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行情

今年1月18日,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了“2015年全国10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述评”,其以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北京匡时等10家拍卖公司为样本,对2015年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情况进行分析。截至2015年12月底,我国文物拍卖企业达436家,从业人员6000多人,年成交额300余亿元。从拍卖成交额、成交率等指标来看,持续数年的调整仍然没能走出困境,大型拍卖公司的成交率都有所下降,而中小型的拍卖公司则出现了亏损甚至停拍。从市场结构上看,近现代和当代书画的缩水直接拉动了整体市场的下滑,中国书画成为整体市场下滑的主要因素,对总成交额的影响率高达90.55%。

上述分析体现了我国拍卖市场的宏观现状,这也可以从2015年年末举行的西泠秋拍略见一斑。这季秋拍尽管出现了4件超过亿元的拍品,也有超过15个拍品在专场凭借100%的成交率获得了“白手套”的殊荣,拍卖市场却依然低迷。甚至可以说,艺术品拍卖市场在2011年达到极盛之后一路下行,遭遇了最冷的寒冬。

寒冬,既是冷酷的,同时也孕育着春的希望。各个拍卖行在“苦熬”之余,不得不冷静下来,好好思索,哪些行为应该规范,哪些宗旨应该秉承,哪些形式亟待完善。而这些变化,在2015年的秋拍中也已有所体现。

精品意识永远有市场

业界在深刻反思,内地市场是否因为过多的重复拍卖而让人审美疲劳

李可染 万山红遍

李可染 万山红遍

记者了解到,拔得这季秋拍头筹的是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以1.84亿元在嘉德“大观之夜”成交,让业界沸腾。以毛泽东《沁园春·长沙》“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意境为题创作的《万山红遍》,是李可染创作生涯的巅峰之作,也是新中国美术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

据悉,从1962年到1964年之间,李可染先后共创作了7幅《万山红遍》,其中4幅现存于国家美术机构,其余3幅均曾有过上拍经历。此次成交的《万山红遍》原是北京荣宝斋的旧藏,在2000年由北京荣宝斋拍卖拍出,当年曾以501.6万元的成交价创下李可染单幅作品的拍卖纪录。

在这季秋拍的“大观之夜”现场,李可染《万山红遍》以5800万元起拍后,很快便轻松过亿,叫价至1.27亿时杀入一位新买家。经过20多分钟的竞夺后,最终由场外买家以1.84亿元收入囊中。首件过亿元拍品的成交拨动了业界的神经,不少人直呼“暖冬”来了。

不久之后,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佛两件拍品又先后破亿,分别在保利夜场中以1.15亿元、1.035亿元成交。而上海嘉禾拍卖上拍的潘天寿《鹰石图》最终以1.15亿元成交,成为上海拍卖第一件破亿作品。

事实上,天价拍品的出现,无关寒冬、暖冬,精品永远都有市场。中国嘉德董事总裁兼CEO胡妍妍认为,未来五年是艺术品拍卖业结构性调整的关键时期,野蛮生长的时代正渐渐远去,精耕细作的慢生活即将开始。

阿美迪欧·莫迪利阿尼 侧卧的裸女 1917-1918

阿美迪欧·莫迪利阿尼 侧卧的裸女 1917-1918

谈到这季秋拍,还有件拍品不得不提,即莫迪里阿尼创作于1917年至1918年的油画《侧卧的裸女》。2015年11月在美国洛克菲勒中心举行的“画家与缪斯晚间特拍”上,著名藏家刘益谦以10亿元将这幅明星标的收入囊中,不少媒体戏称这是“世界上最贵的女人”。

不过,这并非中国藏家在海外豪购艺术品的首例,2013年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1.72亿元购得毕加索的《两个小孩》;2014年华谊兄弟(29.560, 0.66, 2.28%)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上以3.77亿元买下梵高的《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2015年5月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再度在苏富比以1.27亿元买下莫奈的佳作《睡莲池与玫瑰》……在感叹国内藏家品味不断国际化的同时,业界也在深刻反思,内地市场是否因为过多的重复拍卖而让人审美疲劳?

