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爱情是什么?爱情的保鲜期有多长?大概再睿智的人也无法准确解答,只有当你亲身感受它,体味它的甜蜜与苦涩,才能从中给出自己的答案。在情人节之际,凤凰艺术带您回顾艺术史上大师笔下关于爱人的经典绘画,那些美丽的女子历经岁月被永久地留存在那一方画布中。回想他们的爱情故事,忠诚与背叛,幸福与痛苦,人生百态就此包含其中。爱情,其实和艺术一样真实。

夏加尔和贝拉 

1

▲ 夏加尔 生日

夏加尔每年都会在妻子的生日为她画一幅肖像,他一生都对他的妻子贝拉怀着无限的热爱,在画布上热情洋溢地赞美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他曾动情地描述贝拉:“她的沉默,她的眼睛,一切都是我的。她了解过去的我,现在的我,甚至未来的我”。贝拉19岁时嫁给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夏加尔,并一直在生活、事业上支持丈夫,33年后死于一场风寒,贝拉的离去让夏加尔一度痛苦至极。

塞尚与奥尔丹斯 

2

▲ 塞尚 坐在黄色椅子上的塞尚夫人

3

▲ 塞尚 戴绿帽子的塞尚夫人

塞尚所作的夫人肖像跨越了20年的时间,令人不解的是,每一张肖像都如此刻板严肃,似乎没有什么温情可言。塞尚的妻子奥尔丹斯来自一个工人家庭,她在未婚的情况下为塞尚生下了儿子保罗,他们在一起17年后才终于举行婚礼。有人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感情;也有人说奥尔丹斯很可能是一位独立沉着的女人,她为塞尚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去进行创作,这些作品在他晚年时成为了经典和不朽之作。

高更与蒂哈阿曼娜 

4

▲ 高更 永远不再

高更的艺术在大溪地被赋予了惊人的力量,在他的笔下,那里的土著女子有着朴实厚重的肉体,透出一股健康、粗野的美。在一次短暂的探险中,他找到了他的大溪地新娘,也就是年仅13岁的蒂哈阿曼娜。这幅画创作于1897年,那是他生命饱受病痛的最后几年,1903年高更因心脏病去世,永远地留在了这片令他迷恋的土地上。

罗丹与克洛岱尔 

5

▲ 罗丹  吻

6

▲ 罗丹  偶像

罗丹与克洛岱尔是艺术史上最让人唏嘘感叹的情侣之一。罗丹的《吻》和《永恒的偶像》等经典作品创作于二人热恋的时期,才华横溢的克洛岱尔也曾是罗丹最得力的助手。可惜的是,在恋情延续了15年之后二人决裂,受到打击的克洛岱尔也住进了疯人院,最终凄然离开人世。

鲁本斯与海伦娜

7

▲ 鲁本斯 海伦娜肖像

8

▲ 鲁本斯 海伦娜与儿子弗拉西斯

由于作为宫廷画师在事业上的成功,鲁本斯一直过着优越的生活。第一任妻子去世几年后,53岁的他又与一位16岁的妙龄少女海伦娜结婚。鲁本斯接受安特卫普王子关于城市设计的委托得到了一座漂亮的郊外别墅,他的晚年就在极幽静的优美环境中度过,青春洋溢的海伦娜也成为鲁本斯多幅晚期作品中的模特儿。

达利与加拉

9

▲ 达利 加拉丽娜

在认识达利的时候,加拉是个有夫之妇,她是法国超现实主义诗人保罗·艾吕雅的妻子,两人虽然相爱却一直没有结婚,同居29年后,直到保罗去世才举行婚礼。达利终生对她倍加赞美,他曾经宣称:“加拉带给我无限的喜悦和征服世界的原动力,对我来说,她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他们相伴50多年,加拉去世后,达利拒绝了一切社交活动,在她墓地旁的普勃城堡中静静地生活。不知从何时起,达利的作品开始署名为“达利=加拉”,没有加拉的达利,就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马蒂斯与艾米莉

10

▲ 马蒂斯 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像

1894年,模特卡罗琳为马蒂斯生下了一名女儿并起名为玛格丽特。1898年,马蒂斯与艾米莉结婚,他们共同抚养玛格丽特成人,又再诞下两名儿子,玛格丽特和艾米莉常常兼任马蒂斯作画的模特。1939年,因为性格不合,马蒂斯与艾米莉在结婚41年后离婚。

