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梳理东西方艺术的交融和发展,会发现日本常常处于一个冲突、变化的状态,他们时而与外来文化浪潮互相协调,时而又产生抵抗。在对西方现代艺术元素模仿和挪用之后,又表现出对传统文化的偏好。在西方语境中寻找认同感成为了日本当代艺术的主流。

其代表人物村上隆(1962年出生于东京)在日本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 Museum)举行的大型个展“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村上隆の五百羅漢図展)恰恰凸显了日本在“非西方”的尴尬处境下,对东方传统的回溯。

展览海报

村上隆是一位精于自我包装的艺术家,他曾以战后的日本为主题,将宅文化或宅文化中的人物与日本美术史相联结,发明“超扁平”的概念,并亲自策展、在凡尔赛宫、洛克菲勒广场等地举办了多场“超扁平”概念的展览。在时尚领域,村上隆与LV、植村秀等品牌跨界合作,让死气呆板的LV“幼稚”了一把。在结束与LV的12年合作后,村上隆时隔14年再次在日本本土举办大型个展。为此也有人提出,这是村上隆转战日本本土艺术市场的一个信号。

村上隆在其作品《五百罗汉图》前。

“五百罗汉图”的前世今生

村上隆本身具有极大争议性和话题感,他曾驳斥日本艺术,认为“日本艺术和当代艺术不在一个层次”,而在此次个展受到外界关注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个驳斥、怀疑日本传统艺术的村上隆,做了一件追溯东方传统文化的作品:

村上隆 《五百羅漢図》(局部),2012年,亚克力帆布,302 × 10,000 cm 个人藏

这幅《五百罗汉图》全长100米、高3米几乎是世界绘画史上最大规模的超级大作。这件超大作品的创作于2012年,完成后首先在多哈卡塔尔博物馆举办的“EGO(自我)”的个人作品回顾展上展出,以感谢卡塔尔在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中为提供的援助。

村上隆 《五百羅漢図》青龙白虎部分

为了在短期内完成这件作品,村上隆从全日本的美术学院中召集了超过200名工作人员共同创作。这幅作品由四个独立区域所组成,每一区域以中国古代思想中掌管东西南北的四个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命名,以宗教和艺术、人类的死亡和界限为主题,是村上隆创作生涯里一幅里程碑式的作品。

2012年《五百罗汉图》创作过程

与在多哈第一次公开展出相比,此次展现在观众面前的《五百罗汉图》增加了一些原本未完成的部分,使画面更为细致完整。

展览现场

宗教是艺术风格中特别敏感的导体,它无视等级,其吸引力远超艺术本身。这也许是村上隆选择宗教艺术回归本土的原因之一。除了超大型的《五百罗汉图》外,此次展览还将作品的起源、创作过程中的研究资料以及制作线稿、作品草图等一并展出。

创作草图

从这些资料中观众可以了解到《五百罗汉图》并非一蹴而就,它的诞生的契机是村上隆和日本美术史学家辻惟雄一起在杂志上连载的《日本合绘》。在这个企划中,辻惟雄撰文,村上隆插图。

展览现场

文章中提到先人画的很多罗汉图,让村上隆受到很大的触动。本次展览中,村上隆和辻惟雄合作的《日本合绘》的轨迹,长沢芦雪(1754-1799年)和狩野一信(1816-1863年)两名画师的五百罗汉图将一起展示。

長沢芦雪《方寸五百羅漢図》,1798年,纸本墨画淡彩,3.1x3.1cm,个人藏

長沢芦雪的《方寸五百罗汉图》,在方寸之中细致入微地描绘了罗汉和动物的姿态,是近几年发现的珍贵作品。

狩野一信《五百羅漢図》第22幅 六道 地獄,江户时代末期,绢本设色,172.3x85.3cm,东京增上寺藏

另一方面,幕末时期的画师狩野一信历时约10年画出的《五百罗汉图》,描绘了100幅罗汉修行的样子和解救终生的场面,其执拗的描绘和浓厚的色彩令人叹服。和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一起对照观看,像是一场传统对照当下、十年对照一月的对话。这次对话也隐约印证了川原住男在1973年的观点:“日本艺术在过去一百年里目光诚挚地望向欧洲和美国,现在必须重新发现她与东方民族共同享有的东方意识。”

“师古”的当代转化

此次展览虽以《五百罗汉图》为中心,也展出了多幅动漫元素结合日本传统美术的新作,“寻找死亡深渊的唐狮子”(死の淵を覗き込む獅子)脱胎于日本障壁画中的唐狮子造型。

寻找死亡深渊的唐狮子,2015年,综合材料,150x300cm

曾被印在LV皮包上村上隆“Mr.DOB”图式,在这次个展中出现在一张3米长的绘画上,图中的烟云的表达方式让人联想到平安时代的绘画《信贵山缘起》。

727:∞(局部),2015年,综合材料,300×450cm

在村上隆迷幻抽象绘画中,观众常常可以看到的星球大战般的好莱坞特效混合日本战后前卫绘画,卡通怪物、异化草木融合为新的形式,出现在幻影般“扁平化”的图像中。

展览现场DOB君

而在此次个展中,村上隆的作品融入了书法的元素,其中“HOLLOW”(空洞・虚)以简单涂鸦喷绘的圆圈代表宇宙的启示和佛家的真理,这简单的一划被称为“円相”(圆相,是汉传佛教十三宗之一禅宗的一个符号)。

HOLLOW,综合材料,2015

円相,2015年,综合材料,170×144.7cm×6

此次展览中,村上隆的一组名为《円相》的自画像,体现出艺术家吸取了日本禅道的精神,在从右至左的6幅作品中村上隆的卡通形象逐渐变淡,被时空扭曲分离,而“円相”却清晰、壮大、趋于完整,似乎有宇宙中吸收、包容一切的内在力量和觉悟。

達磨大師,2007年,综合材料,160×351×5cm(六联)

对传统东方文化元素的吸收,为村上隆的作品注入了新的活力,从村上隆自己的话讲是“扩展生活的绘画”。

除了这些架上作品之外,此次还展出了《宇宙の産声》(2005年-)、《欲望の炎―金》(2013年,)等村上隆花费近10年至今仍在制作中的大型雕塑作品:

左:宇宙の産声,2005年-,451.3x268.0x302.8cm;右:欲望の炎—金,2013年,498.4x188.6x183.1cm 

这2尊雕塑作品更多关注了人类社会,通体鎏金却形象混沌,意在表达人类社会的某种无序和无奈。

展览现场

无序和无奈是人类,也是绘画,如今,各种艺术形式和思想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各种艺术被不断地借鉴、吸收、利用,抑或改变、扭曲、遗弃。观念艺术用图像记录与凝固思想创意,艺术被与艺术本无关系地事件带往别处,艺术家如何用创作本身表达自身对艺术的理解与创造,以及对现实世界的观照?这一直是艺术家不断自省的问题。在商业上,村上隆成功的,但这并不能代表艺术上的成功。

展览信息:

展览名称: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村上隆の五百羅漢図展)

展览地点:日本东京森美术馆

展览时间:2015年10月31日-2016年3月6日

票价:1600日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