“有故事”才有好人气

艺术品市场逐步回归理性,拍卖行必须要从挖掘整理上下功夫

“白手套”意味着100%的成交率,也就意味着该专场超高的人气。这季秋拍中,有一个特别的专场被津津乐道,虽然只是几十封书信,却以2043.1万元的总价悉数成交,令人咋舌。

这就是保利推出的《情愫东瀛——山田家藏大千遗墨》专场,该专场84件拍品中有79件是时年62岁的张大千写给日本女朋友山田喜美子的情书,拍卖现场火爆的人气让人出乎意料。不少买家几经争夺才拍得了一两件标的,其中有两封估价仅一万元的情书分别以86.25万元和80.5万元成交。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有故事”是最好的诠释。艺术品拍卖,本就是关乎情趣的一件事。喜欢,就有人买,喜欢的人多了,成交价自然就高。因此,拍卖行挖掘故事、整理学术线索的能力就显得至关重要。

“有故事”才有好人气的状态在其他的“白手套”专场同样存在。对于保利秋拍而言,最受瞩目的当属2015年12月7日的超级夜场。其中,“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专场全部成交,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佛突破亿元,这一专场之所以受藏家追捧,主要由于拍品均为英国传奇收藏家Speelman的藏品,有多次出版著录和清晰的拍卖收藏记录。可以说,是收藏家Speelman为这些拍品作了背书,他的故事广为流传,从他手中流出的藏品被打上“好东西”的烙印。

有故事,并非指攀缘附会、生搬硬造的“小道消息”,而是需要拍卖行深入挖掘拍品背后的文化价值和学术研究。尤其在当下,艺术品的价格逐步回归,艺术市场越来越理性,藏家的品位越来越高,拍卖行必须要从挖掘整理上下大功夫,凸显拍品的价值。

拍卖行业需要规范化

将中低档的拍卖活动经常化和普及化,培育出大范围的藏家意识,高价拍卖才立得住

如果去掉各场拍卖的“最高分”,人们就会清醒地看到艺术品“跌价”的现实。“数一数二的标的没有出现流拍,一般面貌的、价格虚高的就不好出手了。”翰海拍卖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道。也有不少拍卖行选择停拍,或把一年两季改为一季。

在流动性资金短缺、供需市场都很萎靡的情形下,近年来全国各地倒下了一批拍卖公司,其中也不乏北京永乐这样的知名拍卖行。2013年永乐的关张让不少业界人士扼腕,其规模虽非数一数二,但其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却站在行业前列。有人甚至感慨地说:“永乐是因为太守规矩而导致客户流失。”

然而,在行业大洗牌的趋势下,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终不得长久,市场初期野蛮生长起来的公司终要回归到规范的轨道上来。“诚信应作为一切工作的准则。”诚轩拍卖董事长左京华说道,就买家而言,应以最严格的态度确保每件拍品的真实性,绝不允许委托方作价等假拍行为。对于卖方,应努力查找拍品的背景资料,挖掘拍品的收藏价值,在拍卖图录编写的诸多细节上精益求精。

在规范经营的前提下,传统一年两季大型拍卖(春拍、秋拍)的形式也可以作一些改进。目前,为了盘活市场,不少拍卖行在尝试推出特色专场的途径,取得了一些成效。此外,也有不少拍卖行借助互联网的大趋势,利用网络拍卖吸引部分藏家参与。

而面对拍卖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不少业内人士也纷纷提出质疑。“我们的从业理念、管理运营的模式是不是遇到了瓶颈?对于拍卖这种交易方式,我们是否真正认识到了本质?”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甘学军提出,传统的“春秋拍”模式有些单一,应该丰富和改变,走多元化的道路。“擅长什么就做什么,有些项目该小则小。为什么一定要到五星级饭店去拍卖?为什么不能在办公室拍卖?一场拍卖会有几十个人到场的状况并不丢人。”甘学军举例说道,巴黎有一个地方叫“天天拍”,在市中心的一栋楼里,有15个房间每天都有拍卖,有同时的,也有不同时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就在那些房间里进行。“我国拍卖市场的普遍心态亟需改变。”甘学军说。

可见,过于同质化的竞争其实是一种资源浪费,尤其对于小型拍卖行而言。经常性的拍卖需要增多,要做出有层次的拍卖。只有将中低档的拍卖活动经常化、普及化,才能做好大市场的基础,培育出大范围的藏家意识,高价拍卖才会立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