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居今看来,仇英之所以闻名于世,主要是依靠对中国传统主题画的再创作,也就是“老歌新唱”,这种对中国传统古典题材的再度创作无疑是仇英艺术创作中最辉煌的成就,因为它具有难以跨越的难度,然而仇英不仅能做到而且乐此不疲,一翻再翻。仇英版《汉宫春晓图》、《赤壁图》、《孝经图》等经典主题画的创作在仇英作品中力可扛鼎,除此之外仇英就当时风行的别号图所展开的创作也可以佐证其在苏州主流收藏圈中的影响。

这些艺术创作在今天看来都离不开朋友圈的支持与帮助。本文欲就朋友圈对仇英创作的影响展开讨论,以求从新的视角分析其艺术上取得的成就。

仇英,文姬归汉图扇页,南京博物院藏

自从手机有了微信以来,朋友圈的功能就变得十分突出,很多人每天都把发朋友圈信息当成事业来干,以致举国出现低头族,可见朋友圈对人的影响有多重要。在古代,通信技术虽然不如今天这样发达,但朋友圈对人的影响同样十分重要,中国古人对朋友的要求很高,并不像今天的人见面第一件事就是加微信,可见朋友圈对人们生活的意义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就仇英而论,我们发现他年少时就已经初露锋芒,跻身于当时苏州重要文人组成的顶级朋友圈。据邵松年的《古缘翠錄》卷三记载,正德四年(1509)三月,为了替盛桃渚做寿,仇英曾与沈周、文徵明、唐寅、周臣等人合绘《桃渚图》卷。此画分四段,仇英与唐寅负责此图第二段《盛桃渚玩鹤图像》,唐寅画周边景致,仇英画主人背影玩鹤像。 是年,仇英约16岁,尚未成年。仇英如此年少却能和当时的名流同席作画,这既有他个人超凡的才能获得认可的结果,恐怕也有他的老师周臣的推荐。因为这次雅集就有周臣参加。关于仇英的师承关系,据王稚登(1535-1612)的《吴郡丹青志》(能品志)记述“(仇英)画师周臣,而格力不逮” 。此外其他明朝私著的画史,如康伯父的《绘妙》、姜绍书《无声诗史》、吴升的《大观录》等皆同持仇英师周臣的观点。

我们知道周臣和沈周是唐寅的老师,仇英是周臣的学生,可见这次雅集呈现出明四家的早期阵容,所以说这次雅集的时间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还能举的例子有:彭年说的“十洲少即见赏于衡翁”。 文徵明作为长辈终其一生和仇英合作过大量作品,而这种合作有时分成多人合作,有时则是他们两人合作。时间从仇英16岁开始,其中有代表性的作品:如《摹李公麟莲社图》,仇英摹人物,文徵明画山水,当时画了两本。此外他们两人还合作过《孝经图》等作品,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仇英和文徵明的特殊关系可谓忘年交。

由于仇英擅长临摹,受文徵明器重,并为当时著名收藏家所欣赏,甚至延聘府内,专司临摹,如项元汴就曾馆饩仇英十余年而成画坛佳话。在项元汴眼里仇英的绘画水准是“临古名笔” ,这就是项元汴馆饩仇英的主要原因,项元汴将其收藏的宋元名迹请仇英临摹,这实际上是项元汴的一个重要的文化产业,也是他积累财富的重要手段,即通过临摹的手段达到作品积累的目的,同时也增加了他的个人财富。而这项财富收入无疑是项元汴通过买卖获得的。

为了收藏、管理和买卖的方便,项氏不仅将收藏品编号而且标明价格。这在中国古代收藏家里也是极为少见的。今天看来,项元汴的收藏方法主要有四大特色:即编号、标价、钤印和题记。如果从钤印的爱好上看项元汴也是最有特色的一位,换言之他钤下的印不仅数量多而且在作品中占有的面积大,这也是他名垂画史的原因之一。有人曾经撰文指出过项氏所为害眼,但没办法这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项元汴钤在绘画作品上的印鉴以其功能论主要有名号印、鉴藏印、斋号印等。

