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群展《语言亭》于2016年1月9日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展览旨在以当代中国艺术家们涉及语言的代表性实践为案例,给人们提供一个可以观察艺术与语言之间可能关系的立足点。展览集中展示13位/组艺术家的绘画、摄影、影像、装置等多种媒介形式的作品,将持续至3月13日。   

语言可以说是世界万物的综合。它是人类最基础的交际工具,是人类传播思想的媒介。经过20世纪哲学及理论的“语言学转向”,语言问题已融汇于各学科的基本问题之中,在艺术领域内,对艺术与语言之间关系的讨论,以及相关的艺术实践也已是当代艺术的重要维度之一。甚至可以说,正是语言的问题带动了我们对图像问题的热情,激起了当代理论对艺术的普遍关注。  

策展人鲍栋说,语言就像是一种空无,它并没有固定的本体,这和罗兰巴特在《符号帝国》中对于“语言”“符号”“空无”的解读不谋而合。鲍栋认为,语言就像是亭子一样。亭子的本质也是空无的,它只是在空间结构之中让我们停留的地方。而语言本身空无,它为人类提供观察和讨论问题的切入点。而此次展览,正是希望以语言为切入点,探讨当代艺术的多种发展现状。

展览现场  

在此次展览中,艺术家们的“语言工作”可分为以下共生的三个层面:一是把语言系统本身作为工作界面,在语言学的层面上面对语言与意识形态、符号与概念、语言与图像、语言与物、语言与技术,以及不同语言系统之间关系等一系列议题,生发一种系统的批判与创造;二是从具体语用现象入手,把语言作为有着历史、社会、文化、政治意义负载的“现成品”来研究及使用;三是在图像“语境”下的写作,使语言参与在作品的形式及意义的结构中,实验一种文图互衍的诗学。  

在这些艺术作品中,语言在各个因素上被从不同角度激活,从字、词、句子、段落,到字形、字音、字体与字意,再到跨语种关系与跨符号系统关系,语言从日常功用的背景中凸现出来,成为了一种可感的存在。而对于艺术家们来说,语言又是各种研究领域与工作路径的交汇点,这些关于语言的作品即是构建在这些交汇点上的一个个亭子,从中我们几乎可以透视一切。

4P6A0137

▲学术主持鲍栋为媒体进行导览

4P6A0031

▲展览现场

4P6A0046

▲展览现场 

4P6A0094

▲展览现场 

4P6A0498

▲展览现场 

展览作品

陈晓云 Chen Xiaoyun

4P6A0493

《为什么是生活》Why Life 三屏同步录像装置3 Channels Video Installation,13‘46“,2010(2)

▲为什么是生活 三屏同步录像装置 13分46秒 2010年

《为什么是生活》Why Life 三屏同步录像装置3 Channels Video Installation,13‘46“,2010

▲为什么是生活 三屏同步录像装置 13分46秒 2010年  

作品以三屏幕同步影像的方式呈现,作品试图讨论对空洞的生活,社会禁锢,欲望,纠缠的爱,和记忆的暴力化理解,作者撰写了大量字幕旁白和画面重叠闪现,时间和空间停顿交错,作品中充满了对我们生活的世界内在和外在的碎片式感受,歇斯底里的个人体验和采样式注解。这是对现实的超验式表述?或是艺术家自我的释放?是个体在当下社会形态中的无奈?这是对现实的高密度影像写作。影像不仅仅是观看,也用来阅读。

陈哲Chen Zhe

《向晚六章》之第二章第八节Towards Evening:Six Chapters(Chapter2,Work 8) 灯箱,外挂图画幻灯片cibachrome transparency in lightbox,installed with transparency of drawing 尺寸可变Variable size 2012-2015

▲向晚六章 2012-2015 第八节 

《向晚六章》之第二章第九节Towards Evening:Six Chapters(Chapter2,Work 9) 拼贴书页,丙烯,数字微喷照片,幻灯片collage with book page,acrylic,pigment prints and transparencies 61×35cm 2012-2015

▲向晚六章 2012-2015 第九节   

《向晚六章》是一场为了理解黄昏而展开的主题漫游。艺术家试图将她长时间对于黄昏的着迷,投入到承袭自文学和摄影的文体实验里。该系列以章节为单位构成,试图通过“非均质的时间”、“向晚意不适”、“赤之茧”、“在面孔和面孔之间”、“两种光”和“厄瑞玻斯”这六个切片为向晚显影;探索在一个日常的语境下,黄昏究竟是何以消化了人、又是何以为人所消化的。  

