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中国艺术报 作者:李娜2016-02-15 10:44

电影《云中行走》剧照

近日,根据法国杂技艺术家菲利普·帕特的个人自传改编的影片《云中行走》在国内影院上映,影片由奥斯卡“金牌导演”罗伯特·泽米吉斯执导。1974年8月7日,法国杂技名人菲利普·珀蒂在纽约世贸大厦高达110层(412米)的两座大楼之间,完成了一次至今仍令人叹为观止的壮举——搭起了一条横跨天穹的钢索,进行了长达45分钟的大胆表演。影片讲述从小喜爱杂技表演的菲利普·帕特(约瑟夫·高登-莱维特饰) ,长大后成为法国杂技名人,他来到纽约,想要完成在摩天大厦之间走钢索的梦想,在遭遇了一系列的怀疑、误解、受伤之后,最终坚定地站在了世贸大楼之间的钢索之上。影片精良的制作让观众对钢索上行走如同身临其境,菲利普对兴趣的珍视和不懈追求、不断挑战自我的勇气、为实现理想艰苦卓绝的准备、行走在云端时的自在优雅,得到绝大多数观众的赞叹。特别是在“9 · 11”之后,世贸大厦今朝已无从仰视,更使影片寄托了人们对“9 · 11”前的纽约城市的情怀。

钢索是自由,是法律触碰不到的地段

影片并无很明显的外部冲突,支撑全剧的除了丰富的内心独白,体现出对自由和个人成就的向往、对死亡的恐惧之外,较大的冲突就是自始至终对警察的躲避和对法律的违反。乍看之下,与观众对菲利普漫步云端的行为、勇气和艺术表现的惊叹、欣赏、敬佩相反,警察在剧中扮演了对自由的限制者、驱逐者,表现得刻板、有限,甚至无能,在管理城市高空行走者时,除了拘留和罚款之外似乎无所作为,丝毫未体现出保护和规范或预防和惩戒的功能。影片高潮的段落中,菲利普面对钢索尽头的警察,从容完成的几次转身,有多轻松多优美,就反映出警察有多无奈多沮丧,此刻被戏耍的警察恰恰代表着法律。

就影片来看,艺术和法律的冲突无处不在,菲利普在街头表演见警察就躲,在牙科诊所偷偷撕杂志装进口袋带走,在巴黎圣母院高空行走后被拘留,进美国接受安检时幸运过关,多次乔装扮作不同的身份蒙混进入双子塔,警察在拘捕他时说:“你已经触犯了不止100条法律。 ”凡此种种,导致观众在享受视觉盛宴和心灵洗礼的同时,也对高空行走者时刻在与警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印象深刻。在为艺术追求高唱赞歌的同时,法律在一旁显得并不那么讨喜。有人说,艺术和法律从来就是对立的,一个感性、敏锐、疯狂、追求自由,一个理性、被动、现实、注重秩序,特色鲜明,难以平衡。事实上,电影讲述的故事本身就蕴含着二者的平衡。

艺术的疯狂与法律的严谨,可否平衡

除了自由,艺术同样需要秩序。高空行走者始终追求的平衡就是秩序,菲利普街头表演时所划的圆圈也是秩序,他会用自己的方式拒绝表演空间的践踏和侵入者,从此处来看,菲利普本身就是秩序的追求者和捍卫者。

除了虚无和自我实现,艺术同样需要现实和责任。菲利普为了个人理想离开家人,这被世俗传统认为是个人主义和不负责任;而当他与同伴们成功潜入双子塔,克服各种不利条件和意外进行准备时,面对各种困难和未知的前景,绝望的同伴退出了,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无疑使得已经进行到紧要关头的准备工作难度骤增,时间紧迫,任务艰巨,身边仅有的人还先天恐高,更在菲利普的伤口上补了一刀。

除了疯狂和冒险,艺术同样需要科学和严谨。最初迷恋高空行走的菲利普愿意利用任何机会和场合完成他的艺术表演,直到钢索断开他从树上跌落下来。那时的他已经把在双子塔之间行走当成了自己的理想,而跌落的瞬间也让他猛然意识到,要实现理想,设备保障和科学方法必不可少。片末工作人员拆除钢索时原计划是直接焊断,而幸亏最终采纳了菲利普的建议进行了更为科学的方法,避免了钢索高空坠落对地面和对面建筑物可能造成的巨大伤害。

除了勇气,艺术同样尊重生命和爱。片中,菲利普与精神导师帕帕·鲁迪争吵最激烈的一次,就是为了是否绑安全绳的问题。帕帕·鲁迪认为负责任的高空行走者一定要确定生命安全,而菲利普则认为艺术就是要义无反顾——与马戏团里靠走钢索谋生的小丑不同,菲利普把走钢索当成艺术,愿意用生命去表现、去追求,绑安全绳是对艺术的亵渎。两个人的争论点并非要不要珍惜生命,而在于艺术追求是否应高于生命安全。

此外,影片在情节铺陈中也着意体现了二者的融合。比如,警察拘捕菲利普后,却坦言对菲利普的敬佩—— “你的勇气让我佩服”“以前,以及从今以后,我都不会看到这么精彩的表演” ,这种赞美是发自内心的。拘捕他出自警察的职责,敬佩他则出自警察的个人感情,执法者的行为表明艺术和法律可以融合在一起。此外,菲利普挑战双子塔是通过擅自闯入得以完成的,他是第一个完成此项行为的人,其过人的勇气和高超的技能得到双子塔规划者的认可,作为荣誉的回报,菲利普获得了一张永久有效的天台门票,这一处细节无疑也是艺术与法律的相融。

当菲利普超脱了人类社会的各种束缚,躺在云端钢索上尽享充分的自由时,此刻警察和法律对他而言已经不复存在。突然一只飞鸟打破了他的安宁,好在鸟儿很快飞去,但不速之客已然促使他不敢继续停留,因为一只飞鸟的体重对于他苦苦追求的平衡有致命的威胁。一想到自由自在的菲利普,克服万难得享的片刻自由却被一只飞鸟轻易威胁,何尝不是对法律中所谓的“无限的自由就是不自由,自由要通过限制自由才能实现”这个道理的生动阐释?

在法治社会里,即使行走在云端,警察有短暂的鞭长莫及,每个人也都无从摆脱法律的制约和保护,观众仅能欣赏到高超技能的美妙,而艺术者的知识产权、肖像权等权利,都要法律予以确认和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