莫迪里阿尼与珍妮

11

▲ 莫迪里阿尼 戴帽子的珍妮·海布特

12

▲ 莫迪里阿尼 蓝色椅子上的珍妮·海布特

珍妮·海布特是莫迪里阿尼在巴黎学画时认识的法国同学,1917年两人结婚并育有一子,珍妮比莫迪格利阿尼小十一岁,她对丈夫十分崇拜,感情也很和谐,莫迪里阿尼也为妻子画的肖像画日后也成为了其代表作的一部分。1920年,莫迪里阿尼的画刚有了市场,经济状况开始好转,不料却因健康恶化、旧病复发离开人世,时年三十六岁。画家去逝的当天,即将第二次临产的珍妮痛不欲生,跳楼殉情。2013年,莫迪里阿尼创作的《戴帽子的珍妮·海布特》肖像画以2.64亿人民币成交。

莫奈与卡米尔

13

▲ 莫奈  撑阳伞的女人

14

▲ 莫奈  花园中的卡米尔

当遇见莫奈时,卡米尔还只有18岁,那时她是他的模特儿。两人后来相爱,但是遭到莫奈家人的反对,他的父亲一度切断其经济来源。1870年,在两人的孩子已经3岁的时候,卡米尔终于得到了莫奈家人的认可,两人正式结为夫妻。1879年,卡米尔终因盆腔癌不治身亡,年仅32岁。这位一生无怨无悔支持莫奈的女子,生前不曾拥有一件首饰。入殓时,莫奈将一枚刚刚从典当行中赎回的奖章挂在她的脖颈上,以此作为最终的安慰。

巴尔蒂斯与出田节子

15

▲ 巴尔蒂斯 黑镜前的日本女孩

16

▲ 巴尔蒂斯  红桌旁的日本女孩

1961年,53岁的巴尔蒂斯在日本参展时碰到了当时的翻译、年仅19岁的日本姑娘出田节子,两人后来结婚,1973年,两人的女儿春美出生。我们可以从画家后期的作品中,看到他天衣无缝地把东方美术的要素植入了自己的风格中,有些以节子为模特的作品明显地受到日本春画中的“肉笔浮世绘”的影响。1977年,他们搬到了阿尔卑斯山里一座两百多年的住宅中隐居起来。

克里姆特与布罗赫-鲍尔夫人

17

▲ 古斯塔夫·克利姆特  《阿德勒·布罗赫-鲍尔夫人》

2006年6月20日 ,古斯塔夫·克利姆特的作品《阿德勒·布罗赫-鲍尔夫人》以1.35亿美元成交,刷新了当时的世界油画拍卖纪录。这幅作品是犹太糖厂东主夫人阿德勒.布洛赫鲍尔的肖像,画中人庄严端坐,眼神迷离,红唇富有美感。为配合布洛赫鲍尔的华贵形象,克里姆特特别在背景及衬裙用上灿烂的金色,更花上3年才完成画作。美术史专家普遍认为,于1918年逝世的克里姆特可能恋上布洛赫鲍尔夫人。

席勒与爱迪丝

18

▲ 席勒 穿条纹裙的爱迪丝

席勒一度隐居在维也纳近郊的席津,一个名叫爱迪丝·哈姆斯(Edith Harms)的姑娘机缘巧合地走入了他的生活。1915年,一战爆发的前夜,爱迪丝与席勒完婚。仅仅4天之后,席勒应征召入伍。短短的3年后,1918年西班牙流感流窜欧洲,也夺去了怀孕6个月的爱迪丝的生命,3天后,同样患上流感的席勒也随即离世,年仅28岁。

毕加索与那些爱人们

从初恋安格丽丝、波希米亚模特费尔南德、艾娃、芭蕾舞演员奥尔嘉、玛丽·特蕾莎·华特、摄影师朵拉·玛尔,再到弗朗索瓦丝·吉洛和最后一任妻子杰奎琳·洛克,毕加索,这位西方现代绘画的代表大师一生中经历了数个情人及妻子,她们是他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是他对生命保持旺盛热情的力量所在。但是,这些女子多数都被下一个所取代,她们付出了青春年华,却没有收获长久的承诺。

19

▲ 毕加索 坐在红色扶手椅上的女子

《坐在红色扶手椅子里的女人》是毕加索为年轻的金发情人玛丽·特蕾莎·华特所创作的,两人邂逅于一个火车站,当时她只有17岁,毕加索还是有妇之夫。后来玛丽为他生下了女儿玛雅,此时毕加索已经有了新的情人朵拉。

20

▲ 毕加索 杰奎琳与花

杰奎琳·洛克是毕加索的第二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两人1961年结婚,这位西班牙女子为晚年的毕加索营造了一个温馨宁静的世界。毕加索常从她的体形中回想起卡塔卢尼亚的农妇,他为她画了大量的肖像画。毕加索去世13年后,杰奎琳自杀身亡。

(凤凰艺术 罗兰 综合报道 责编 Grace)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qinh@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