 “白天消逝、夜晚来临的过程是最神秘的事。它让标记很突然地在天空出现,充满焦灼、不确定性。没有人可以预测任何一个夜晚会采取什么样的形式降临。……如果我能找到一种语言来重现那些现象,那些如此不稳定又如此难以描述的现象的话;如果我有能力向别人说明一个永远不会以同样方式再出现的独特时间所发生的各个阶段和次序的话,然后——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我就能够一口气发现我本行的最深刻的秘密;……我就能够在一个短暂的白日梦中接受启示,接受那些整天暗暗地、在自己内部交战不已的力量之启示。”(克洛德•列位-斯特劳斯《忧郁的热带》)

冯梦波Feng Mengbo 

点阵视力表

▲点阵冯 喷绘打印 2012

矢量视力表

▲矢量冯 喷绘打印 2012   

这次展出的两款字体《点阵冯》和《矢量冯》,是冯梦波对电脑字体的首次尝试。其灵感来自艺术家自幼摹写古代碑帖的经验。碑文镌刻于石,经年日蚀风剥,再碾转拓印,代代相传,早已斑驳陆离,竟至难辨,但是丝毫无损于原作庄严的美,每每令艺术家沉醉赞叹之余,好奇于自然风化的力量下幸存的字迹,竟能如此完整地承载着原始的一切意义。

冯梦波说,当我创作这两款字体时,就是希望用点阵(bitmap)和矢量(vector)这两种不同的技术,对字型做减法,换言之是希望用软件技术来模拟和加速风化的进程。调整像素的数量和矢量的参数,其结果貌似迥异,其实殊途同归,都是希望在某种条件下,发掘出类似碑帖拓本的极简字型,在可读和不可读之间达到平衡。之所以将这两款字体分别排印为视力表,正因为与一般规律相反,愈是大字愈难辨认,而一旦赋予字体以内容,则辨读将轻而易举。这两款字体可以被认为是数字化的行草。命名为《点阵冯》和《矢量冯》,是为了纪念我的祖父冯金生和他创建的著名餐馆《金生隆(爆肚冯)》,但愿他创造的美味可以和书法一起,香飘永远。

何岸He An

《玉枝》Jade Branch LED灯箱 LED lightbox 70×170×16 cm 27.5×66.9×6.2cm in 2015

▲玉枝 装置 LED 灯箱 70×170×16 cm 27.5×66.9×6.2 in 2015 年   

《玉枝》是何岸为纪念母亲而迸发的全新创作,在其标志性的霓虹灯系列作品中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意义。作品由残破的霓虹文字拼接而成,这些霓虹文字来源于何岸的家乡武汉,原本都只是各式各样的广告牌的一部分。通过特殊手段窃取后,被运往北京的工厂经历修复、拼接、喷漆重组,最终成为一个个具有私人化符号的装置。破碎苍白的霓虹框架如同散落在家乡的情感碎片,通过重组得以完整,何岸把复杂的情绪尽数宣泄于中,这既是何岸个人经历的纪念,更是他对现代人与都市环境关系的一种反思。

焦应奇Jiao Yingqi

4P6A0187

▲印章系列 塑料章料 2005年

粉尘污染 粉尘污染的 Dust Pollution

▲污染警示牌系列 烤漆 88×78.5cm 2006年  

艺术家焦应奇说:“对于我来说,汉字是一简单有趣的事。‘简单’指:它并不难,汉字使用者均可造新字来表达自己;‘有趣’指:当其作为思维和表达的媒介时,其形义作用或改变创作者自身。”

金锋Jin Feng

1

▲对《孙子兵法》势篇三十一中英文的连续翻译 印刷品 21×27cm×10 1998  

金锋说,这是一件1998年的作品,发表在我主编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图文志<异质的书写方式>》之中(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1999)。作品试图探讨文字的不断翻译,它们所固有的信息量究竟会流失多少,而对于失却的信息,我们的误读又是怎样完善起来的。

