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 Kate Sierzputowski 2016-01-27 17:53

各种各样的颜色组成了这个世界,也改变了这个世界。我们每天见到的各种标志,都用颜色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不过,颜色可不仅仅只是为了醒目而已,很多颜色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比如克莱因蓝,蒂芙尼蓝,可口可乐红……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颜色的价值,有人收集起颜料来了!看到这堪比博物馆的颜料收藏,从小就有艺术细菌的有盐君不禁想起了过去的自己。很多孩子都是个根正苗红的艺术少年,也曾学过画画,买了好多大罐的颜料。可是最后画画荒废了,颜料也浪费了,真是可惜。不知道把颜料收藏起来,有朝一日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价值?

1

2

处于扩改建期间的哈佛艺术博物馆展示了斯特劳斯保护技术研究中心。

哈佛艺术博物馆的斯特劳斯保护技术研究中心与许多其它同类型的机构都不同——它能被大众看到。公众既能看到2500种储存在玻璃柜里的酊剂瓶中的颜料样品,也能看到正在工作的维护人员。这些样品让人联想到药剂瓶——这些浓缩材料的作用是帮助医生绘画而非治疗生理疾病。

福布斯颜料收藏是由其同名者——斯特劳斯中心的创始人、前福格艺术博物馆馆长爱德华·福布斯(Edward Forbes)在二十世纪初创立的。福布斯会在去世界各地旅行的途中收集他的这些样品,他带回的包括来自庞贝遗址的颜料以及在阿富汗发现的青金石等。

3

福布斯对颜色的兴趣以及收藏是从他买了14世纪的作品《圣母子与诸圣徒》(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开始的。他是在1899年购买的这幅画,然后便发现它损坏的很快。哈佛艺术博物馆馆长弗朗西斯卡·贝弗(Francesca Bewer)在她的书《艺术的实验室:哈佛的福格艺术博物馆和美国文物保护的兴起》(A Laboratory for Art: Harvard’s Fogg Art Museum and the Emergence of Conservation in America)中谈到:1900年-1950年,他开始热情地探索画的产生过程。这个兴趣促使他在收藏早期意大利绘画的同时开始收集调整艺术作品所需的材料。

“他每一次去旅游都会带些东西回来,”高级文物保护科学家纳拉扬·坎德卡(Narayan Khandekar)告诉波士顿公共广播电台,“这些是上世纪30年代收集到的日本颜料和其合成介质。而这瓶“印度黄”是我们的珍藏之一,它是用食用芒果叶子的牛的尿液制成的。”

4

“由于对牛有不良影响,印度黄已经停产了,但其实我们的收藏不只关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不生产了的古老的颜料。最近,我们已经开始收集这70年进入市场的近代颜料,包括现代颜料和人工合成色素。”

如果在你住的地方并没有这样一个从地板到天花板全是颜料的颜料展室,你还可以通过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波士顿保护与艺术材料百科在线数据库看到这些材料的电子目录。

5

斯特劳斯中心的材料收藏包含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用于辅助研究和文物保护工作的色素。

6

 

 

(编译:尚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