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英国建筑与设计团体Assemble获得本届特纳奖。

苏格兰当地时间12月7日晚,英国最负盛名和最具争议的当代艺术奖,享有艺术届“奥斯卡”之称的特纳奖在格拉斯哥Tramway艺术空间揭晓并授奖。2.5万英镑的奖金最终归属于英国建筑与设计团体Assemble——一支贯通艺术、设计和建筑领域并积极同居住在社区内的居民沟通合作的团队。据BBC报道,Assemble成员和几位利物浦的居民共同出席了仪式,美国乐队Sonic Youth的成员Kim Gordon为他们颁奖。

特纳奖评委会给予Assemble的颁奖词是:“他们沿袭了艺术、设计和建筑领域中长久以来的艺术性和创新传统,并以令人耳目一新的模式让我们看到社群运作的多种可能性。Assemble和Granby街道的长期合作展示了在后工业化时代中,艺术实践在引导和应对当下迫切的社会议题中所能发挥的重要性。”

Assemble是由18位年轻人组成的建筑团队。

Assemble是一支诞生于2010年的建筑团队,共有18名成员,均毕业自剑桥大学,大多来自建筑学专业,也有英语、历史、哲学等人文学科背景。

令他们获奖的改造项目位于英国西北部城市利物浦托迪斯的Granby区。这个在100多年前为工人建立的社区在20世纪80年代因种族主义骚乱沦为破败的“三不管”地带。近年来,当地居民已经着手改造,而Assemble的成员对这片区域的更新则基于“可持续和增量的愿景,对当地已有的住房、公共空间进行翻修。”Assemble的具体工作从接到修缮、翻新到房屋的重建,甚至细致到重新制作安装门把手、架设楼梯等等。截止得奖前,该团体已经与当地居民共同重建了10所房屋。除此之外,新的街道规划和工作坊、市集的活动设立也带动了地区的活力,使居民重新掌控了自己的社区。

Assemble的第一个项目——将一个废弃的加油站改造成临时影院。

Assemble在Granby街道一座破败小屋中设计的花园。

据《卫报》报道,特纳奖的评委称赞其为“一种在地的城市更新与规划,和大多数的绅士化改造截然相反。”

1984年由泰特美术馆创立组织的英国当代视觉艺术大奖特纳奖自诞生起就以其鼓励前沿、创新的艺术形式而引起关注,一直是西方争议很大的奖项。今年的得奖结果也引发了不少业界评论员的质疑,而争论的焦点就在于——一个建筑团队是否够格当代艺术的奖项。

在颁奖仪式后,一位现场评论员Muriel Gray在第四台这样说,“我承认这是社会责任、漂亮的建筑,但我认为它改变了特纳奖的本质,这不是当代艺术。今年的颁奖很特别。”

今年的奖项创造了几个“史无前例”:第一,这是特纳奖首次授予一个团体而非单个艺术家;其次,得奖者从未如此年轻,所有Assemble的成员都在26-29岁之间;最为重要的是,尽管过去的特纳奖得主曾在作品中与建筑领域有一定的交叉,但却从未有建筑师或是建筑团队进入终选或是得奖。

Granby工作坊制作的物件,物件的销售所得被用于街道更新。

Granby街道的Cairns路。

Assemble的成员之一Joseph Halligan也承认,当知道自己被提名时就感到十分惊讶,“过去的几个月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场超现实的经历。”现在他们与达明安·赫斯特、格雷森·佩里、史蒂夫·麦奎因同享有特纳奖得主的荣誉。

同样进入终选名单的还有英国艺术家、以空间装置闻名的Bonnie Camplin 、以融合了9首乐曲和6段人声艺术的音乐表演而提名的Janice Kerbel以及德国艺术家、以研究消费主义文化的装置作品而提名Nicole Wermers。这三位都可算是“纯艺术工作者”,将分别获得5000英镑的奖金。他们的作品将会在格拉斯哥Tramway艺术空间展览至2016年1月27日。这是特纳奖展览首次在此举办。

《伦敦标准晚报》(London Evening Standard)的著名艺术评论员Brian Sewell就曾这样说过“每年十一月的特纳奖闹剧就像圣诞节的哑剧一样不可避免。”不知道Assemble这样一支具有社会性意识的团队得奖会否改变Swell对于特纳奖的看法。但他们在这一领域的成功无疑为奖项的多样性、可变性和渗透性提供了良好的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