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漆:从中国到列支敦士登 一滴泪的华丽旅程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新京报 作者:田偲妮,潘琦,安莹2016-02-18 09:29

 

最美理由

中戏考场外这位阳光中的蓝衣女子,有着甜美的面相,和比较文艺范儿的气质。 旺野供图      最美理由

中戏考场外的这位考生眼神深远且坚毅,歪头的感觉让我想到了革命战士,很有生命力。 旺野供图      最美理由

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考场内的这个女孩,干净、懵懂,身上有种小动物一样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瞄上她。 薛珺供图      最美理由

中国传媒大学考场外,这个身穿黑大衣,背着琴袋的女孩让我眼前一亮,风吹起她的碎发,就像是怀揣秘笈、即将踏入江湖的少侠。 薛珺供图      最美理由

郝羿分享的今年最美艺考生照片,是一个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长发姑娘,“这不算是我拍的姑娘中长得最漂亮的,但却是笑得最好看,别一说当明星就先弄得特别高冷。” 郝羿供图      最美理由

有过拍摄艺考五六年经验的平面媒体摄影记者林先生也将关晓彤选为了最美艺考生。“其实关晓彤来考试的当天,几乎所有人都很喜欢她,她有北京女孩的那股劲儿,那一口北京话说得感觉特好。我们都说,今年北电招45个学生,她一报考,北电就剩44个名额了。” 和冠欣供图      最美理由

赵嘉敏当时几乎对摄影师的要求全程满足,让她做一些跳舞动作,以及高抬腿之类的都一一做到,而且因为摄影师们可能是分批来的,后来的摄影师由于有些动作没有拍到,会再要求来一遍,即便如此她也能够屡屡完成,暂且不谈长相已经很漂亮,就是这种态度,在我心中也最美的。      最美理由

中央戏曲学院考场中的这个女孩,甜美干净。 潘之望供图      最美理由

罗奕有种乖巧、清纯脱俗的气质,我远看觉得好像姚晨,但近看又觉得像是姚晨和汤唯的结合体。 侯少卿供图

每年艺考季都是搜寻下一代“新星”的好时机,面对海量来自全国各地的高颜值“鲜肉”“鲜花”们,很好奇那些拍艺考的摄影师们都是怎么在高密度好颜值中挑出心仪的拍摄对象?谁在他们心中最有“星相”?2016年北京几所著名院校的艺考于本周拉开帷幕,我们分别走访了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及中国传媒大学三个考点,拉着那些记录主角们的摄影师聊聊闲篇儿,请他们分享下本届艺考中的“最美考生”,看看往日见多识广的摄影师们是怎样看待“美”这件事的。

旺野 平面媒体摄影记者,第一次拍艺考。

拍摄原则 直男的审美你们懂,人白脸小腿长。

吃香的“网红脸”应该算是人群中比较出挑的存在,但旺野并不满足于此。“对我来说,少些风尘气的考生会第一时间吸引到我,比如我最爱拍的是舞蹈系的考生,因为她们不那么红尘款,大部分都素颜或淡妆、眼睛大长相甜美且身材比例好,在画面中会很好看。但我这次没有拍到舞蹈系考生,因为她们长得太美了,我光去看忘拍了。”

艺考摄影师的工作其实并不那么“甜蜜”,因为拍摄一个中上美色的考生而错过一大波“天菜”的事时有发生,并且不少负责考场纪律的老师都会时不时驱赶摄影师,怕过多的拍摄采访影响到考生情绪。

于是在这种需要“迂回作战”的情况下,摄影师们挑选拍摄对象会显得比较简单粗暴,比如声称自己是直男审美的旺野说,“大冬天考试,如果你穿裙子或者露腿肯定会特别抢镜,你去看看这两天的媒体报道,多家媒体几乎都有同一张照片,一个穿着短裤的考生。其实也不是需要你多美(因为现场美的考生真的太多了),只要你身上有特别的记忆点就行,比如我就喜欢看脖子漂亮的,这样的考生曲线好,在画面里看也比较饱满。且直男癌,基本不怎么拍男考生。”

薛珺 从事摄影14年,目前任职于新京报摄影部,今年是她第三次拍艺考。

拍摄原则 网红脸Out!重点看气质。

拍艺考的摄影师中,女摄影师属于稀有人群,所以你会看到每年艺考的现场照清一色都是女考生,因为,都是直男摄影师们的战绩。能抓到女摄影师聊艺考拍摄不容易,已是第三次拍艺考的薛珺说,由于自己重度脸盲症,所以只要是“网红脸”都不拍,包括男生。“像艺考这种美女扎堆的地方,姑娘们靠什么脱颖而出呢?那必须是有特点的长相及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场”,薛珺的这句“女摄影师眼中的最美考生标准”总结下来就是一句:重点看气质。今年艺考她负责的几个考点一路拍下来,在她看来相比以前,考生面相越来越“千篇一律”。但偶尔也能遇到让她眼睛一亮的考生,薛珺形容自己其实也有点男性视角,只是看考生时会比男生少关注点“颜值”。另外薛珺及很多摄影师都强调,他们拍过的人会红的很少,谁最有潜力还是看后期的情商和智商的展现。

