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拍卖

新快报 作者:梁志钦,梁婉莹2016-01-05 10:05

  

潘天寿 鹰石山花图

  

毕加索 阿尔及尔女人(O版)

  

安思远私人收藏

 11-12世纪铜瑜伽士坐像

 

 安思远收藏的小熊

对于艺术品行业,2015年是个不寻常的年份,这一年不仅诞生了两件成交超过10亿人民币的拍品,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更出现六件亿元拍品,“亿元复兴”当仁不让成为了该年度的热门话题。这一年,“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旧藏更少有地公开拍卖,使得中国藏家纷纷远渡重洋争先“抢购”。每年一次的“胡润艺术榜”虽然没有太多可圈可点的地方,但榜上排名第七的著名画家史国良在接受收藏周刊采访时则明确表示:“这个‘胡润艺术排行榜’或叫富豪榜和我本人关系不大,读者不要被这些数字误导而产生误会,特作此声明。”

【亿元复兴】

与2014年中国书画作品“零件亿元拍品”的成绩单相比,2015年“亿元拍品”再次卷土重来,甚至有大举复兴之势。从春拍潘天寿《鹰石山花图》2.79亿元成交开始,“亿元成交”便高歌猛进,直至秋拍结束,一共有不少于六件亿元拍品。例如,春拍中李可染的《井冈山》以1.265亿元成交;秋拍中,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以1.84亿元成交,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十四世纪释迦牟尼像,则分别以1.15亿元、1.035亿元成交。2015年12月13日,潘天寿《鹰石图》又以1.15亿元成为上海拍卖第一件破亿作品,并且成为该年度第六件亿元成交的拍品。

值得一提的是,李可染《昆仑雪山图》和齐白石的叶隐闻声册页的买家是通过艺典网络“同步拍”竞价所得。至此,通过互联网购买艺术品最高单价订单产生。以往的拍场除了传统买家之外也就是电话委托,现在又出现了第三种竞拍力量,“互联网订单买家”,这并不是一个新名词,但在这个时刻显得异常新鲜。

对于“亿元拍品”的再次出现,中国嘉德中国书画部总经理郭彤称,这证明了优秀艺术家的经典之作是市场中永恒的热点。著名藏家郑华星则认为,天价拍品只是个案,不具有普遍性和由此及彼的问题。

【胡润艺术榜】

史国良:榜单数字不等于收入

2015年3月18日,胡润研究院在北京发布《2015胡润艺术榜》。榜单内容为前100位中国在世“国宝”艺术家按照2014年度公开拍卖市场作品总成交额的排名。排名前十的分别是崔如琢、曾梵志、范曾、刘大为、黄永玉、何家英、史国良、周春芽、黄建南、陈佩秋。其中,史国良的作品成交总额以17721 万人民币排行第七。

然而,对于这样的排名,史国良在接受收藏周刊采访时却称:“胡润艺术榜本身作为一种数据参考,有一定意义。但需要澄清的是,这里面统计的数字仅仅是这一年画家的作品在拍卖场上成交的数字,不等于画家的个人收入。”

随后,他通过收藏周刊记者发表了一份声明:“这是个误会,那些天文数字和这些画家没什么关系,并非他一年收入这么多,而是该画家全年画作在世界各地拍卖行成交额的总和。是谁送到拍卖行的?反正不是我,我自己与任何拍卖行没有这种合作,送画的应该是该画的持有者!”史国良强调:“总的来说,这个‘胡润艺术排行榜’或叫富豪榜和我本人关系不大,读者不要被这些数字误导而产生误会,特作此声明。”

【最贵艺术品】

两件“女人”都贵过10亿元

2015年诞生了两件“最贵艺术品”,每件均超过10亿元人民币。在2015年的春拍上,毕加索油画《阿尔及尔女人(O版)》在纽约佳士得“展望过去”夜场拍卖中以1.7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12亿元)成交,创下了艺术品拍卖成交价最高纪录。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朱其在接受收藏周刊采访时认为:“毕加索写实基本功很好,虽然后来不画写实,但是他的画面结构、色彩都画得不错。但是我们国内几个炒得高的人连绘画基本功都不够,画家的基本水准都够不上,买画的人因为不懂,所以乱炒。毕加索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虽然他后来画得随便,但是基本水准还是在的。”随后,他强调:“我觉得毕加索不属于超一流的画家,只是比二流画家要好一点。这方面莱热比毕加索画得更好,但名声没有毕加索大。市场最好的人不一定是一流的。”

而时隔几个月,在佳士得纽约“画家与缪思:20世纪艺术家晚间特拍”专场上,刘益谦以1.7亿美元(约10.73亿元)的天价购得意大利绘画大师亚美迪欧·莫迪利阿尼的画作《侧卧的裸女》,使之成为全球艺术品拍卖纪录中第二贵的拍品。

用了约11亿元买这一幅作品,刘益谦感叹:“的确是蛮贵的。但这张裸女画可以和任何一张世界顶级博物馆收藏的裸女画所媲美。” 他随后又表示:“我认为有的时候能买艺术品的人都不缺钱,就看关键时间敢不敢伸手。在莫迪利阿尼作品拍卖当天,跟我竞争的,有五六个外国人,如果跟我争的都是中国人,我觉得没意思,谁买都一样。但是现在不同,外国人要看他们顶尖的艺术品,就让他们坐飞机来中国看吧。”

【安思远旧藏】

受捧背后是“传承有序”的吸引力

安思远,纽约知名古董商兼收藏家,是美国及整个西方艺术界公认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有“中国古董教父”之称。

在2015年3月的纽约佳士得“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六大拍卖专场上,拍卖了其旧藏,总成交额高达1.3亿美元,刷新四项世界拍卖纪录。其中有“任性哥”之称的大陆知名藏家刘益谦亲赴拍卖会场抢标,以486.9万美元将西藏铜瑜伽士坐像收入囊中,刷新了西藏雕塑的世界拍卖成交纪录。而另有一位大陆藏家也以968.5万美元的天价拍下明朝黄花梨圈椅,同样刷新了黄花梨家具的世界拍卖成交纪录。因此,安思远成为了2015上半年艺术品市场的关键词。

光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认为:“安思远是在中国文物界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安思远旧藏”短短五个字的号召力如此强烈,实际上在背后起支撑作用的是“传承有序”的吸引力。据了解,在书画收藏界,传承有序的书画会比来源不清晰的书画价格起码高0.5倍,如果是名家旧藏,价格更要翻倍。而真实可靠一直是艺术品投资收藏的首要原则。为此,不难理解安思远旧藏为何如此受捧。

曾与安思远有过交情的青海省博物馆副馆长曹星原曾在公开场合分析称:“安思远首先是古董商,其次才是收藏家。除了几件他特别喜欢的作品,其他都是用来买卖的,卖出去他不会舍不得。他首先是个商人。”安思远的藏品,在他看来都是商品,但作为国外第一个察觉明代家具在未来市场上的发展的人,安思远的眼光独到,同时也是一名标准的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