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佳士得现场

佳士得现场

1. 艺术市场饱和了么?

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2014年的报告指出,2014年的艺术市场总值为510亿欧元。其中绝大部分的贡献来自于少量的极富人群-他们竞相追价那一小撮现代大师名作,比如毕加索、贾科梅蒂、罗斯科、佛洛伊德和沃霍尔。

今年,这份名单里需要加上阿梅代奥·莫迪里阿尼的名作《侧卧的裸女》,这幅作品以纽约拍卖史上第二高价被中国亿万富翁刘益谦拍得。然而此价格却低于拍卖最低估价。2015年的拍卖市场上广泛采用了担保制度,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市场,为谨慎的买家解除了顾虑。艺术市场的内行人士早就感到市场中存在的泡沫现象,纽约的11月拍卖季再次证实了这种担心。

然而就此定论艺术市场为混乱却仍为言过其实:伦敦的秋拍季成绩喜人,纽约亦收获饱满。伴随着国际利率水平的提升,中东的混乱局势,许多国家的政治动荡以及中国经济的放缓,艺术市场相应降温其实是情理之中的。

2. 担保制度的采用

拍卖行之间日益白热化的竞争使得担保制度逐渐成为主角。菲利普斯曾为纽约11月的拍卖担保了8件作品,佳士得担保了“艺术家的缪思”专场上的18件作品。尽管拍卖行并不承认,但担保制的采用以及艺术品逐渐成为比现金更保险的金融工具的投资认识的盛行成为了支撑今年艺术市场的两个重要因素。

3. 有“策划”的销售

佳士得去年11月的形式创新在今年得到了继续:现代派、印象派、战后和当代艺术品被编排进一场拍卖中。菲利普斯紧随其后,不在固守其标牌的最新的当代艺术作品老本行而进军现代派市场,并在纽约11月拍卖季拿下骄人战绩。变化不仅于此。佳士得策划的“经典艺术周”将古典大师,古董,雕塑和装饰艺术归总,并对其中的重点拍品进行专场拍售,包括18到20世纪的绘画,雕塑和摄影作品。

部分评论家认为类似的策划综合销售是掩盖自己薄弱实力的表现,是佳士得在印象派和大师专场不敌苏富比实力的表现,佳士得则表示这一切都是处于对顾客需求的回应。

4. 亚洲的不确定性

截止到2014年底,中国的艺术市场从2011年的高峰回落了30%。尽管香港春秋两拍的战绩仍然辉煌,但趋势还是下降的。尽管如此,中国买家却在今年的西方拍卖市场上十分积极,曾几度以令人翘眉的价格拿下莫奈、梵高和毕加索的佳作。

5. 呼吁市场透明

一直以来,艺术市场都被认为是完全不受监管,非正确操作的,尽管许多国家的确具有关于艺术和拍卖的诸多规章制度。但是艺术市场的神秘特质外加估值和辨真的诸多难点使得整个市场长期保持混沌,不法行为如鱼得水。今年,比利时和瑞士的专家史无前例地开始着手于艺术交易中洗钱风险和逃税避税方面的监管办法研究。沉溺多年不为公众所知的伊夫·布维尔和他的老顾客终于浮出水面。这位艺术商人兼物流商兼艺术仓储主在过去八年间通过境外实业和信托基金秘密交易了至少20亿美元的艺术品。

艺术新闻艺术市场编辑梅兰妮·格里斯认为:如果希望艺术市场进行体量和价值上的增长,艺术品必须成为一种被公开认可的投资资产,与专项投资基金配合。规范和制度在此成为必要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