郝羿 平面媒体摄影记者,拍摄艺考四年。

拍摄原则 自信、大方、有亲和力。

在搜索全城哪个摄影师最会拍艺考生时,郝羿成了被提及最多的一个。由于艺考生的独特性,每年的艺考期间像中戏、北影都会采取一定的安保措施,其中一条就是限制摄影师入考场。郝羿与其他几家北京主流媒体摄影师,都是在每天早上8:30之前,通过学校的接待员才能准入,业余摄影师们只能在校门口蹲守捡漏。

虽然离得更近,郝羿却表示不会跟艺考生留联系方式,“没有想过万一拍了哪个姑娘后来红了,遗憾吗?”郝羿则慢吞吞地反问,“进了这个圈子后,长得好不好看跟红不红关系不大吧,谁能保证好看的姑娘以后会怎样呢。”

和冠欣 平面媒体摄影记者,拍摄艺考三年。

拍摄原则 不要太成熟,不要过多修饰。五官漂亮,大大方方足矣。

今年最让和冠欣满意的是在北电拍到的明星考生关晓彤,“有一股劲儿,精气神儿”这个难以量化的标准,是他选美女的重点。他还特别提到了“干净”,奇装异服或许能吸引猎奇者的目光,但不会成为这个日报摄影记者的入镜对象。在他分享的其他艺考生照片中,人群中的姑娘打扮的哪怕是路人范儿,但仍有让人瞩目的气质,看得见的脸之余,他似乎更看重“看不见的气质美”。

潘之望 平面媒体摄影记者,拍摄艺考五年。

拍摄原则 北影多拍脑袋,中戏多拍动态,中传偏重备考细节。

潘之望这几年对于拍摄艺考生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逻辑——中传播音主持的考生气质好,最容易有职业范儿的考生出现;高颜值多物以类聚在北影,明星脸最多;而中戏的考生形体比较美,少数民族的考生也多,容易发现特色型美女。2014年,潘之望在中戏发现了一个一身红衣的艺考生,“当时正好一束光打到她身上,一身红衣的她迎光一笑,后来这张照片被好多门户转载,姑娘也被称作中戏红衣妹妹。”

潘之望的选美标准中特别提到,甜美型的考生对他比较有吸引力,“艺考生素颜的姑娘居多,但是她们比同龄人多了一份自信,有时候一个微笑的眼神,一个仪态都能成为入镜的理由。”

于先生 某节目摄像记者,拍艺考三年。

拍摄原则 态度决定一切。

在于先生看来,谁每年来这里,谁都会觉得审美疲劳,毕竟来回来去都是那些光鲜靓丽的男孩女孩们,“往年虽然也有很多摄影记者,但不像今年,会来很多粉丝,毕竟有关晓彤这样的‘名人’,这可能是跟以往有区别的地方吧。”

除了给人印象最深的关晓彤,于先生认为赵嘉敏也蛮漂亮的。虽然他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后来发现除了记者还有很多粉丝也去围观,才知道她是SNH48组合的成员之一。“她除了漂亮,气质吸引人之外,身上有一种学生的那种不谙世故。”

侯少卿 新京报摄影记者,今年是第一次拍艺考。

拍摄原则 对花枝招展不感冒,清新脱俗的最抓人。

每年的艺考算是一个新闻热点,所以从没有拍过艺考的侯少卿今年也来感受了一番。“我7点不到就到北电了,感觉考生们也是挺不容易的,很多女孩在这么冷的天气下还要穿着短裤短裙。”

侯少卿说,其实很多女孩看照片很好看,但那只是上相,真人未必会有那么好。反而是罗奕给他的印象比较深刻,她一直一个人在草坪中站着,“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生气质很好,一聊,发现她原来是来陪考的。其实反而是很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让见惯了此类场面的摄影师们不太感冒。”

■ 对话

新京报:很多人都来拍你是什么感觉,有没有觉得被“光环”包围了?

罗奕:还好,因为我从小就参加校内各种演出和主持工作,挺享受这种“人来疯”的。

新京报:我观察了你很久,你今天来并不是参加考试的?

罗奕:我是明天考,今天过来是来帮我的闺蜜打气的。

新京报:有没有听说过那些陪考的反而“中标”几率很大?

罗奕:哈哈,无所谓了,谁考上我都很高兴。

新京报:这么多摄影记者拍你,你会不会认为自己很漂亮?

罗奕:可能是这会儿考生们都在应考,下一拨考生还没来,正好我在这里了吧(笑)。其实很多人都说我长得像小张歆艺,小汤唯,我还是蛮喜欢汤唯的。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万一没有考上怎么办?

罗奕:想过,今年听说就录取45个人,竞争很激烈。如果没考上,就先在北京找个学习班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