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2015年年初,在由《书法》杂志主办的“谁是高手——百名书法家争霸赛”中,无锡青年书家郁枫的篆书作品位列二等奖第一。此次争霸赛的现场比赛特别增设文化素质考核环节,要求参赛者以手札书写书论,书法水平与理论功底均被纳入考查的范围。该奖含金量之高,于此可见一斑。郁枫能在百强榜上取得如此好的成绩,足见其艺文兼修的功力。

郁枫书法的主攻方向是篆书。清代篆书曾大兴,这与当时考据学、古文字学、金石学昌盛有关。正因为篆书字形古老,不为常人所识,要求书家具有一定的文字学功底,故而当代写篆者相对较少。郁枫习篆,在缶庐石鼓上着力甚多。石鼓书法被奉为籀文之圭臬,得到很多习篆者的偏爱,最著名者莫过于吴昌硕。缶庐一生研求石鼓并得力于此,曾云:“予学篆,临石鼓数十载。从此一日有一日之境界。惟其中古茂雄秀之气,今尚不能窥其一二。”吴昌硕对石鼓文虔诚的学习态度和常新的创作状态,启迪了当代无数习篆者,但后人再写古鼓,想要突破缶庐之经典书风,实在太难。郁枫深知,仅仅局限于对缶庐及清代诸家篆书技法的师承,终难成大气象。故他学吴昌硕石鼓,研究的是缶庐及清人的习篆方法,关注的是朴学兴起后清代的古文字热现象。在这一过程中,他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并得到很多启发。篆书学习,涉及古文字、字体以及笔法等诸多问题,学习清人篆书只是第一步,唯有追本溯源,才是习篆正道。由此他从缶庐逐渐转向以金文为日课,古茂苍劲的《石鼓文》、质朴浑厚的《散氏盘》、秀丽圆润的《虢季子白盘》等等金文原拓,都是他取法的对象。他以金文之法丰富自己的篆书创作,用笔更趋质朴浑厚,结体日渐生动自然,其篆书轻重相合,浓淡相间,干湿相辅,静动相生,章法布局经得起精心推敲,流露出高雅的气息。

值得一提的是,郁枫习书的路子很宽,他从对行书经典的独到解读中不断汲取养分,并自然地在其作品的落款上得到了体现。落款书法是一个人书法综合修养的真实反映,当代不少书法作品,正文水平也许很高,但落款往往就不尽如人意。郁枫的行书落款规避了这一问题。他以米字为基础,转益多师,因为有篆书的功底,他笔下的点画不做作,力度和气息都自然而生。无论是多字长款,还是少字穷款,处理得都很得体。他的小行书落款与其篆书作品相辅相成,使其作品整体增色不少。

东坡云:“凡物之可喜,足以悦人而不足以移人者,莫若书与画。”郁枫自幼酷爱书画印艺术,直至如今,虽公务繁忙,仍坚持以翰墨寄托雅怀。于闲睱之时,明窗净几,清茶一杯,开卷读书,展纸临池,其人生之乐,大概莫过于此,其作品之意蕴,也由此而生发。第11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同年8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郁枫的篆书作品又一次入展,此可见其在篆书书写方面的努力钻研已得到充分肯定。郁枫还很年轻,他未来的路一定会走得更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