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投资收藏

“裸女”压阵 艺术品投资旋风再起

11 月中旬,艺术品投资的新闻抢占了很多媒体的头条。原因是由出租车司机变身亿万富翁的中国富豪刘益谦以1.704 亿美元(约合10.86 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拍下了莫迪里阿尼的名作《侧卧的裸女》,这引起了艺术界的注目,也再次引爆了关于艺术品投资的话题。

艺术品价格的波动

在9分钟的激烈竞拍中,他以1.704亿美元的出价击败了5名对手,这一价格也是拍卖史上的第二高价。第一高价是在5月份的佳士得拍卖会上以1.794亿美元拍出的毕加索的名画《阿尔及尔的女人》。

在花旗近日关于全球艺术品市场的新报告中,分析师指出,由于美国实际利率上升,他们的艺术品价格指数下跌。

美联储预料今年底将迎来近十年中的首次加息,预计将有广泛的波动效应,而受到波及的艺术品价格首当其冲。

“艺术品与黄金的价格在实际利率上升时期,呈现负面效应。”花旗的史提芬·维廷说。

花旗指出:“……中国市场的扩张,其特征就是艺术品的销售数量爆炸式增长,这是一种艺术品市场发展早期的共同特征。伴随市场走向成熟—有证据显示,中国已经接近了自己在全球市场的应有份额—数量上的增长就会走向平缓,让全球增长曾经享受的强大推动变成微风。更为具体地说,如果从现在到2030年,艺术品市场上中国人的购买数量变得与全球历史增长速度同步,那么全球市场的年度销售增长就会下滑2.3个百分点,至10.7%……”

富人的无形价值游戏

艺术不只是浪费金钱。这是一种投资,虽然风险很大。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曼德尔·本杰明说:“在千禧年以来,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已经大幅增长,当时的销售额约为30亿美元。”从那时起,全球拍卖成交总额以年均复合增长率13%的速度增长,2014年已经达到161亿美元。而在同一时间内,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和出口分别增长了3.5%和8.1%,艺术市场显然跑赢了GDP。

艺术品不是一种生产性的资产,因此无需支付股息,但对于富人来说,它可以提供无形价值。报道称,中国的收藏家仅限于那些非常富有的人,而他们购买艺术品更多的是为了拥有知名且价格高昂的艺术品所带来的声誉,而不是为了投资回报。

艺术—更多的可能是帮助富人们标示财富、地位和背景,或品位,或者特殊的生活方式(展销会、展览开幕、拍卖)或社交圈(艺术家、商人、收藏家)等等。

事实上,艺术投资有悠久的历史,是一种价值的存储。有些作品已经显现了巨大的升值空间。

大部分收藏家关注其投资组合的价值波动,即使投资不是他们购买的主要动机,例如,他们可以把他们的艺术品收藏作为一种退休储蓄或保险的形式。

绘画作品的“中国旋风”

回到此次天价成交的《侧卧的裸女》本身,在纽约掀起“亚洲旋风”的并不止刘益谦,最近在纽约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中的多件重要拍品皆花落亚洲买家之手。

在纽约时间11月10日晚的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专场中,安迪·沃霍尔的《四个梦露》以3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8亿元)问鼎全场最高成交价,据悉,拍得该作品的是一位亚洲藏家。在本场拍卖中,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李昕的电话委托以291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5亿元)竞得了鲁西奥·封塔纳的《空间概念,上帝的结局》,刷新了封塔纳的个人拍卖纪录。

而早在11月4日和5日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中,在被卖掉的超过7.5亿美元艺术品中,起码10%由中国买家贡献:罗伊·利希滕斯坦作于1978年的油画《女人像》(以674.6万美元成交)、莫迪里阿尼作于1919年的油画《波莱特·茹尔丹的肖像》(成交价为4281万美元)、弗朗西斯·培根《抬起手臂的男人》(成交价为1033万美元)以及阿尔佩托·贾科梅蒂雕塑《石座上的迪亚哥II》(成交价为495.4万美元),皆花落亚洲买家之手……

《彭博商业周刊》的拍后报道中专门用一小节汇总了中国买家的动态,尽管小标题用的是“Asian Buyers(亚洲买家)”,但谁都知道此时的Asian代表的是中国。

投资风险不容小觑

再加上80元买入1.84亿元卖出的李可染先生画作《万山红遍》,市场对绘画艺术品过热的讨论甚嚣尘上。

正如FT Alphaville的卡斯明卡(Izabella Kaminska)所指出的,过剩的储蓄在寻找投资机会时,只找到了通往绘画作品的道路,而通向美国国债或者其他选项的路即便存在,也要曲折复杂得多。

彭博新闻社称,突然获得了大量财富之后,有钱人开始购买艺术品,将其当作资产多元化的一种手段。事实上,中国的这种发展恰好也和全球范围内的潮流相契合—全球性金融和经济危机之后,许多外国有钱人也都在四处寻找各种替代投资工具。大衰退从2008年到2009年席卷了大多数西方经济体,曾经可靠的投资如房地产和股票,都遭受了巨大的劫难,而当下的股市低迷,投资渠道收窄,也让人们对艺术品投资的热情再度高涨起来。

绘画作品是否存在泡沫不好轻易下结论,但理财师认为,虽然绘画作品具有升值快、收益高的特点,但也有很多的弊端,如果不能妥善处理,风险极高。

宏观经济的波动也对艺术品的估值产生影响,维廷说,艺术品的价格和全球经济之间有明显的联系。例如,最急剧的估值下降发生在世界大战期间、在1973年石油危机之后,在20世纪90年代初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

全世界的艺术品收藏爱好者们,对此最好有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