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美术报 作者:朱明尧2015-12-21 11:44

 

胡亚光 花鸟册 

 

钱君匋 书法

上海往岁的浙籍艺术群星

沈尹默(1883-1971 湖州人)

晋帖唐碑大手笔;新诗旧学老先生。

笺注大意:抗日战争前,我因沈迈士老师的介绍,才拜识尹默先生并参观过他的书法展览。抗日胜利后,又随迈士老师前往先生于溧阳路寓所,较多观赏了先生所临摹的晋唐人书件,多以故宫大库内旧藏之供抄写《永乐大典》用的皮纸写下。先生的斋名为“秋明室”,所刻诗词集多署上这个斋名,早年在北京刊行的称《秋明集》,一诗一词共两册,毛边宋体铅字小本,很是雅致。抗日胜利后,在上海出版的为手书大本,于诗词外还可欣赏他的精妙书法。先生亦喜写“曲子词”体,“曲子词”中多载抗战期流寓重庆市少数友人中的趣事。

丰子恺(1898-1975 桐乡人)

文字如陶,淡而弥旨;画图曰漫,挹之愈深。

笺注大意:我未认识和拜交子恺先生,但熟悉丰先生的一位女儿陈宝,她是一位外文专家,我和她共事于《法汉词典》的编纂中,自始至终一道工作了8年之久。陈宝笃实好学,令人敬重,我曾经想请陈宝为我作个联系,前往丰老家拜访,未实现。不久,陈宝却为我求得了丰先生所作人物画一小幅,隔了数天丰老又自动写赠给书法一纸,对此我很感激。这以后,陈宝又陆续相赠丰老作的《护生画集》及漫画册多种。回忆“文革”期间,我和许多同事曾奉命参观丰老之“黑画”,已被涂抹打叉,真如“焚琴煮鹤”,大杀风景。陈宝和她的妹妹丰一吟(也是翻译家)现时都是上海文史馆馆员。馆内有父子同馆的,有夫妇同馆的,但姐妹同馆的前所未有,可称佳话。

陈巨来(1904-1986 平湖人)

貌若好女子,腕有千钧力;最工圆朱文,喜为集句诗。

笺注大意:陈先生为当代篆刻名家,我认识他较晚,也只是几次同席参会和聚饮。先生体貌瘦小、文静,像一位好女子而手腕有千钧力,执铁笔自如,是为奇人。听说他作诗词善于用集句形式。

柳北野(1912-1986 宁波人)

俪白妃青吴祭酒;晓风残月柳屯田。

笺纸大意:柳先生艺兼众美,工骈文,善诗词,工书法,精篆刻。人称江南第五铁,斋室名为“红铁楼”。在吴苦铁、王冰铁、钱瘦铁、邓钝铁等篆刻家之列。解放前,他曾以小楷书法抄录自作《西湖杂咏百首》于一横幅上,赠送给我,“文革”后,这件作品尚在我处,但这时他的旧稿却在动乱中被毁,所以他借去重新抄录在一页扇面上送我,而这一横幅他取回作了纪念。此后各地诗社林立,像雨后春笋,他在此时约集同好创立了“半江诗社”,取“剪取吴淞半江水”之意,恰到好处。他自刊的《芥藏楼诗》,嘱我写了序言。他1986年过世后,葬在杭州南山公墓,我为他书写了墓碑。

沈迈士(1891-1986 湖州人)

从游越五十载,绛帐春风感知遇;小别才一二天,碧湖啼鴂不归来。

笺注大意:沈迈士先生,是我早年在震旦大学高中部就读时授外国史的教师,我追随他51年,相濡以沫,亲近得像一家人。先生常说震旦许多学生中,可与谈艺事的只你和宜永两人;又常说,与你言谈,常觉有说不完的话。他十分爱我,我收藏碑帖,先生为我题跋;我有诗词请教,他为我唱和;先生作画,嘱我品评、品赏;先生有诗作,嘱我唱和,往往诗札以邮件往返,一日有数件。所以,先生的长笺短札,在我处独多。先生八九十岁时还神明不衰、丰色白晳,看上去像70岁左右的人,原以为他可以到达百岁多,却难如愿。那年湖州碧浪湖碑廊落成,当事单位邀请他去剪彩,因应酬题诗作画,劳顿兴奋而引起脑溢血,在车返宾馆途中溘然长逝,时在1986年4月2日,令人悲痛惋惜。

胡亚光(1901-1986 杭州人)

时装美女开风气; 晓日莲花似六郎。

笺注大意:胡先生,号蔗翁,是清代杭州大商人胡雪岩的后人。但据说因是“庶出”而不得分胡庆余堂之权益,所以到了上海以绘画谋生自给,早年以画时装美女月份牌(挂历)闻名一时,生意兴隆。1972年冬天,施蛰存先生曾邀集朱大可、郑逸梅、胡亚光与我一起小酌得以认识。他自说年轻时美风姿,有“杭州梅兰芳”的称誉,看其形貌确实清秀过人。他攻诗词,书法秀逸,郑逸梅翁有时请之代笔。

钱君匋(1906-1998 海宁人)

名山事业春长在; 金石篆分蘼不工。

笺注大意:“文革”前夕,周方白教授拉我和王西彦一块去君匋先生重庆南路幸福坊寓所,观赏《王铎草书杜诗长卷》,因此得与钱先生相识,观赏后,请他便时影印这件名迹,分赠同好,未料“文革”祸起,这件事就搁下了。“文革”后期,我求钱先生刻“四明石室”印,阳文仿黄牧甫,印章是艾叶绿旧昌化石。刻成后,我以家藏的“乾隆龙纹暗花素笺”数页作为酬劳,他言如此佳笺,当请沙孟海书一联藏之,后来未知此事成否。前几年文史馆组织部分成员游览浙江海宁和桐乡,我随同馆们参观了“君匋艺术院”、“钱君匋艺术研究馆”,美轮美奂,胜迹长存,觉得君匋先生艺术生命可以长驻了。

《文史馆感旧录》中周翁撰楹联写纪浙江籍同馆者尚多,这里再录二则楹联: 高振霄(1876-1956鄞州人)以翰林班而无馆阁气,书法一人;工文人画能作梅花知音,诗篇二百。朱蕴辉(1916-1999鄞州人)宋艳班香,喜故乡有此才女;巷歌衢舞,为昭代频奏心声。王映霞(1907-2000 杭州人)余霞散绮,未觉美人伤迟暮;白虹贯日,久钦夫子是忠良。……这些楹联都写得丰富、蕴藉、隽永和有趣,神形毕现;而“笺注”中广闻博识,也映照着作者自身的仁人之心、德人之态和乡土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