林天苗Lin Tianmiao

4

▲凸起的文样 羊毛地毯 120Sqm左右,22米x5.8米 2014年  

艺术家林天苗这五年来一直在跟踪新女性词汇的不断出现,收集女性词汇是好奇心趋势,仅中文收集了1200多个了,英文几百个。主要来源于网络文化的瞬间传播,网络词汇在常规的字典中常常以“文明”的理由被过滤掉了,很像每次展览都以政治安全理由“过滤”掉许多有“威胁性”的作品。  

从康熙字典、汉语词典、民国时期专属女性词汇的出现,文革时期的女性词汇,到当下的网络瞬时传播。几百年不变的单一女性描述,到今天女性词汇以幽默、自嘲、形象、生动、自信的方式瞬间出现。从心理、政治、社会等层面更细致入微准确地表述着发生在我们周边的生存生态。词汇以惊人的速度快速增长,不仅丰富了我们的生活乐趣,更迭我们对日常女性惯性思维的反省和反思,受日本、欧美国际化影响愈加深入。  

每个女性都会倾向于寻找符合自己身份的称呼。女性的角色从狭小的两性角色、家庭角色,逐步扩展到需要有多个社会角色的词汇来描述一个女性,才能较为全面体现“她”存在的状态。由单一的称呼,到认同自身身份多样性的称呼,由职业称呼,到身份称呼,再到形容称呼,演变为心理称呼,逐层深入发展着,我们的社会在关注个体心理的变化与表达。 

陆平原Lu Pingyuan

4P6A0472

▲故事系列 文本 2015年  

陆平原是活跃的年轻艺术家,1984年生于浙江金华,工作生活于上海。他的创作方式极其特殊,用写故事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观点,这些故事常常诡异、奇妙,有时伴有恐惧,都由艺术引发。除了创作故事,他也用特殊的方式展示自己的奇幻经历,比如一只名叫薛定谔的小猫是如何诞生的,以及流浪老人教会他做艺术的神功,让他拥有惊人的力量。陆平原的艺术探索为当今艺术格局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从2012年开始至今,陆平原已创作出近百余个短篇故事。“故事”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在陆平原的作品中呈现出一个有趣的纬度。 

邱志杰Qiu Zhijie

历代革命口号Revolutionary Slogans of the Successive Dynasties 纸本Paper Painting 80×80cm×16 2006-2007

▲历代革命口号 80×80cm×16 2006-2007

电脑中病毒之后成为乱码的个人日记Computer diary after the computer virus turned it into incomprehensible code 纸本Paper Painting 60×60cm×16 2006-2007

▲电脑中病毒之后成为乱码的个人日记 60×60cm×16 2006-2007  

邱志杰从中国漫长的历史中选择了各种各样的革命口号和革命话语,从公元前300年的陈胜吴广起义直到最近的。革命和起义在中国历史上总是周期性地爆发,形成了中国历史的周期性震荡。而每一次革命总是会提出一些著名的警句,这些词句铭记着那个时代的理想和欲望。艺术家把这些文字刻在一个水泥板的表面上,将这一层表面上的文字拓印下来,然后在上面再倒上水泥,待干透后再刻上第二层的文字,也就是第二次革命的口号,再次进行拓印。这个过程一直反复直到这个“纪念碑”成为一个水泥立方体。表面上看它很像一个极简主义的现代雕塑,但是它有20层,从表面上看不出文字,但是从侧面可以看到一次次的浇铸和拓印所留下的水平的痕迹,像是考古坑中的文化层。因为艺术家在往水泥面上刻文字的时候使用的是和每次革命时相应的时代的字体,所以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所留下的一整套拓片也成为一个书法史,这和革命理念的历史一起构成一种双重的历史。

王郁洋Wang Yuyang

4P6A0467

▲图与字 墙面丙烯 尺寸可变 2012   

《图与字》是一件尺幅巨大的连续壁画,通过面积各异的块面的组合,画面无序、抽象特征的图案近似于现今在商品交易、交通管理以及身份识别中普遍使用的二维码,当我们对这些随机创作的符码实施解码时,这套凌乱的图案便立刻有了具体的意义。 文字本身也即图像,当一个图像作为另一图像的传达者时,它便完成了自身的写作,而这取决于我们如何对待它们。

吴山专&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Wu Shanzhuan & Inga Svala Thórsdóttir