仇英,摹萧照中兴瑞应图

据统计项府收藏的仇英绘画作品达56件组,也有一种说法是近百幅。 目前已知仇英在项府临摹的作品有30余件组。而这些作品应是项元汴属摹的。这些项元汴请仇英摹的作品如《汉宫春晓图》、《西园雅集图》、《摹萧照中兴瑞应图》、《文姬归汉图》等都是表现仇英高超艺术水准的代表性作品。今天当我们观赏仇英创作的这些作品时,不难发现通过临摹古代艺术作品的机缘,仇英的表现技能得到了迅速提升,他不但能驾驭水墨、青绿、浅绛和工笔、写意等诸多技法,更能通过临摹展现出多姿多彩的样式与风格,这是他日后能够位列明四家之中的不二法门。从题材上论,仇英擅长表现的作品题材主要有隐士题材、神仙故事题材、园林景观题材和佛教故事题材。仇英围绕这些题材,运用各种从前辈画家那里悟出来的技法精心组织创作获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关于仇英师法的前贤主要包含了吴道子、李思训、王维、周昉、顾闳中、李成、郭忠恕、吴元瑜、赵伯驹、李公麟、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赵孟頫、张渥等蔚为壮观,纵观中国古代书画史,就临摹而论仇英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是仇英敢于向传统主题画进行挑战的根本原因,因为他已经具备了绘制传统主题画的全部要件。

下面让我们看看古人是如何评价仇英的创作的。王宠说:“仇实父工于绘事,笔不妄下。树石师刘松年,人物师吴道子,宫室师郭忠恕,山水师李师训。其余唐宋名家无不摹仿,其妙以一人而兼众长。” 张丑在跋《湖上仙山图》中说“山石师王维,林木师李成,人物师吴元瑜,设色师赵孟頫”,董其昌在《容台集》中极赞仇英作品:“位置古雅,设色艳丽,为近代高手第一。”从这些评述中我们不难看到仇英在创作作品时运用了“柔”和“化”的方法,既能集众家之长,又能化为己用,这在历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中也是难能一见的。也就是说能够对古人的东西信手拈来,仇英达到了这个造诣。另外仇英的出彩之处还在于能够在作品中传达一种空灵的境界和神采。这是通过极为巧妙的设色和高超的技法实现的。而这又是他从刘松年那里悟到的绝招。仇英在学习上十分重视“悟化”且已经到达了“无体不化”的程度。如仿赵孟頫,他能得其“轻清之致”,学王维,又能得“沉著之气”。师李公麟又能“在鬓眉间变换用笔”,学刘松年又能“秀润工致”,此等悟性何其惊人。由于仇英在笔法上游刃有余,使得他在创作上无体不试,从而呈现出集大成者的艺术成就。我们知道,仇英曾在周凤来宅馆饩并为周母八十寿诞画巨幅作品《子虚上林图》,仇英根据司马相如之《子虚上林赋》构图,将人物鸟兽,亭阁楼台巧妙经略,并配以文徵明小楷录相如原赋,总长超15米,此德此心,深慰凤来,这让我们看出了仇英的为人,也是他能够受到主人尊重,“每日珍馐,钟鼓乐之”的原因。仇英在周凤来宅绘制的作品主要有现藏于波士顿美术馆的《弹箜篌仕女图》、藏于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的《临赵孟頫写经换茶图》、《文徵明书心经合璧卷》、《秋原游骑图》、《沧浪渔笛图》等等。

仇英,赵孟頫写经换茶图卷,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值得一提的是仇英晚年客居陈官宅邸,并为其画过多幅巨画,如《桃源仙境图》、《诸夷职贡图》等,怀云先生能够屡获佳构当然是其“不相促迫” 的缘故。此外庋藏仇英作品较多的还有华云和华明伯父子等。

仇英,桃源仙境图

纵观仇英一生,不难发现,仇英创作作品的一大特色是馆饩在收藏家宅邸的方式从事艺术创作,这既为他节省了大量的琐碎时间用于绘事,也为他开阔了艺术创作的视野。这是仇英能够跻身文人画家之中以及为当时主要收藏家所推重的重要原因,同时也是让文徵明、董其昌等明代文豪刮目相看的原因,而仇英这些成绩的取得除了授业恩师的教导外,更多的是他从朋友圈中取得的资源中得到的。我们不妨做个假设,假使仇英没有得到过这些大收藏家的鼎力帮助,仇英的绘画面貌又会是什么样呢?那很可能是一个小周臣吧!

由此可见,仇英虽无文徵明的诗文造诣,也无唐伯虎的文采风流,但他依仗长期寄居官宦、富豪宅邸的生活方式,取得了丰富的创作资源,创建了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创造出自己多变的艺术风貌,仇英以其一生创造出的辉煌成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如果没有他和收藏家们的真诚互动,就不会有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丰富多彩的仇英,应该说仇英在绘画艺术上取得的成就在某种意义上应该高于唐寅,因为他是那个时代独有的集大成者,历史告诉我们,仇英创造出了一个不可复制的仇英时代,在中国书画史上树立了一座极为特殊的永不磨灭的丰碑。