽约留学的钟梓欣2015年毕业于广美,她认为“(本科校考)取消对英语的限制不可否认是可以让部分有才华但文化成绩不理想的同学上艺术大学,但我认为并不是个可持续发展的办法。”留学经历和自我对艺术的理解使她很清晰地认识到“当今的艺术圈不用质疑的是以西方艺术作为主导,而语言的是学习与交流十分重要的手段。外语的水平对于真正进入到艺术学习之后有着十分关键的作用。”而广美教授冯峰则因为从根本上反对高考,因此同样反对所有基于高考而增加或限制的加分等行为,“想读书,是学生应享有的权益,而能否毕业则要看他们的努力和才华,所以我认为这种单科考试的限制和文化课的提高要求都是不应该的。” 而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顾群业则客观性评价“这完全是学校自己的价值判断,我认为学校有权制订自己的入学规则。我本人尊重国美的选择。”

(文中部分采访者应要求采用了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