17

▲从人权到物权,中文版 水笔、马克笔、纸、拼贴 21×29.7cm×31 2006

2

▲这天今天下午停水成了花样,诗本 布面丙烯 140×200cm×5 2015  

通过吴山专,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Inga Svala Thorsdottir)与中国艺术结上姻缘,并接入了中国主流艺术思潮。1991年以后,吴山专好些最重要的作品都与英格合作。两人合作的《物权》这件不动声色的观念作品直踩启蒙的痛脚。启蒙的人本主义解放了西方的生产力,颠倒了人与自然的关系,同时也颠覆了整个非西方世界。在大谈环保的时代质疑人本主义,核心正在于人与物质世界的不对等关系。《物权》举重若轻,板起脸幽默,严谨地解析现代法治观念里的人本偏见,为非人类世界讲三十句具有分量的话。

徐冰Xu Bing

地书工作室The Studio of Book from the Ground 装置Installation 尺寸可变Dimensions Variable 2006-2015

▲地书工作室 装置 尺寸可变 2006-2015年  

《地书》是著名艺术家徐冰自2003年起持续进行的一个艺术项目,是用几年来搜集整理出的一套“标识文字”写成的一本读物,读者不管是何种文化背景,只要他是被卷入当代生活的人,就可以读懂这本书。徐冰工作室为配合这本书,还制作了“字库”软件,使用者将英文和中文句子打入键盘,电脑即刻转译成这种标识文字,这时双语之间即可实现勾通与交流。《地书》所使用的材料——通用标识本身是一种不断发展的领域,《地书》也是一个以多种形式不断延展的项目。 

徐坦

动物性自由Animalistic Freedom1

▲关键词项目 单频影像

关键词项目始于2005年后期,延续到现在。分三个时期:搜索关键词(2005-2008),关键词学校(2008-2011),关键词实验室(2011年至今延续中)。关键词项目的指向,主要社会的个人艺术和集体意识的关注,通过语言,语词方面的调查和研究,在除了传统的语言学,语言哲学把语言分为两个基本形式之外,我认为语言有第三个重要的形式是:可视性言说的语言。即是:看,听,说的同时运用,很重要的是语言在视觉情境下的发生。  

“搜索关键词”阶段通过大量访谈,筛选了一些“关键词”,也确定了一些选择关键词的方式,《关键词学校》在这个基础上,采用一种在公共空间里,与各种人进行交流、谈话方式。较多针对私人的,和公共交流的语词与意识活动的关系。而“关键词实验室”虽然用了“关键词学校”的一些基本方式,但是是找一个具体的社会议题来工作,更加接近知识生产这块。   三个录像投影,分别是“言说与自圆其说”(搜索关键词和关键词学校期间的作品),“在台北谈新自由主义”,“社会植物学” (关键词实验室期间作品)。

开幕对谈:视觉艺术中的语言经验  

在《语言亭》开幕当天,由学术主持鲍栋与三位艺术家进行对话,结合当下中国当代艺术现状,探讨视觉艺术语言经验和文化发展的关联。伴随展览同期,美术馆还将推出一系列的公共教育项目,包括参展艺术家和语言学研究学者的学术讲座以及面向大众的艺术工作坊等。

4P6A0252

▲艺术家陈哲分享自己的作品

4P6A0295

▲艺术家焦应奇在对谈中发言

关于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是由中国民生银行基于承担社会责任和文化理想而发起成立的艺术机构,坐落在上海市中心红坊艺术园区,面积约4000平米,由上海第十钢铁厂改建而成,于2010年正式开馆。作为中国第一家以民营金融机构为背景的美术馆,民生秉承独立自由,包容开放的学术理念,以建设成为国际优秀美术馆为其长远目标;凭借国家鼓励实践的民营制度优势,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持续纵深活跃发展;面向社会公众展开当前中国所亟需加强的当代艺术美学普及活动;深入全面地展开国际间的学术交流活动。

展览信息 

 

海报 横版

▲展览海报语言亭 Linguistic Pavilion

展期:2016年1月9日 – 3月13日

学术主持:鲍栋

参展艺术家:陈晓云、陈哲、冯梦波、何岸、焦应奇、金锋、林天苗、陆平原、邱志杰、王郁洋、吴山专&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徐冰、徐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